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父建立帝业的奇女子——平阳公主

来源:西安市地方志办公室 时间:2018-07-26 11:55 点击:4 打印: 分享到:

自秦至隋唐五代,是封建地主阶级政治、经济和文化不断上升发展的时期,社会矛盾相对缓和,思想文化方面的统治相对较为宽松,自汉武帝起儒家思想虽然成为官方正统,但封建礼教在现实生活中对广大妇女的思想和行为方面所产生的约束力还相当有限,所以妇女地位相对较高。到唐朝,妇女可以说是迎来了自己的春天。唐朝作为中国封建社会经济文化发展的辉煌时期,也是中国封建社会风气最开放、社会最文明的时期之一,妇女地位可谓迎来了一个高峰。这种高峰的出现,其原因是多方面的,这里我们介绍起兵反隋、为其父亲建立帝业的女性——平阳公主。

平阳公主,太原留守、后来的唐高祖李渊第三女,嫁给了同为山西籍的柴绍。史书记柴绍:幼矫悍,有武力,以任侠闻。补隋太子千牛备身。柴绍因功后来位列“凌烟阁二十四功臣”。

隋炀帝大业十三年(617),平阳公主听到其父在晋阳(即今山西太原)起兵的消息后,即离别长安,南归户县(今西安市邑区)庄所,女扮男装,自称李公子。随后变卖家产,召集了数百兵士,举起了反隋大旗。她到处联络反隋的义军,以其超人的胆略和才识,在三个多月的时间里,就招纳了四五支在江湖上已有相当规模的起义军。其中最大的一支就是在户县司竹园起兵的农民军首领胡商何潘仁,当时他手下有几万人。于是她又派家童马三宝说服了何潘仁,联合攻占了户县县城,并多次击败隋长安留守卫文升派来围剿的军队。在平阳公主的率领下,这支以农民起义军为主的武装力量先后攻占了周至、武功和兴平等地。此后又连续收编了李仲文、向善志、丘师利等义军,势力大增。平阳公主组织和指挥能力出众,所以她带领的这支反隋队伍法令严明,军纪整齐,深得关中人民的拥护,兵力迅速发展到七万多人。隋朝名将曲突通(“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就曾经在她手下连吃几场大败仗,损兵折将,溃不成军。

李渊率太原大军渡河进入关中后,即派次子李世民和平阳公主之婿柴绍领兵向户县进发,北攻长安。平阳公主遂引精兵万余同李世民军会于渭北。李世民即命其妹平阳公主和妹夫柴绍各置幕府,率兵俱围长安。由于平阳公主率领的军队中有很多女兵,她们作战勇猛,武艺精强,为攻取隋都大兴城和建立唐朝立下了汗马功劳,故时人把平阳公主带领的这支军队称为“娘子军”。

攻陷长安后,平阳公主配合李世民扫荡陇西之地的势力,驻守山西。山西是李氏一族的大本营,是中原和关中地区的屏障,无山西则中原和关中不稳。平阳公主率军驻守在娘子关,防止敌人从这里进入山西。娘子关位于今山西省平定县东北的绵山上,为出入山西的咽喉,原名苇泽关,因平阳公主率数万“娘子军”驻守于此才更名娘子关。据说,平阳公主在娘子关镇守期间,表现非常勇敢,常常身不离鞍,手不离刀,其用米汤智退敌兵等典故仍在当地流传。

武德六年(623),平阳公主去世。到底是战死沙场,还是病亡,抑或是别的原因而亡,史书并无记载,但是却对其葬礼浓墨重彩。平阳公主葬礼极其隆重,唐高祖亲自干预,以军礼葬。并谥公主为昭,曰平阳昭公主,成为唐代第一位获谥号的公主。作为一名女性,其死后以军礼葬,在中国古代社会绝无仅有。

从平阳公主为父打天下和最后以军礼葬,不难看出唐代的开放和包容,也预示着盛唐的开放和包容。某种意义上,有了平阳公主,才有了唐代女性地位的大大提升,才有了武则天的改朝登基,才有了上官婉儿在宦海场上几度沉浮,才有了太平公主权倾一时。

《旧唐书》和《新唐书》两部正史是这样介绍和评介平阳公主的。

 

1

《旧唐书》卷六十二列传第八

平阳公主,高祖第三女也,太穆皇后所生。义兵将起,公主与绍并在长安,遣使密召之。绍谓公主曰:“尊公将扫清多难,绍欲迎接义旗;同去则不可,独行恐罹后患,为计若何?”公主曰:“君宜速去。我一妇人,临时易可藏隐,当别自为计矣。”绍即间行赴太原。公主乃归县庄所,遂散家资,招引山中亡命,得数百人,起兵以应高祖。时有胡贼何潘仁聚众于司竹园,自称总管,未有所属。公主遣家僮马三宝说以利害,潘仁攻县,陷之。三宝又说群盗李仲文、向善志、丘师利等,各率众数千人来会。时京师留守频遣军讨公主,三宝、潘仁屡挫其锋。公主掠地至盩厔、武功、始平,皆下之。每申明法令,禁兵士,无得侵掠,故远近奔赴者甚众,得兵七万人。公主令间使以闻,高祖大悦。及义军渡河,遣绍将数百骑趋华阴,傍南山以迎公主。时公主引精兵万余与太宗军会于渭北,与绍各置幕府,俱围京城,营中号曰“娘子军”。京城平,封为平阳公主,以独有军功,每赏赐异于他主。六年,薨。及将葬,诏加前后部羽葆鼓吹、大辂、麾幢、班剑四十人、虎贲甲卒。太常奏议,以礼,妇人无鼓吹。高祖曰:“鼓吹,军乐也。往者公主于司竹举兵以应义旗,亲执金鼓,有克定之勋。周之文母,列于十乱;公主功参佐命,非常妇人之所匹也。何得无鼓吹!”遂特加之,以旌殊绩;仍令所司按谥法“明德有功曰昭”,谥公主为昭。

 

2

《新唐书》卷九十六《列传第八 诸帝公主》

平阳昭公主,太穆皇后所生,下嫁柴绍。初,高祖兵兴,主居长安,绍曰:“尊公将以兵清京师,我欲往,恐不能偕,奈何?”主曰:“公行矣,我自为计。”绍诡道走并州,主奔,发家赀招南山亡命,得数百人以应帝。于是,名贼何潘仁壁司竹园,杀行人,称总管,主遣家奴马三宝喻降之,共攻。别部贼李仲文、向善志、丘师利等各持所领会戏下,因略地盩厔、武功、始平,下之。乃申法誓众,禁剽夺,远近咸附,勒兵七万,威振关中。帝度河,绍以数百骑并南山来迎,主引精兵万人与秦王会渭北。绍及主对置幕府,分定京师,号“娘子军”。帝即位,以功给赉不涯。武德六年薨,葬加前后部羽葆、鼓吹、大路、麾幢、虎贲、甲卒、班剑。太常议:“妇人葬,古无鼓吹。”帝不从,曰:“鼓吹,军乐也。往者主身执金鼓,参佐命,于古有邪?宜用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