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长安的佛教宗派

来源:西安市地方志办公室 时间:2019-03-22 14:57 点击:8 打印: 分享到:

隋唐长安城,逢佛教最富创造力的巅峰时期,自然而然地成为全国佛教的核心地区,成为主导全国佛教的中心。当时佛教的宗教文化创造,往往首先在这里产生,同时也在这里聚集。这当中,尤其是宗派创立中心,更具有特别重大的意义。

所谓佛教宗派就是有了各自独特的教义、不同的教规、不同的传法世系。所谓宗派者,其质有三:一是教理阐明,独辟蹊径;二是门户见深,入主出奴;三是时味说教,自夸承继道统。实际上,佛教宗派的形成是佛教中国化程度提升到一个更高阶段的重要标志。一般认为,佛教宗派在汉魏南北朝时期还没有形成严格的宗派,到隋唐时代,各宗各派自成体系判然有别,竞相争逐,到隋唐之后佛教宗派之争又转趋衰落,故宗派纷争是隋唐佛教的一个独特现象。汉传佛教宗派主要有8个,其中绝大多数宗派均在长安创立。仅此而论,即足以显见长安佛教的辉煌与重要,称其为佛教中心,当之无愧。

法相宗:由玄奘及其弟子窥基创立。因玄奘住过大慈恩寺,窥基亦常住该寺,世称慈恩大师,故也称“慈恩宗”,以慈恩寺为祖庭。因剖析一切事物(法)的相对真实(相)和绝对真实(性)而得我。又因强调不许有心外独立之境,亦称“法相唯识宗”“唯识宗”。玄奘西行求法17年,归来后,从事翻译佛经,共译出佛典75部、1335卷。在他周围集结了大批学有专长的佛教学者,也促使长安城名僧荟萃,甚至成为亚洲佛教中心。此派主要继承古印度瑜伽行派学说,所依经典据称为六经十一论。窥基根据玄奘意见,糅合印度瑜伽行派著名十师对于世亲《唯识三十论》之注释,编纂成《成唯识论》,为该宗代表作;又撰《成唯识论述记》《枢要》等加以发挥。法相宗以主张外境非有、内识非无,成立“唯识无境”为基本理论,把思想认识的转变,即转依看成是由迷而悟、由染而净的修习目的,用遍计所执性、依他起性和圆成实性之三性说概括全部学说,与之密切相连的是唯识说,三性不离识,识有8种,阿赖耶(梵文ālaya)是最重要的。在说明阿赖耶识种子中,既主张本有,也主张新薰,所以不承认阿赖耶识唯是清净心性。又主张五种姓说,认为有一种“无姓”者,不能说可以成佛,与中国当时流行的“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一阐提示可成佛的观点相抵触。法相宗是中国众多佛教派系中以法相立宗的大乘佛法派系,也是直接修证和修炼佛法的融理论与实践于一体的最高佛学宗派。玄奘对引进佛教逻辑因明学有突出贡献,因明学就是古代印度的逻辑学。窥基之后有慧诏、智周,后逐渐衰微。此宗东传日本,分南寺传、北寺传,为奈良时期(710—794)、平安时期(794—1192)最有势力的佛教宗派之一。

律宗:因着重研习及传持戒律而得名,也因创立者道宣住长安近郊终南山,又称“终南律宗”,或名“南山宗”,后该派盛行,则简称“律宗”。道宣常住的净业寺也就成为律宗的祖庭。乾封二年(667),唐高宗敕令在净业寺外建立道宣舍利塔,山下灵感寺另建道宣衣钵塔。相传释迦在世时为约束僧众,制定各种戒律。第一次佛教结集时,由优婆离诵出律藏。部派佛教形成后,各部派对戒律的理解不尽一致,所流传的戒律也有差异。东晋以后,说一切有部的《十诵律》、法藏部的《四分律》、大众部的《摩诃僧祗律》、化地部的《五分律》等4部小乘律先后传入中国,其中以《四分律》传布最广。道宣曾从北魏慧光三传弟子智首受《四分律》义,著《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四分律拾毗尼义钞》以及《羯磨疏》《戒本疏》等,在终南山创设戒坛,制定佛教授戒仪式。把佛教分为“化教”和“制教”。以戒、定、慧三学中的定慧二学为化教,戒学为制教。化教又分为性空教(小乘)、相空教(说《般若经》等的大乘“浅”教)、唯识圆教(说唯识教义的大乘“深”教)。制教从对戒体看法分为三宗:实法宗(有部以戒体为色法)、假名宗(《成实论》以戒体为非色非心)、圆教宗(据唯识宗教义以戒体为心法)。戒分为止持、作持二门:止持即“诸恶莫作”之意,规定比丘250戒,比丘尼384戒,又按犯戒内容分为若干类(“聚”);作持即“诸善奉行”之意,包括关于受戒、说戒、安居以及衣食坐卧的种种规定。认为《四分律》从形式上看属于小乘,但从内容上看当属大乘。这从律文中即可找出例证,如说教众生“自利利他”,共成佛道等等。唐天宝十三载(754)鉴真把该派宗教传入日本。

华严宗:因以《华严经》为主要经典,故名。又称为法界宗,因为《华严经》有“法界缘起论”;又因实际创始人法藏被武则天赐号“贤首”,故亦称“贤首宗”。法藏参加武周《华严经》翻译,深得武则天赏识,发挥和充实《华严经》的思想,形成独具特点的佛教理论体系,自行组织系统的判教,建立起新的宗派——华严宗。该宗早期创始人有陈、隋间的杜顺和智正,杜被追认为初祖。二祖智俨著《华严孔目章》《华严五十要问答》《华严一乘十玄门》,对后世影响颇大。唐时三祖法藏著有《华严经探玄记》《华严经旨归》《华严一乘教义分齐章》《华严经义海百门》《华严金师子章》等。在判教上,分五教十宗,以《华严经》为最高教典,自称一乘圆教、圆明具德宗或别教一乘。在思想上,把一真法界(或称一心法界,即真如佛性)视为世界一切现象之本源,用法界缘起说明现象间的关系,其中包括四法界说、六相圆融说、十玄缘起说等,始终贯彻以理、事关系解说教义的原则,把“圆融无碍”作为认识的最高境界,为此而提出一、多、总别、相即相入等一系列概念。唐德宗时四祖澄观受封“清凉国师”,宪宗朝任全国“僧统”。华严寺建在长安东南之少陵原上,原寺旧址有华严五位祖师塔,今存初祖杜顺塔和四祖清凉国师塔,因此,华严宗以华严寺为祖庭。澄观的弟子宗密,著《禅源诸诠集》《原人论》等,进一步调和佛教内部各派和儒、道各家思想,使该宗形成庞杂的体系。唐武宗灭佛后,一蹶不振。该宗先后传入朝鲜与日本。

密宗:亦名“密教”“秘密教”“真言乘”“金刚乘”等。自称受法身佛大日如来深奥秘密教旨传授,为“真实”言教,故名。传说大日如来授法金刚萨,释迦逝后800年时,龙树开南天铁塔,亲从金刚萨受法,后传龙智,龙智传金刚智和善无畏。一般认为是7世纪以后印度大乘佛教一部分派别与婆罗门教相结合的产物,以高度组织化的咒术、仪礼、民俗信仰为其特征。主要经典是《大日经》《金刚顶经》《苏悉地经》。开元前期,先是善无畏带来《大日经》,与弟子一行译出。然后金刚智及其弟子不空传入《金刚顶经》,由不空译出,从而在唐东、西两京——主要在长安,创立以修持密法为主的密宗。认为世界万物、佛和众生皆由地、水、火、风、空、识“六大”所造。前“五大”为“色法”,属胎藏界(“理”“因”),“ 识 ” 为 “ 心 法 ” , 属 “ 金 刚 界 ” (“智”“果”),色心不二,金胎为一。二者摄宇宙万有,而又皆具众生心中。佛与众生体性相同。众生如果依法修“三密加持”,即手结印契(身密),口诵真言(语密),心观佛尊(意密),就能使身口意“三业”清净,与佛的身口意相应,即身成佛。该宗仪轨复杂,对设坛、供养、诵咒、灌顶(入教或传法仪式)等,皆有严格规定,需经阿梨(导师)秘密传授。外重仪轨,内附教理,自成系统。善无畏的弟子除一行外,还有温古、智俨等;一行精天文历算,编《大衍历》,造游仪仿天日运行于黄、赤二道。不空的弟子有金阁寺含光、新罗慧超、青龙寺惠果等,而以惠果承其法系,传两代即衰微。在西藏地区的密宗为藏传佛教,俗称喇嘛教。密宗经日僧空海传入日本,发展为诸多派别。唐玄宗在兴善寺重设国立译场,在不空的主持下,广译密宗要典和念诵仪轨,正式建立了以修持密法为主的密宗。不空成为中国密宗开山始祖,以长安大兴善寺为祖庭。

净土宗:或称“莲宗”,唐善导创立。主要依据《无量寿经》《观无量寿经》《阿弥陀经》和世亲《往生论》,说死后往生阿弥陀西方净土(极乐世界),故名。相传,东晋慧远在庐山邀集僧俗18人成立“白莲社”,发愿往生西方净土,被后代奉为初祖。此后影响较大的是东魏汾州玄中寺昙鸾,著《往生论注》,认为世风混浊,靠“自力”解脱甚难,靠“自力”解脱的教义为“难行道”,而主张“乘佛愿力”(“他力”)往生净土,这种教义为“易行道”,称“一心专念”阿弥陀佛名号,死后“往生安乐国土”。隋唐间,道绰亦在玄中寺传净土信仰,著有《安乐集》。唐初善导从道绰学净土教义,后到长安光明寺传教,正式创立净土宗。净土宗在唐朝民间十分普及,此宗虽由东晋慧远创立于庐山,至唐朝善导法师才完备,使之蔚然成宗。善导长期在长安光明寺、慈恩寺宣扬净土,劝人常念阿弥陀佛名,专修往生阿弥陀佛净土的法门。高宗永隆二年(681),善导示寂,门人在长安南郊神禾原上建塔安其遗骨,并于塔畔构筑伽蓝,命名为香积寺,因此,香积寺被净土宗人视为祖庭。善导所著《观无量寿经疏》《往生礼赞》《观念法门》《法华赞》《般舟赞》等也成为该宗重要依据。《佛祖统纪》卷二六载,善导“学说净土法门三十余年”,“长安道俗传授净土法门者不可胜数,从其化者至有诵《弥陀经》十至五十万卷者,念佛日课万声至十万声者”。其后传者有承远、法照、少康等。由于修行简易,中唐以后广泛流行,后与禅宗融合。日僧圆仁将该宗传入日本。源空(法然)开创日本净土宗,尊昙鸾、道绰、善导为最初三祖。

三论宗:以主要研习龙树《中论》《十二门论》、提婆《百论》而得名,又以着重阐扬“诸法性空”,亦称法性宗。后秦鸠摩罗什译出三论后,师徒相传,研究者群起,著名的有僧、僧肇、僧导、昙济等。中经南朝宋、梁间的僧朗、僧诠,陈的法朗,至隋代吉藏而集大成。吉藏著有《三论玄义》《大乘玄论》《法华义疏》《中论疏》《二谛义》等,基本观点在判教方面提出二藏三法论说,在教义上提出二谛和八不中道说。谓三论宗教义属大乘菩萨藏,大小乘皆为佛说,最后三乘同归一乘。认为世界森罗万象皆由因缘而生,空幻为实,但在世俗人看来它们是真实的存在,此为俗谛;在得道的“圣贤”看来皆空无实体(“自性”),此为真谛。但俗、真二谛又是“二而不二”的,二者不可偏废,世界的真实面貌(“实相”)是非有非无,“虽空而宛然假(万物是假有、假名),虽假而宛然空”,此则为“中道”。万物既然非有非无,那么生非真生,灭非真灭,而是不生不灭,不常不断,不一不异,不来不出,此为“八不”;用“八不”说明中道,名八不中道。隋开皇十九年(599),吉藏应召来京城弘传其说;唐高祖时,被聘为十大德之一;武德六年(623),寂于长安实际寺。研究者一般认为,江浙地区和长安都是三论宗的发祥地,但二者也有主次之分。长安可以认为是三论宗的发祥地之一。因为草堂寺是罗什的译经道场,因而就成为三论宗的祖庭。三论宗东传日本,形成不同的流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