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代矮个奇人——优 旃

来源:西安市地方志办公室 时间:2018-10-15 09:34 点击:15 打印: 分享到:

优是俳优之优,古代把有一定艺术上的技艺,天天陪同君主玩乐,给人主讲可笑的事。有时是谈笑,有时是杂技。这种人叫优,也叫倡。

优旃(z h ā n 瞻),秦朝时期的歌舞艺人,个子非常矮小,擅长说笑话,但都合乎大道理。秦始皇时,宫中设置酒宴,正遇天下雨,殿阶下执盾站岗的卫士都淋雨受着风寒。优旃看到十分怜悯他们,说:“你们想要休息么?”卫士们都说:“非常希望。”优旃说:“如果我叫你们,你们要很快地答应我。”过了一会儿,宫殿上向秦始皇祝酒,高呼万岁。优旃靠近栏干旁大声喊道:“卫士!”卫士答道:“有。”优旃说:“你们虽然长得高大,有什么好处?只有幸站在露天淋雨。我虽长得矮小,却有幸在殿内休息。”于是秦始皇准许卫士减半值班,轮流接替。

秦始皇曾经计议要扩大射猎的区域,东到函谷关,西到雍县和陈仓。优旃说:“好。多养些禽兽在里面,敌人从东边来侵犯,让麋鹿用角去抵触他们就足以应付。”秦始皇听到这话,于是就停止扩大猎场的计划。

秦二世即位后,想用漆涂饰城墙,优旃说:“好。皇上即使不讲,我本来也要请您这样做的。漆城墙虽给百姓带来愁苦和耗费,可是很美呀!城墙漆得漂漂亮亮的,敌人来犯也爬不上来。要想快办此事涂漆倒是很容易的,但是难办的是要找一所用来阴干的大房子。”于是秦二世笑了起来,因而取消这个计划。如果这一计划得以实施,国家将要为此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人民将要为此承受巨大的苦痛。

优旃在劝谏秦二世时,运用了归谬法。首先肯定用油漆涂饰城墙是一件好事,然后指出用油漆涂饰城墙的两大好处就是美观和可以防范敌人爬上城墙。用油漆涂饰城墙会使城墙美观,这是显而易见的好处,但用油漆涂饰城墙会防止敌人侵犯,这就是非常荒谬的了。优旃故意用这种极其荒谬的所谓好处来反证秦二世涂饰城墙计划的荒谬性,秦二世也从优旃的话中悟出了自己想法的荒谬,因而放弃了用油漆涂饰城墙的计划。

不久,秦二世被杀,优旃归顺汉朝,几年后去世。

 

附:《史记》卷一百二十六 滑稽列传第六十六

 

优旃者,秦倡侏儒也。善为笑言,然合於大道,秦始皇时,置酒而天雨,陛者皆沾寒。优旃见而哀之,谓之曰:“汝欲休乎?”陛者皆曰:“幸甚。”优旃曰:“我即呼汝,汝疾应曰诺。”居有顷,殿上上寿呼万岁。优旃临槛正义御览反。大呼曰:“陛郎!”郎曰:“诺。”优旃曰:“汝虽长,何益,幸雨立。我虽短也,幸休居。”於是始皇使陛者得半相代。

始皇尝议欲大苑囿,东至函谷关,西至雍、陈仓。优旃曰:“善。多纵禽兽於其中,寇从东方来,令麋鹿触之足矣。”始皇以故辍止。

二世立,又欲漆其城。优旃曰:“善。主上虽无言,臣固将请之。漆城虽於百姓愁费,然佳哉!漆城荡荡,寇来不能上。即欲就之,易为漆耳,顾难为室。”於是二世笑之,以其故止。居无何,二世杀死,优旃归汉,数年而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