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谷口考》

来源:西安市地方志办公室 时间:2018-03-21 15:03 点击:13 打印: 分享到:

《南山谷口考》是目前仅有的一部专门论述陕西关中南山(即今西境的秦岭山脉)北侧诸河谷及其出山口附近的守备,与陕西关中、尤其是古都西安安危关系的军事历史地理著作。毛凤枝著,原名《陕西南山谷口考》,刊刻于清同治五年(1866),民国23年(1934)被陕西通志馆收入其所印的关中丛书时,始被省去前面的“陕西”二字,成为《南山谷口考》。

秦岭的峪口数量众多,地形复杂,历代志书虽有记述,但均只举其大要,缺乏详细记载,如嘉庆《大清一统志》中所载也仅25处。这些峪口构成沟通秦岭南北的交通要道,在交通与军事上具有重要作用。《南山谷口考》共记述潼关西至宝鸡秦岭北麓谷口达150处之多,并对各峪道谷口的路途通道、道里行程、不同名称、险恶要冲、历史典故均一一详细备列。

作者毛凤枝,字子林,号叟,清末江苏省扬州府甘泉县(即今扬州市)人。其父毛知翰,好金石之学,收藏甚丰。历任北京国子监助教,四川巴州知州,其后以陕西后补知府的资格出任西安府清军同知(为西安知府二副职之一,相当于今西安市副市长),卒于西安任上。清道光十五年(1815)乙未,毛凤枝出生于北京,少时随父宦游各地,聪敏好学,能文善诗,尤喜金石碑帖。在当西安官宦子弟中,被誉为无纨绔习气的“四公子”之一。太平天国起义反清的咸丰七年(1857),毛凤枝23岁,奉父命为清军文职幕僚,往来今安徽、江苏、浙江等地。咸丰十年(1860),以父病辞归西安侍养。明年父殁,守制家居三年,因军功而取得的可以后补知州的资格,也以家贫无力张罗而被迫放弃。从此长期客居西安,始以受聘于官宦人家为塾师(家庭教师),或充任地方长官如长安、咸宁知县、西安知府、陕西粮储道、陕西布政使、陕西巡抚等的幕宾(大致相当于今之私人秘书而非公职),尤以任西安知府幕宾的时间最长。由于毛凤枝素性正直,不贪名利,对“地方利弊兴革,颇有赞化,深得当道倚重”,和地方人士的赞赏。暇时则以诗酒读书为乐,尤喜搜罗碑帖,考订金石。光绪二十一年乙未(1895)卒于西安,享年六十一岁。所著寓志于物《斋诗文集》三卷,《陕西南山谷口考》一卷,《关中金石文字逸存考》十二卷已刊,未刊者有寓志于物《斋随笔》三卷、《诗文续集》二卷等。另有《金石萃编补遗》《古志石华补遗》《汉书地理志今释》《通鉴地理今释》等未成。其中以《关中金石文字逸存考》和《陕西南山谷口考》最有名。《续陕西通志稿》卷八十五《人物》十二曾为毛凤枝立传。

2006年三秦出版社出版李之勤校注《南山谷口考校注》。

 

附:

《南山谷口考》原序

秦据天下上游之势,控河山百二之雄。一旦盗至叩关入,绝无留者而往来自如也,尚为秦有人乎。夫关中被山带河,险阻之四塞未改也,固犹然天府之国也。伊古在昔,王者得之以王,霸者资之以霸矣。中才处之,宜犹足以自保。哥舒翰辈不足论,何以同治之元,贼薄武关,既莫之为御,以成秦祸。越五年而寇我潼关,犹莫之惩,而坐失连城之险耶?韩退之守戒曰“在得人”,岂不信哉!人之一身,腠理为急,护其要害,数处而止耳。秦为天下之脊,南山则秦之脊也,而山之诸谷则其綮也。顾其说往往散见于篇,未有汇而著之者。仓卒有事,将回惑而不得其要。诚读是书而讲其利害,聚饷选兵以扼之,外侮绝焉。举良有司而填抚其民,乱奚生焉。毛子作为是书,其犹足雪秦无人之讥乎!易曰:“王公设险,以守其国。”苟得其人,虽无险隘乎,犹将陂塘泺以限戎马,列保寨以固藩篱,矧拥河山之胜哉!虽然,彼泄泄者安不忘危之义,方且迂是书以覆瓿而莫之省也。毛子其奈之何也!毛子曰:“士君子得位则行其道,穷则立言以储用,有巩屏藩以卫国家者乎。是书也,吾将存之以俟其人。”同治七年,岁在著雍执徐秋壮月既望,绍兴山阴万方煦序于长安旅舍之豫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