第五批国家级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邓印海

来源:西安市地方志办公室 时间:2018-10-15 09:41 点击:0 打印: 分享到:

20185月,为加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队伍建设,推动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以下简称国家级代表性项目)的传承发展,经各地申报、专家组初评、社会公示、评审委员会审议等程序,文化和旅游部确定并公布了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名单,共1082人。

目前国务院公布了41372个国家级代表性项目,包含3154个子项,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以下简称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认定主要关注三个方面:一是国务院新公布的第四批国家级代表性项目;二是前三批中无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的项目;三是现有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已去世的项目。

此次公布的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西安有4人入选,分别是邓印海、胡永汉、卢登荣、马旭斌。

说起邓印海,当然还得从“水会音乐”谈起。“水会”是一种古老的取水形式,即在天旱时人们祈雨的活动。“水会”中的吹打伴乐,就叫“水会音乐”。带有浓厚唐代风格的蓝田普化“水会音乐”,源于隋、盛于唐,是唐代宫廷音乐传至民间后,和民间音乐融合后演绎成的一种地方特色的民间乐种。然而,由于种种原因,蓝田普化“水会音乐”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遭受重创后,乐谱所剩无几,乐器亦大量丢失损毁,老艺人相继谢世,几乎到了濒临失传的边缘。

邓印海1976年从西安音乐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蓝田县文化馆。作为地地道道的蓝田人,热爱曲艺的他,从小就对家乡的各种民间音乐钟爱有加。被分配到县文化馆后,邓印海更是如鱼得水,只要有时间,就会到乡下采风。一次偶然的机会,邓印海来到普化镇揪树庙村,从一位老艺人不经意间哼出的曲调里,听出了“唐风古韵”。

“这分明就是古老的唐代宫廷音乐啊。”邓印海一下子来了精神,“这位老艺人不简单哪,他这里一定有好东西。”当邓印海向这位老艺人说明来意后,没想到却吃了个“闭门羹”。

老人的拒绝,没有让邓印海放弃,为了打动老人,邓印海干脆住到了村里。从村民口中,邓印海才知道,老人自小就学习水会音乐,表演水会音乐。但在“文化大革命”“破四旧”中,却身心备受摧残。“文化大革命”后,不仅村里的水会音乐乐队解散了,像他这样熟悉水会音乐的老艺人也随之岁月的流逝,越来越少了。由于“文化大革命”中的种种境遇,老艺人们不愿也不敢谈水会音乐。

“这么好的音乐乐种,一定要传承下去!”邓印海暗暗下定决心。为打破老艺人的戒备心理,邓印海隔三差五地就会来到老艺人家里,与老人聊家常,做家务。慢慢地,老艺人看到了邓印海的诚信,终于拿出了珍藏已久的水会音乐乐谱。

拿着从这位老艺人那里翻抄的乐谱,邓印海马不停蹄地回到了自己的母校西安音乐学院,向自己的导师陆日荣教授请教,并经过西安音乐学院和唐代音乐研究室相关专家的仔细甄别研究,确认邓印海从这位老艺人那里翻抄的乐谱,确系唐代流传下来的,具有极其重要的价值。

对乐谱价值的确认,使得邓印海发扬水会音乐的决心更甚。后经人介绍,他又在全家岭村和史家寨乡田家村进行走访。据说,当初史家寨取水时的水会音乐活动十分壮观,规模最大的时候,参与人数达到了两三万人。到了20世纪80年代初,不仅乐谱所剩无几,老艺人们也几乎都谢世了。

邓印海当时在水会音乐上所花费的心血,并没有得到所有人的认可。因为经常在乡下采风,很多人说他“不务正业”。到了20世纪90年代初,邓印海甚至被调离了县文化馆。面对着种种不解与委屈,反而更加激发了邓印海要把水会音乐发扬下去的决心和信心。

由于没有任何经费上的支持,再加之闭塞的交通,为了找到老艺人,邓印海以步带车,往往一走就是一整天。白天跟老艺人对谱子,老艺人哼唱谣曲,他写出谱子,老人唱一句,他记一句,然后再反复核对。晚上没有地方住,他就睡在老乡家的牛棚里……

乐谱整理收集好后,邓印海一边忙于对乐谱分析,一遍撰写各类相关论文。邓印海说,水会音乐的谱子比较复杂难懂,跟西方的五线谱相差很大,学习起来有些困难,也需要校正。现在的演出乐谱,都是经过当时修正和完善的。

辛勤的付出,有了回报。十多年间,邓印海共抢救性挖掘水会音乐乐谱40多首,这期间撰写的《蓝田水会音乐进北京》的文章,还被收集到国家级《民族民间器乐集成志》,也正是因为这篇文章,让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并了解了水会音乐。

日本雅乐,是比较受日本人欢迎的古老乐种,但一直苦于找不到自己根脉。日本雅乐团相关负责人在看到这篇文章后,专程赶到蓝田县。经过先后两次的细致考察,该乐团负责人认为,自唐代开始,就有日本僧人在蓝田县悟真寺进修,这个传统一直延续到清末。水会音乐很有可能就是日本雅乐诞生的发源地。邓印海是蓝田普化水会音乐的传承者,同时也是资料搜集整理的抢救者。20世纪80年代初期,他开始学习蓝田普化水会音乐,并将已中断了十五年之久的蓝田普化水会音乐古谱挖掘破译了三十多首套曲。邓印海熟练掌握蓝田普化水会音乐的吹奏技艺,组织起百人乐社,举办传承学习班、培训青少年骨干,参加各种类型的社会演出活动,宣传普及蓝田普化水会音乐。通过中央和省电视播放,扩大影响。并发表论文十多篇。其中有的获得优秀论文奖。巡回大学演出、讲座多次,介绍、宣传水会音乐。

201712月,邓印海入选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推荐名单。

201858日,邓印海入选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名单。

 

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评审委员会对邓印海的评审意见:

邓印海是蓝田普化水会音乐的传承者,同时也是资料搜集整理的抢救者。上世纪80年代初期,他开始学习蓝田普化水会音乐,并将已中断了十五年之久的普化水会音乐古谱挖掘破译了三十多首套曲。邓印海熟练掌握蓝田普化水会音乐的吹奏技艺,组织起了百人乐社,举办传承学习班,培训青少年骨干,参加各种类型的社会演出活动,宣传普及蓝田普化水会音乐。通过中央和省电视播放,扩大影响。并发表论文十多篇。其中有的获得优秀论文奖。巡回大学演出、讲座多次,介绍、宣传水会音乐。根据评审规则,经认真研究审查,该审核人已具备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的全部要求,建议进入此批国家级传承人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