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长安城的驻军

来源:西安市地方志办公室 时间:2018-11-09 15:59 点击:6 打印: 分享到:

西汉的军事武装力量分为中央军和郡国兵两部分。中央的武装力量主要驻守在京畿地区,按其任务和职责,可以分为皇宫禁卫军和首都卫戍军两个部分。

皇宫禁卫军。皇宫禁卫军分属两个系统。一是郎中令系统,郎中令原为秦官,汉时沿置,秩中二千石,位列九卿,汉武帝时更名为光禄勋,是皇帝宿卫侍从卫士的总首领,负责皇宫内部警卫侍从,兼充仪仗,皇帝出巡或亲征,侍卫左右。属官队伍比较庞杂,有丞、主事、主簿、大夫、议郎、五官中郎将、五官郎、左右署郎、车郎将、户郎将、骑郎将、羽林中郎将、奉车都尉、驸马都尉、谒者仆射等官职。从其分管事务和属官队伍看,郎中令(光禄勋)的职责远远超出了侍从保卫范围,且具有文官性质,实际成为宫中总管,兼充皇帝的顾问参议,并未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皇宫警卫部队,军事力量相对于守卫京师的南军和北军而言比较单薄,不利于加强皇权。所以汉武帝在改郎中令为光禄勋之后,不但扩充了郎卫员额,而且在光禄勋属下增设期门军和羽林军,增加皇帝个人和皇宫整体的安全系数,并与南军和北军形成三足鼎立之势。期门军设置于汉武帝建元三年(前138),平帝时曾改名虎贲,设虎贲中郎将,秩比二千石;羽林军设置于汉武帝太初元年(前104)初名建章营骑,后定名为羽林,取其“为国羽翼,如林之盛”之义,“又取从军死事之子孙养羽林,教以五兵,号曰羽林孤儿”。《汉书·地理志》记载说,期门、羽林的兵员多从陇西、天水、安定、北地、上郡、西河等六郡“良家子”征选,“以材力为官,名将多出焉”。

皇宫禁卫军还有卫尉系统的卫士,即史书上所说的南军。南军最初分别驻扎在未央、长乐两宫之内的城垣下负责守卫两宫,由于未央长乐两宫位于长安城南部所以卫尉统率的军队称南军。卫尉位列九卿,秩中二千石,掌“宫门屯卫兵”,属皇室禁卫军,负责警卫皇帝、皇后、太后、太子所居宫殿及离宫别苑、帝王陵寝、宗庙及中央政府各官署的安全保卫工作。其中警卫皇宫的职责最为重大,故汉景帝时期一度改为中大夫令,王莽时期曾改称太卫。汉代主理朝政的人物,无论是皇帝、贵戚还是权臣,一般总是以其亲信或者宗室出任此职。卫尉属官除卫尉丞之外,还有公车司马令,掌值司马门,夜徼宫中,凡吏民上章、四方贡献及征诣公车者均由其管理;卫士令,负责卫士,东汉时期设南北宫卫士令各一人;旅贲令,统率精锐之士为奔走之任,即作为机动应付各种突发事件、意外事故等;宫掖门司马,基本上是每门设置一司马,警卫宫城诸门,盘查出入人员。西汉中后期,还在长乐宫、建章宫、甘泉宫等宫殿设置卫尉负责警卫安全工作,称为“长乐卫尉”“建章卫尉”“甘泉卫尉”。卫尉属下的南军还设置有城门校尉府,掌京师各大城门守卫,属官有司马、十二城门候等。汉武帝时期卫尉属下兵力约为1万人,但这仅仅可能是指守卫皇宫的部队,据《汉书·韦玄成传》记载:“诸庙园祭祀,用卫士四万五千一百二十九人。”如此,则卫尉属下兵力即南军总兵力约为5万余人。

首都卫戍军。首都卫戍军构成中央武装力量守卫京师的另外一支部队,由中尉也就是执金吾统领,负责保卫长安城除宫城范围以外所有地区的安全,因其驻守在长安城北部故又称北军。

汉武帝时期为了加强京师守卫军事力量,在中尉之下又设置了中垒校尉、屯骑校尉、越骑校尉、步兵校尉、长水校尉、射声校尉、胡骑校尉、虎贲校尉,史称京师屯兵八校尉,均秩二千石,银印青绶,开府置官,共同负责京畿地区的安全防卫。北军装备精良,车、骑、步、弩各类兵种齐全,具有很强的战斗力和机动作战能力,所以除警卫京城、离宫、御苑安全外,还经常奉诏出城,征讨四方。北军的总兵力史书上没有明确记载,但肯定在人数和实力上远远超过南军。如平定诸吕时,周勃掌握北军掌握南军的吕产就兵败身灭,武帝时太子刘据在长安发难时就因得不到北军支持而为丞相兵所败。

光禄勋系统的皇宫禁卫军与南军、北军互为表里,构成了京师地区的主要防卫力量,同时将精兵强将集中于首都,组成中央政府直属机动部队,也构成了“内重外轻”的政治军事态势,加强了中央集权,一旦天下有变,中央即可“居重驭轻”,应对突发事件。另一方面,光禄勋系统与南、北军分工明确,各司其职,也有相互制约的作用,有利于加强皇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