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研讨】国内外网络年鉴编纂初探

来源:方志北京 时间:2019-02-22 10:18 点击:25 打印: 分享到:

摘 要:目前,面对网络媒体优势、受众群体扩大以及创新途径不断变化的形势,地方志事业转型升级对发展网络年鉴提出了更高要求。而国内年鉴网络化正处于起步阶段,从美国信息年鉴Inforplease的经验中,可以看出,在发展理念、内容设计、合作方式、平台搭建等方面,我国的网络年鉴编纂具有独特的发展模式,同时也面临着严峻挑战。


关键词:网络工具书 网络年鉴 网络媒体 信息年鉴

 

《工具书学概论》中定义:网络工具书是以数据库为基本信息存储单位,以电信网络为传输媒体,将工具书的内容以电子数字编码形式通过网络传输,由出版机构提供的一种“在线”的即时服务。[1]网络年鉴属于网络工具书的一种。随着网络媒介快速发展,现代阅读习惯随之变化,传统纸质年鉴静态的文字和图片已逐渐不能满足现代阅读的需求,促使网络声频、视频等动态内容应用于网络版年鉴成为一种发展趋势。多媒体年鉴数据库的建立可以实现文字、动态画面、声音有机结合,可以大大提升其表现力。直观性、动态性、可视性的网络年鉴的出现或许大大提升了工具书的文献价值。[2]


一、网络年鉴的特点


与传统年鉴相比,网络年鉴属于网络工具书,具有网络媒体一些新特点。年鉴数字化、网络化包括年鉴光盘电子版、网站上的年鉴电子版和网络年鉴等。年鉴数字化、网络化并不等同于网络年鉴,二者是包含关系。


(一)形象生动、表现力强


网络工具书应用计算机网络声频、视频技术所展现出的三维动态画面、富有感染力的声音,大大提升其表现力,使用户对所表达的内容一目了然。[3]网络年鉴提供多种文献类型,收录内容也不拘泥于传统年鉴信息,可扩充很多实用性、趣味性的内容,形式更为生动活泼。[4]网络年鉴作为一种新兴网络工具书,表现形式相比传统纸质版更加形象生动。


(二)检索能力强


传统工具书在时效性、检索途径和检索速度等方面难以与网络工具书相提并论。[5]纸质版年鉴一般是主题索引按汉语拼音字母顺序排列,网络年鉴是使用搜索引擎工具,具有更强大的检索能力,不但可以实现标题、人名、地名、事件等关键词检索,还可以实现全文检索,并具有多种高级检索功能,如模糊检索、组合检索、逻辑检索、专业检索等。


(三)内容可更新、修正


纸质版年鉴是逐年编纂出版,一经出版,其内容再不能修改。网络年鉴虽然也是逐年编纂,但是其内容可以修正、补充和更新,通过修正可以解决纸质版出现错误后无法弥补的缺点,通过补充、更新可完善最新资料,确保信息准确、完整、及时。


(四)海量网络资源可利用


随着网络媒体不断发展,信息传播速度不断加快,传统纸质年鉴编纂虽然一直以供稿单位提供稿件为主,但已逐渐不能满足年鉴发展的需要,各编纂单位已在逐步增加网络组稿部分内容。网络年鉴可直接利用互联网海量信息资源,使用网络超文本链接技术,增加与内容相关的网络链接,展示图片、声频、视频等数字资源,很大程度上丰富了年鉴的信息内容。


二、发展网络年鉴的意义


(一)网络媒体优势


1998年5月在联合国新闻委员会年会上联合国秘书长安南首次提出:“在加强传统的文字和声像传播手段的同时,应利用最先进的第四媒体——互联网,以加强新闻传播工作。”从此,“第四媒体”——网络媒体这一媒体新概念在世界范围内得到广泛认识和流通。[6]随着互联网发展,伴随计算机和手机终端技术不断提升,各种新媒体、自媒体快速发展,传统纸质媒体发展空间受到不断挤压。《中国传媒产业发展报告(2017)》中指出,截止2016年12月网络广告收入已远超电视、广播、报刊等传统媒体广告收入,报刊广告发行继续呈现断崖式下滑的态势。[7]《2017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中指出,截至2017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已达到7.51亿,互联网普及率为54.3%,手机网民规模达7.24亿。[8]可见,网络媒体早已成为当前信息传播的主流,一个全民阅读网络化的时代即将到来。


(二)扩大年鉴受众群体


传统纸质年鉴虽然定义为资料性工具书,为其官书性质所限,印刷数量不多,实际上多数是在政府企事业单位中使用,难以满足社会公众读者的需求。网络年鉴以互联网为载体,使年鉴拥有实时在线服务能力,能够满足多个读者同时阅览的需求,这不仅提高年鉴本身使用效率,还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年鉴便民化难题。


(三)年鉴创新发展途径


近年来,年鉴学术界一直在讨论年鉴编纂如何规范与创新。传统年鉴由类目、分目、条目、条目标题、条目内容等构成,相对固定的框架和内容难以满足其创新内在需求。随着网络媒体不断发展,传统阅读习惯不断改变,年鉴要寻求发展,要努力突破其官书局限性,需要创新年鉴的编纂方式,需要逐步从纸质化走向网络化。


(四)推进地方志事业转型升级


作为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百花园中灿烂绚丽的一枝,地方志事业也迎来了新的历史起点和新的历史机遇,更需要不断创新发展和全面推动转型升级。[9]目前,全国地方志事业的顶层设计不断完善,年鉴事业作为地方志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需要抓住机遇,在“一纳入、八到位”的大背景下,要加快推动网络年鉴发展,使其成为推进地方志事业转型升级的重要助力。

随着网络媒体快速发展,传统文化产业也将随之转型升级,年鉴虽然以官方出版为主,但也需要顺应新时代、新发展、新理念,加快推动网络年鉴发展,创新方式,服务社会,走便民化之路。


三、国内年鉴网络化现状


随着现代信息技术和网络技术发展,传统纸质版年鉴正在逐步实现数字化、网络化。2000年前,开始有极少数年鉴尝试与纸质书同步出版年鉴光盘版,但基本上是纸质版年鉴的数字化翻版,多以PDF形式存储和利用。[10]这是初期年鉴数字化的一种形式,并未实现网络化。目前,国内年鉴网络化主要包含以下几种形式。


(一)年鉴出版单位网站电子版


随着信息化建设不断推进,各地综合年鉴和专业年鉴出版单位大多创建有门户网站,并在网站上传本单位年鉴各年份电子版,方便读者免费查阅、下载、打印。如“广东省情网”和“广东建设信息网”,均可免费查阅其历年电子版,以上两种年鉴分别属于地方综合年鉴和行业专业年鉴,其网站上各年份电子版收录齐全。需要指出的是,由于各地年鉴事业和信息化建设水平有差别,有的出版单位年鉴刊发不全,有的没有门户网站,有的网站建设还不完善,导致不少出版单位无法提供完整年份年鉴电子版,这给一些想通过官方网站进行免费查阅的读者带来困难。


(二)专门性年鉴数据库


该类数据库能提供各类年鉴的检索、阅读、下载等功能,一般由专门机构与各年鉴出版单位签约授权,获得其年鉴电子版使用收益等权限,比较有代表性的是“中国知网”和“中国年鉴信息网”。其中,“中国知网”的“中国年鉴网络出版总库”是目前国内最大的连续更新的动态年鉴资源全文数据库,收录1949年至今国内的中央、地方、行业和企业等各类年鉴的全文文献;“中国年鉴信息网”由北京华清智鉴书店主办,收录包括各级年鉴在内的图书,主要销售现货年鉴,部分专业类年鉴现书收录较为齐全。如在各自主页上输入关键词“深圳年鉴”可搜索其历年电子版供收费查阅和下载。其中,“中国知网”作为目前世界上中文全文信息量规模最大的“CNKI数字图书馆”,各级、各年份年鉴均收录较全;“中国年鉴信息网”作为主要以销售现书为主的网上书店,各级、各年份年鉴电子版缺失较多。随着国内各年鉴出版单位信息化建设水平的提升,专门性年鉴数据库提供的收费服务必然会受到一定影响,但仍可作为查询年鉴数据库的重要来源。


(三)个别企业(行业)版网络年鉴


通过百度关键词“网络年鉴”,可查询到《腾讯新闻2007网络年鉴》《2002中国互联网络年鉴》。2007年,腾讯公司在网络上发布《腾讯新闻2007网络年鉴》,该年鉴设网民日记、今评媒、万言堂、我当主编、年度面孔5个版块,各版块下设二级栏目,许多栏目链接已失效,该“年鉴”是企业推出的一个特定年度网络新闻栏目,不是逐年编纂。《2002中国互联网络年鉴》由中国网制作,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协作,分环境篇、概况篇、应用篇、统计篇、附录篇5个篇目,下面各具体栏目链接均已失效,该“年鉴”是特定机构在特定时期推出的行业发展报告,且不是逐年编纂。可见,目前网络上的个别企业(行业)版年鉴,主要是针对特定活动、项目推出,不是逐年编纂,临时性较强,内容、体例与传统年鉴相差甚远,并不属于真正意义上的年鉴。


(四)网络年鉴试点


目前,国内试点较早、较有代表性的网络年鉴是《成都年鉴》《海南年鉴》《苏州年鉴》。其中,《成都年鉴》网络版于2015年试运行,收录其历年年鉴正本、简本、英文版,主要对正本提供全文检索和在线阅读两种查阅方式;《海南年鉴》网络版于2016年试运行,采用微信公众号+微网站(手机版网站)建设方式,设置区情纵览、图读南海、精彩回放三个模块,二次开发《海南年鉴》历史资料及其他地情资料;《苏州年鉴》网络版于2017年试运行,设置走进苏州、多维姑苏、年度分析、深度研阅四个模块,主要是大事记、市情概况、统计公报、年鉴完整电子版、图片和视频。相比较,《成都年鉴》网络版收录年鉴类型全面,但只是增加全文检索功能的正本电子版,其内容和形式没有任何变化,并不算真正的网络年鉴;《海南年鉴》网络版采用手机客户端,另辟蹊径,但由于客户端所限,展示内容和形式较为局限,可视为一种简便袖珍型网络年鉴;《苏州年鉴》网络版相对较成熟,框架较完整,有图片和视频展示,但内容和形式对正本依赖性依然较强,不能充分体现网络年鉴的网络性和便民性。


目前来看,国内年鉴数字化、网络化起步较晚,程度较低,有的是传统纸质版年鉴的简单电子化,有的是简单将电子版年鉴挂在本地地情网站上,有的并不是真正的年鉴,真正意义上的网络年鉴在近年才开始起步,虽然从内容到形式均有较大完善空间,但已做出了一些重要尝试。


四、国外网络年鉴特点


年鉴在国外发展已有几百年历史,比较有名的网络年鉴有美国的《信息年鉴》《老农夫年鉴》和英国的《惠特克年鉴》。其中,美国《信息年鉴》网络版(Inforplease)于1998 年推出,内容包含时事、流行文化、科学、政府和历史、经济等社会各方面;创刊于1792 年的《老农夫年鉴》作为北美最古老的年鉴,1996 年推出网络版,主要提供天气、菜肴等信息查询;《惠特克年鉴》于1868 年创刊,内容包含天文、地理、世界各国基本情况和科学知识。

  

相比较,Inforplease 最具开放性,信息查询最全面方便;《老农夫年鉴》网络版服务对象侧重性强,形式活泼、内容风趣;《惠特克年鉴》网络版最商业化,详细信息需付费查询。这里以具有代表性的Inforplease 为例,介绍国外网络年鉴的一些特点。

  

(一)收录工具书

  

年鉴是一种工具书,它同时可收录其他工具书,以满足用户多种信息需求。Inforplease 不但设有美国历史、世界法律、商业、政府、科学、体育等一、二级栏目,还设有地图集、哥伦比亚百科全书(第6 版)、字典、辞典、历史上的今天、视频库等6 个一级工具书栏目,用户可通过该年鉴收录集成的工具书获取更多信息资源。网络工具书之间的相互集成已是一种趋势,如国内“中国知网”上的“中国工具书网络出版总库”集成收录汉语词典、双语词典、专科辞典、百科全书、鉴赏辞典、医药图谱、人物传记、年表、语录、手册等9237 部工具书、2000 万词条。

  

(二)站内搜索

  

网络年鉴检索功能远强于传统年鉴。Inforplease 不但可以用任意关键词检索年鉴全文,还可以缩小检索范围,仅检索单个工具书。如在主页搜索栏输入Asia 一词,显示有2620 个相关结果;如先进入任一工具书栏目Encyclopedia(哥伦比亚百科全书第6 版),在该栏目下搜索,则仅显示40 个相关结果。其实,Inforplease 检索功能在当今网络工具书中并不突出,它主要使用关键词进行全文检索。相比较,英国《惠特克年鉴》网络版可使用全文、作者、印刷日期、关键词4 种方式检索,国内“中国知网”和“中国大百科”则具有模糊检索、组合检索、逻辑检索等高级检索功能。当然,检索功能是与数据库资源类型相匹配,并不是功能越复杂越好。

  

(三)内容更新

 

传统纸质版年鉴通常是一年一鉴,记载上一年发生的内容,内容相对具有滞后性。网络年鉴则可在一定程度上改变此现状,适当增加最新信息内容。Inforplease 点击主页一级栏目“U. S. ”进入“news”版块,已经可查阅2018 年1 月的新闻。

  

(四)web 链接应用

  

随着互联网不断发展,Web 技术不断更新,网络成为人们获取信息的重要渠道。Web具有易于导航的特点,仅仅需要从一个链接跳到另一个链接,就可以在各网页各站点之间进行浏览,使得人们在使用互联网时,能够找到丰富的信息资源,而且还能够节省时间,提高效率。通过对某一信息设置相关Web 链接,读者可以从单一信息获取更多信息,包含相关文字、图片、视频等海量数字资源。因此,Web 链接是网络年鉴充实和更新其信息的重要工具。Inforplease 点击主页一级栏目“U. S. ”进入“Cities”版块,任选一城市“Chicago”,进入页面“Chicago Landmarks”下有“Library of Congress. ”(国会图书馆) 的web 链接,点击进入就可获得更多相关图片信息。

  

(五)网站工具

  

网络年鉴作为一种网络工具书,不但提供传统信息查阅,还可利用网络技术资源,额外提供一些小工具服务。Inforplease 在页面右方提供一些网站工具链接,包含视频库、计算器、地图定位、元素周期表、万年历等额外服务工具。

  

五、网络年鉴编纂思路

  

国内网络年鉴正处于起步阶段,尚在摸索之中,跟国外网络年鉴相比,无论在页面设计、内容选取、信息分栏、索引搜寻和资料更新等方面都略显滞后,差距较大,发展网络年鉴要结合实际,寻求最适合其发展的模式。

  

(一)转变思路,贯彻新发展理念

  

2006 年,《地方志工作条例》发布后,各地年鉴出版机构均按规定转为非营利性,不再参与市场化经营,这对于推动网络年鉴发展缺乏足够积极性。2015 年,国务院办公厅颁布《全国地方志事业发展规划纲要(2015—2020 年)》,明确提出要加快地方志信息化建设,逐步建立地方志全文数据库,面向社会提供优质服务。 在新时代下,具体到年鉴事业,就需要贯彻新发展理念,坚持不断创新,不断适应新时代发展需求,充分利用信息化建设大背景推进网络年鉴开发利用,提高年鉴使用效率,拓宽年鉴传播途径,使年鉴资源更好服务于人民群众。

  

(二)注重信息更新

  

传统年鉴所汇辑的是上一年度内的重要时事、文献和统计资料,按年度连续出版。网络年鉴也应当遵循每年一鉴,主要以上年度发生事件为记载内容。同时,为体现网络媒体信息更新快的优势,可考虑适当增加当年度内容。新增内容既包括对以往内容补充、修正,体现信息更新优势和内容完整性,又包括收录当年度内的重大事件、重要信息等,这两方面的新增都是相对纸质版年鉴具有的极大的优势。Inforplease 及时收录当年度内重大事件的做法值得借鉴。

  

(三)内容设计体现服务性和实用性

  

网络年鉴不等同于传统年鉴,受众是广大网民,其内容和设计要贴合社会读者,其表现形式是文字、图片、视频并重,最大程度去掉传统年鉴的“官味”。美国《老农夫年鉴》网站精选纸质版年鉴精华的内容,却又不完全重复,其网站首页设置多个板块,有天气、月亮及天象、园艺、最好的日子、菜谱、家庭与健康等,都是年鉴中刊登的与一般农夫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知识。Inforplease 则收录其他工具书和一些网站实用小工具,满足不同用户多种信息需求。国内网络年鉴可借鉴此思路,找准定位,简化纸质版内容,收录一些实用的百科工具书和网站工具,新增一些与人民群众生活密切相关的新生事物和重要信息,包括住房、医疗、求学、投资、就业、社保、旅游、生活指南等社会热点最新动态和便民措施,打造一部政府便民大百科工具书。这样,网络年鉴在内容上既不完全脱离纸质版,又能在一定程度体现网络媒体优势,迎合广大网民读者信息需求,也体现发展网络年鉴的重要意义。

  

(四)寻求官方媒体合作

  

网络年鉴作为网络工具书,传统年鉴组稿方式已不能满足其对视频和图片的需求,可以寻求第三方合作,从可靠渠道获取较权威网络信息。目前,各级政府和职能部门都很重视网络信息化建设,党政机关网站之间均实现资料传输和资源共享;各地新闻出版机构均是企业化运作,新闻信息网站比较健全。具体到深圳,年鉴出版单位作为官方机构,不但可以和党政机关职能部门实现信息共享,还可以与深圳广电集团、报业集团、深圳新闻网等主流官方媒体合作,既可避免版权等纠纷,又可从信息来源方获取第一手权威资料。必须强调的是,无论是地方综合年鉴还是专业性年鉴,网络年鉴出版单位绝大多数是政府企事业单位,必须在政治上保持高度警惕性,必须要牢牢掌握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必须将内容审核放在首要位置,这样才能体现其权威性。

  

(五)寻求社会传媒公司合作搭建网络平台

  

网络年鉴的载体是互联网,传统年鉴责任编辑已经不能胜任网络文本编辑工作,包括文字、图片、视频的整合,利用网络超文本链接技术,增加与之相关网络信息链接,扩充年鉴信息资源容量,定期或不定期进行内容更新和修正,网络安全防护等。从实际情况出发,要搭建一个完善的网络年鉴编纂平台,需要寻求第三方合作。网络年鉴出版单位提供经审核的信息资源,第三方公司提供网络年鉴平台设计、运行及维护等服务。具体到深圳,可以和深圳广电集团、报业集团或其他社会网络传媒文化公司合作。目前,国内几家网络年鉴试点单位均是采用第三方合作模式,其具体合作方式和内容还值得进一步探索。

  

网络年鉴是一个新生事物,无论是内容形式,还是编纂出版方式,都与传统年鉴有较大差别。俗话说“知易行难”,传统年鉴编纂单位要打破陈规、突破现状,发展网络年鉴,在这一过程中必然会遇到许多具体问题,但这将是未来年鉴发展的重要方向之一,需要有迎难而上的精神。新时代下,中国地方志事业将全面推进转型升级,迎来新的发展契机,创新引领,推陈出新,打造“互联网+ 地方志”模式,推动志鉴信息化和数字化建设步伐。在这种背景下,整合资源,推动网络年鉴发展将迎来最佳良机。


*黄玲,女,海南省乐东县人,深圳市史志办公室巡视员,《深圳年鉴》主编,副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地方党史、方志学和年鉴学;贺宏卿,男,湖北省赤壁市人,深圳市史志办公室主任科员,主要研究方向为年鉴学。


参考文献:


[1]林玉山:《工具书学概论》,广东教育出版社,2004年,第185页。

[2]艾华:《网络版年鉴的图片检索浅析》,《新世纪图书馆》2002年第11期。

[3]莲芝:《网络工具书探析》,《图书馆论坛》2007年第5期。

[4]洪跃、蔡海峰:《试论年鉴的网络化》,《图书情报工作》2005年第2期。

[5]冯向春:《传统工具书与网络工具书的比较研究》,《图书馆学刊》2007年第1期。

[6]张婷婷:《论网络媒体的现状与问题》,华中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0年。

[7]《〈2017年中国传媒产业发展报告〉发布》,《新闻世界》2017年第6期。

[8]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第40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2017年7月。参阅:中国网信网http://www.cac.gov.cn/2017-08/04/c_1121427672.htm

[9]冀祥德:《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全面推进地方志事业转型升级》,《中国地方志》2017年第12期。

[10]赵海涛、宋建敏:《年鉴数字化与网络化发展报告》,载《中国年鉴发展报告(2017)》,方志出版社,2017年,第246页。


(本文原载《中国年鉴研究》2018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