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汉巫蛊之祸

来源:西安市地方志办公室 时间:2018-07-26 11:42 点击:10 打印: 分享到:

“巫蛊”是起源很早的一种迷信邪术,其法是在用木头雕刻的一个小人上写上某人的名字,或立于地上用箭射其心胸、或拿在手中用针刺其要害,或埋于地下作法诅咒,据说这样能使被箭射、针刺、诅咒的人得病死亡。在汉代,“巫蛊之术”广泛流行于宫廷民间,连汉武帝也不例外。

一、绣衣使者江充兴风作浪

汉武帝晚年好神仙方术,性格日益猜忌多疑,总是怀疑有人要暗害他。有一次,汉武帝在建章宫,恍惚之间仿佛看到一位男子手提长剑闯进宫门直扑自己而来,惊恐之下大喊侍卫速抓刺客,但侍卫找来找去没有看到一个陌生的人影。武帝大怒,将守卫宫门的军官与士兵全部处死,并下令彻底搜查上林苑,宣布长安全城戒严关闭城门缉拿刺客。结果折腾了十几天,还是毫无结果。武帝不信,反而怀疑有人用巫术害他。征和元年(前92),官府通缉犯罪在逃的长安豪侠朱安世,丞相公孙贺的儿子公孙敬声此前因贪污罪被逮捕下狱。公孙贺急于救出儿子,使出浑身解数将朱安世捉拿归案,企图立功赎子之罪。谁知朱安世被逮捕归案后,冷笑说:“丞相祸及宗矣。南山之竹不足受我辞,斜谷之木不足为我械。”“安世遂从狱中上书,告敬声与阳石公主私通,及使人巫祭词诅上,且上甘泉宫当驰道埋偶人,祝诅有恶言。”朱安世的揭发正中汉武帝的心病,立即“下有司案验贺,穷治所犯,遂父子死狱中,家族”。并将牵连在内的汉武帝自己的亲生女儿阳石公主等人也下令处死。这件事情使汉武帝的疑心越发加重,于是下令绣衣使者江充等率领一帮人手,又派按道侯韩说、御史章赣、黄门苏文等协助江充,在皇宫和长安全城大规模搜查巫蛊。

江充本是一个反复无常的小人。他原为赵王门客。后因得罪赵王,逃到长安,向朝廷告发了赵王太子的许多隐私秘事,导致赵王太子被废,得到汉武帝的赏识,被任命为绣衣使者。绣衣使者由皇帝的亲信充任,职掌监督文武高官、豪门贵戚的越轨逾距行为。江充小人得志,在长安城里逮捕了那些夜间守祷祝及自称能见到鬼魂、以巫蛊之术害人的方士、神巫,其中也有很多无辜的百姓,先威逼利诱,后重刑侍候,“烧铁钳灼,强服之。民转相诬以巫蛊,吏辄劾以大逆亡道,坐而死者前后数万人”。刑讯逼供,强迫他们承认用巫蛊诅咒皇帝。被逮捕者熬刑不过,只得屈打成招,并相互揭发攀咬,民间一些有仇怨的人也乘机互相诬告。一时之间,京城百姓人人自危,朝廷缇骑四处拿人,从京师长安、三辅地区到各郡、国,因此而死的先后达数万人。

二、太子刘据起兵反抗

“巫蛊”之祸愈演愈烈,最后竟然查到了国家皇位继承人太子刘据头上。刘据乃卫皇后所生,但当时卫皇后已因年老色衰而遭到汉武帝冷落。汉武帝61岁时,开始越来越宠幸年轻貌美的钩弋夫人,钩弋夫人怀胎14个月后,生下了一位小皇子刘弗陵,就是后来的汉昭帝。汉武帝老年得子,非常高兴,说:传说古时的帝尧就是怀胎14个月才生下来的,今天的刘弗陵也是如此,这是皇室的大喜事,就将钩弋夫人居住生子的宫殿叫尧母门吧。善于察言观色的江充听到后知道卫皇后和皇太子已经失宠了,皇上更喜欢钩弋夫人所生的小儿子,该是自己出手复仇的时候了。原来江充出任绣衣使者后,曾经扣留过太子的车驾,还告了太子一状,但汉武帝当时并没有处理。江充知道汉武帝过世之后太子登基之日,就是自己的好日子结束之时,说不定项上人头就难保了。于是他决心借搜查巫蛊的机会搬倒太子,向汉武帝报告说:“宫中有蛊气。”先诬告了一大批已经失宠宫中多年的嫔妃,然后步步深入,将矛头指向了卫皇后和太子刘据。他在宫中指挥手下到处乱挖,掘地三尺,从皇帝的御座一直挖到皇后、太子所居的宫殿,弄得皇后、太子连放床的地方都没有了,最后露出了险恶的用心,用栽赃陷害的手段,声称在太子的宫中挖出了许多木头人,还有写在丝帛上的文字,内容多为大逆不道之语,应立即奏报皇帝。

太子刘据听说竟然在自己的宫中挖出了木头人,吓得魂飞胆丧,知道自己如果被栽上了这个罪名,不仅皇储地位不保,甚至全家都要人头落地。他想去居住在淳化甘泉宫的父亲汉武帝当面申诉冤屈,解释清楚,但却被江充等人日夜纠缠监视,难以脱身。情急之时问计于太子少傅石德,石德认为巫蛊之事只要沾上便百口难辩,况且皇帝在甘泉宫养病,甚至不见太子与皇后所派慰问请安的使者,有可能已不在人世,江充等人极有可能是在效法赵高与李斯冤杀秦皇太子扶苏的故事。建议太子假借圣旨,将江充等人逮捕下狱,彻底追究其奸谋。太子采纳了石德的建议,派家臣装扮成宫廷使者模样,假传汉武帝诏旨把江充等人抓了起来。按道侯韩说怀疑使者是假的,不肯接受诏书,被刘据门客一剑杀死。太子刘据命令将江充带到面前,厉声大骂道:“你这无耻小人,以前告密诬陷赵王,现在又栽赃陷害于我,离间我们父子至亲关系!”“收充,自临斩之。”下令将江充的爪牙全部绑缚上林苑处以火刑。然后派侍从门客无且携带符节乘夜进入未央宫长秋门,将所发生的一切禀报卫皇后,“出武库兵,发长乐宫卫,告令百官曰江充谋反”。长安城中一片混乱,纷纷传言“太子造反”,驻守长安的军队立即乱了阵营,有的执戟荷矛投奔太子,有的排兵布阵阻拦太子,有的不明真相按兵不动。堂堂皇太子竟然起兵造自己父亲皇帝的反?这可是大汉王朝开国一百多年来从来没有发生的事情,长安百姓有的摇头叹息,有的将信将疑,有的深表同情,还有一些流氓恶少乘机杀人放火,四处打劫,京城及其附近地区顿时陷入混乱之中。

三、汉武父子大战长安

混乱中黄门苏文乘机逃出长安,到甘泉宫向汉武帝控告太子起兵造反。汉武帝起初根本不相信,说:“太子一定很害怕,又痛恨江充,才闹出今天这样的事情。”马上派遣使者前往长安召太子到甘泉宫,想当面问个清楚。谁知道派遣的使者是一个胆小鬼,还没到长安就吓得偷偷跑了回来,又被苏文收买,瞎编了一套谎话欺骗汉武帝说:“太子真的起兵造反了!知道我是皇上的使者还要砍我的头,我拼命挣脱逃了回来。”汉武帝一听当即震怒,也不再调查事实真相了,取出调兵虎符,下令左丞相刘屈集结京畿地区军队平息叛乱。刘屈在事变发生后惊惶失措,连丞相官印、绶带都丢弃府中,逃出长安,派遣长史乘快马赶到甘泉宫,禀报汉武帝。汉武帝质问:“京城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丞相做了些什么?”长史回答说:“丞相秘之,未敢发兵。”汉武帝怒气冲冲地说:“事籍籍如此谓秘也?丞相无周公之风矣。周公不诛管蔡乎?”意思是怪罪丞相刘屈没有像周公那样果断镇压管叔、蔡叔等兄弟联合在东方发动的叛乱,于是赐给丞相刘屈诏书说:“捕斩反者,自有赏罚。以牛车为橹,毋接短兵,多杀伤士众。坚闭城门,毋令反者得出。”汉武帝还不放心,连夜从甘泉宫赶回长安,坐镇建章宫,亲自指挥围剿自己儿子的作战。下诏征发京兆尹、左冯翊、右扶风三辅靠近长安各县的军队,部署中二千石以下官吏带领,全部由左丞相刘屈统领征讨叛军。

皇帝回到长安并亲自指挥对太子的作战,太子假传皇帝诏旨就彻底露馅了,刘据征召监北军使者任安调动北军兵马与刘屈作战,但任安接受调兵符节后,却关闭北军军门不肯响应刘据。刘据只好再组织起两支武装,“遣使者赦长安中都官囚徒,发武库兵,命少傅石德及宾客张光等分将”;将长安四市的市民约数万人强行武装起来,汇集到长乐宫西门外,正遇到丞相刘屈率领的军队,双方会战55夜,死亡达数万人。太子刘据终因寡不敌众而失败,带着两个儿子南逃到覆盎门。率兵把守城门的司直田仁觉得太子与汉武帝是父子关系,又蒙受冤屈,不愿逼迫太急,所以使刘据得以逃出城外。刘屈赶来要杀田仁,御史大夫暴胜之反对说:“司直为朝廷二千石大员,理应奏请皇帝裁处,丞相怎能擅自斩杀呢!”于是刘屈将田仁释放。汉武帝知道后将暴胜之逮捕治罪,暴胜之惶恐不安,自杀身亡。汉武帝在京城展开大清洗,一大批高级官员、军队将领和普通吏员、士兵因为被怀疑帮助了太子而被处死抄家;北军使者任安接受刘据调兵的符节,怀有贰心,田仁放跑刘据,二人都被判处腰斩之刑。收回卫皇后的玉玺,卫皇后被逼自杀,太子另外一个儿子被满门抄斩,甚至连汉武帝的一个尚在襁褓之中的曾孙子,也被投入到大牢。官吏和士兵有乘乱抢劫的,全部流放到敦煌郡。

太子历尽艰辛,逃到湖县(今河南三门峡市附近)泉鸠里一个穷人家里躲了起来。主人以卖鞋为生,却对太子非常忠心,每天以微薄的收入供养太子一家。太子听说有位曾经于京城认识的故友在当地很富有,便偷偷派人与其联系,不料被人发觉,官兵跟踪而来包围了太子的住处,太子自料没有生路,只好自缢身亡,收留太子的主人和两个儿子也死于乱刃之下。

四、太子冤案平反昭雪

太子亡匿民间时,汉武帝惊怒交加,燥烈异常,群臣也忧惧不安,不敢妄言。壶关(今山西长治市境内)三老令狐茂却不管这些,来到长安建章宫前,上书汉武帝说:“臣闻父者犹天,母者犹地,子犹万物也。故天平地安,阴阳和调,物乃茂成;父慈母爱,室家之中,子乃孝顺。阴阳不和,则万物夭伤;父子不和,则室家丧亡。故父不父则子不子,君不君则臣不臣,虽有粟,吾岂得而食诸!昔者虞舜,孝之至也,而不中于瞽叟;孝已被谤,伯奇放流,骨肉至亲,父子相疑。何者?积毁之所生也。由是观之,子无不孝,而父有不察,今皇太子为汉嗣,承万世之业,体祖宗之重,亲则皇帝之宗子也。江充,布衣之人,闾阎之隶臣耳,陛下显而用之,衔至尊之命以迫皇太子,造饰奸诈,群邪错谬,是以亲戚之路隔塞而不通。太子进则不得上见,退则困于乱臣,独冤结而亡告,不忍忿忿之心,起而杀充,恐惧逋逃,子盗父兵以救难自免耳,臣窃以为无邪心。”并直言:“陛下不省察,深过太子,发盛怒,举大兵而求之,三公自将,智者不敢言,辩士不敢说,臣窃痛之。”请求汉武帝不要再计较太子的错误和冒失,结束对太子的征讨,不要让太子长期逃亡在外。汉武帝看到奏章深受感动,也开始醒悟过来,但并没有公开下诏赦免太子。

太子死后,汉武帝派人重查巫蛊案件,才发现几乎所有的巫蛊害人案件都查无实据,太子也是受江充等人逼迫,无奈之下才起兵诛杀江充,并无造反之意,自己上了江充等人的大当,酿成父子相残的悲剧。汉武帝悔恨交加之际又不能明告天下自己受人蒙蔽铸成大错,只能整日闷坐,暗暗垂泪。守卫汉高祖祭庙的郎官田千秋明白汉武帝心中的苦楚,上书说:“子弄父兵,罪当笞;天子之子过误杀人,当何罪哉!臣尝梦见一白头翁教臣言。”汉武帝立即召见田千秋,对他说:“父子之间,人所难言也,公独命其不然。此高庙神灵使公教我,公当遂为吾辅佐。”立即就任命田千秋为大鸿胪,并下令将江充满门抄斩,灭了三族,将苏文烧死在横桥之上。下令在京城建造了一座“思子宫”,在太子被害的地方建造了一座“归来望思之台”,以表达自己心中的悔恨和寄托对太子一家的哀思。但是,“巫蛊之祸”对汉武帝的刺激和打击实在太过沉重,仅仅过了三年,这位号称雄才大略、叱咤风云的皇帝便抑郁而终。

前后死者数万、牵连数十万人的“巫蛊之祸”,本应该随着汉武帝的死去而落下帷幕,但不料在汉武帝死后五年又风生水起,在京城长安发生了轰动一时的“假太子案”。

汉昭帝始元五年(前82),有一男子乘黄犊车,树黄(绣有龟蛇图案的旗帜),冠黄帽,穿黄短衣,进入长安,来到宫阙之下,自称是武帝之子卫太子刘据。城中官吏百姓围聚而观者达数万人,昭帝急命三公九卿、列侯将军、二千石以上官员前往仔细辨识,并令右将军率兵部署在宫门周围以备不测,气氛一时显得热闹而又紧张。因为民间早就传说太子刘据当年并没有自杀或被杀,而是潜伏匿藏民间不出,所以丞相、御史大夫以下的官员到了现场后都不敢轻易表态说是或者不是。正当围观百姓议论纷纷、百官将军静默不语之际,负责长安行政司法的京兆尹隽不疑赶到现场,喝令左右将自称卫太子的人拿下。有的官员将军出面阻止,说真假未辨,切莫鲁莽行事。隽不疑道:“卫太子得罪先帝,亡不即死,今来自诣,此罪人也。”后来经过审讯后,果然此人不是真正的卫太子刘据,而是居住在湖县的一个占卜算命的先生,名字叫做成方燧。原来成方燧偶尔结识了一位昔日卫太子的家人,说此人相貌与冤死的卫太子极为相似。言者无意,听者有心,成方燧于是便极力打听太子在世时的言行举止、生活习惯和日常爱好,假扮卫太子进入京城,本想惊世骇俗,骗吃骗喝,不料却画虎不成,沦为阶下囚。真相查明之后,假冒太子的诈骗犯成方燧被腰斩于长安东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