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长安城的宴会种类知多少

来源:西安市地方志办公室 时间:2018-11-09 16:00 点击:20 打印: 分享到:

唐长安城的繁荣,体现在方方面面,单就宴会种类而言,即达几十种之多,对后世产生了极大影响。

临光宴 唐代长安正月十五日宫中举行之宴。玄宗时,曾于常春殿设临光宴,史载其各种花灯争相斗妍,除奏乐欢饮外,宴中还撒闽江锦荔枝千万颗,令宫人争拾,拾得多者赏予红圈帔和绿晕衫。

曲江游宴 曲江池是唐都长安的重要风景游览区,由秦汉之宜春苑发展而来。唐代上自帝王将相,下至市民百姓,常在这里举行各种宴会,遂成长安一俗。其中比较固定、且规模较大的游宴有:上巳曲江宴、新科进士曲江大会、中和曲江宴、重九曲江宴。另外,京城文士、京辇朝官、外地进京吏民,亦常在曲江饮宴,并赋诗行乐,不可胜数。

中和曲江宴 唐代长安官方举办的曲江宴会。德宗时用李泌之议,废正月晦日之节,改成二月一日为节,节名中和。该节全国官员放假一日,皇帝于曲江赐宴群臣。宴上除游乐外,皇帝要赐给群臣尺子刀具,表示对官吏正确裁度政务的重视;官员要献上农书,表示崇本勤政,有时皇帝还给官员赐予御制诗,大臣作诗和之。

百官春宴 开元十八年(730)二月,诏令百官于春月旬休,选寻胜地,游宴行乐。从宰相到员外郎,凡十二筵,各赐钱五千以为酒资。有时玄宗还在兴庆宫花萼楼邀留游归官员,与之共饮,迭使起舞以尽欢。至是,长安春游宴乐蔚成风气。

樱桃宴 唐僖宗乾符年间,宰相、淮南节度使刘邺为新科进士举行的一次宴会。其年,刘邺之子刘潭及第,正逢樱桃初熟,刘邺置买樱桃,为新科进士及来贺的官贵办宴,将樱桃配以糖和乳酪,入席者每人一盎。一说,唐代新科进士均有樱桃宴,已成惯例,刘潭举行者为历年樱桃宴中的一次。唐代的樱桃宴多在四月一日举行,其时,御苑中的樱桃最先成熟。王维《敕赐百宫樱桃》诗中说:“芙蓉阙下会千宫,紫禁朱樱出上兰。才是寝园春荐后,非关御苑鸟衔残。归鞍竞带青丝笼,中使频倾赤玉盘。饱食不须愁内热,大宫还有蔗浆寒。”

鹿鸣宴 唐代科举考试后举行的宴会之一。由州县长官(长安即长安、万年县令)设宴请考官、学官和本地中式诸生同叙,取《诗经鹿鸣》之章于席间歌诵,故名。其宴用少牢(羊、猪两牲)。宋以后的鹿鸣宴系文武新科状元设宴叙同年,与唐代鹿鸣宴不同。

科举登第之宴 唐代长安风俗,科举登第后有各种宴会。最大者为曲江大会,此乃唐代长安的一种风俗,即每年新科进士齐集曲江进行宴庆。因其在关试之后举行,故又称关宴。又因其设于曲江池西杏园之中,又称杏园宴。还因宴后进士分奔前程,各有所去,又称离宴。此俗起于中宗神龙年间,主要内容有两项:一是游玩筵会,二是吟诗讴歌。唐人重进士,每科最多只取30人,中唐以后高级官吏,进士出身居多,故登第者无不极感荣耀,所传此会诗歌之作,多表得意之情。《唐摭言》载:“其日,公卿家倾城纵观于此,有若中东床之选者,十八九钿车珠鞍,栉比而至。”这一风俗,一直延续到唐末僖宗乾符年间。宋以后演变为在汴梁琼林苑由皇帝赐宴新科进士的琼林宴。除曲江大会外,尚有九种宴会。一名大相识,为主司有其庆者;二名次相识,为主司有偏待者;三名小相识,为主司有兄弟者;四名闻喜敕下宴;五名樱桃宴;六名月灯阁宴;七名牡丹宴;八名看佛牙宴;九名关宴。

生辰宴 生辰日祝寿始于梁,盛于唐。开元年间,玄宗定其生日为千秋节,不仅大宴百官,而且全国俱庆,放假三日。上行下效,唐代人生日常设宴庆贺,长安尤盛。其宴多以汤饼为主食,民间称为长命面。此风俗一直传到后代,至今未衰。

避暑宴 唐代长安官贵富商的一种节令宴会,开元天宝年间尤盛。每逢伏暑,长安富豪往往相邀于郊区林亭,外置画栋,内置锦簇凉棚,设坐具,召名姝,相宴行乐,以避炎暑。

文酒会 文人相聚而设的宴会。源于两晋,盛于唐代长安,多在夜间举行。天宝年间,苏同李某共掌文诰,中秋节时在禁中值宿,曾举行过文酒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