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东关“沙金案”

来源:西安市地方志办公室 时间:2019-03-22 14:56 点击:16 打印: 分享到:

亦称东关“窖金案”“箱金案”或“麸金舞弊案”。民国30年(1941)10月27日,郭永禄(绰号麻娃)、赵寿彦、张永恒、赵万全四人,在西安东关长乐坊义地(旧时由私人或团体设置埋葬贫民的公共坟场)掘墓埋人时,意外挖出若干状若米粒、传为唐人窖藏的沙金,一时成为轰动全城的热点话题。其数量或称一箱,或言一匣,或云一盒;其重量亦有“千两整数”或“二百斤”“一百四十斤”诸说,大概皆因所传盛金器物之相异而不同。省政府秘书处长的签收报告则说“计铁箱一只,连同麻包一方、粗绳一条、铁钩一个、铁丝一条,共重市秤九十斤;沙金另用天平秤详确衡量,净重六百四十六两八钱,带金铁锈七两五钱”。由于签收报告产生于层层转报之后,因而坊间对于“六百四十六两八钱”这个数字,疑其不实,颇持异义。

档案记载,1942年1月22日,有王国藩者向省民政厅密报,经手沙金的省会警察局第八分局秘书王士杰有窃取沙金嫌疑,民政厅旋派视察员周伯昂前去调查,证明王士杰未经过问此案,无从盗窃沙金,倒是该局最早过手此事的长乐坊(即沙金发现地)警察分驻所的巡官王子南有重大嫌疑,遂于当月马(21)日电饬第八分局将王子南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后据该局是年3月18日呈称,王子南共“侵占黄金三两一钱,法币一千七百元”,并将赃款赃物随呈一并解送民厅。民厅派会计主任金宜庄、出纳主任张沛会同验收,金、张二人“眼同该局来员舒振寰赴南院门裘天宝银楼托其秤验,当即眼同将固封之盛盒启开,当面置入天秤(市秤)之内,称得实有重量叁两壹分,成色为八五折,由该银楼出具证明一纸。惟据舒出纳主任称,该局接受前任移交时,曾在马坊门上海酱园内称得重量为叁两壹钱(市秤),请再由该上海酱园复秤。当又偕赴上海酱园,该园系用普通秤货之铜盘秤(最低单位仅能到‘钱’为止,‘钱’以下‘分’即不能秤出)秤得重量确为叁两壹钱,与金店所称重量相差九分。”建议“宜照金店所称重量叁两壹分收存,以昭郑重。”并“将原呈金子用原盒眼同妥慎封存”。民厅按程序又“将原沙金三两一分、法币一千七百元,并照抄本厅收据底稿及求天宝银楼复秤沙金数量凭单备文”,解送省府备案存储,还请省府出具了收据。

在此期间,省政府又以“该金发现唐代兴庆宫故址,当系宫闱故物,且成色优良,超越一般黄金”,“省内人士及各机关纷请将此意外之财变价作为公益事业之用”,“建议发起公益建设募捐”为由,决定将其全部炼成纯金,铸成奖牌,颁发乐输将者变相出售,并承诺以所得款项,在革命公园内修建中正纪念堂,以及划出一部分办理冬赈以救济陕、豫两省灾民。然而在具体执行中漏洞百出,更加激起众怒,质疑之声此起彼伏,终至演成朝野瞩目之惊天大案。以李元鼎为议长的省临时参议会,除不断致函省府追问黄金数量及用途外,还借助当局的人事矛盾,连同“军粮代购案”一起,对省主席熊斌进行弹劾,致其最终去职离开陕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