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杜甫家族在樊川杜曲的居住地

来源:每小平 时间:2019-05-13 15:25 点击:211 打印: 分享到:

民谚:城南韦杜,去天尺五。

在京城长安城南的樊川,因水而居的韦氏、杜氏家族自汉唐起就分别居住在韦曲、杜曲一带。东边的少陵原和西边的神禾原恰似二头卧龙相向而行,自终南山向西北方向蜿蜒爬行,韦曲和杜曲犹如二颗明珠镶嵌在龙体上,河神似彩带飘荡在二原之间的樊川滚滚水流奔腾入渭河……在这山青水秀、风景旖旎之佳地,北邻繁华京城长安,韦杜家族的先祖就看上了这处著名的风水宝地……

锦绣城南,名胜樊川;杜氏家族,居住杜曲。杜曲位于长安区东南少陵原西畔。面对樊川,河流贯其间;南望终南山,北望京城长安,西望神禾原,素有“樊川明珠”之称。……

杜曲镇的杜西、杜北和杜东村是按杜曲的地理方位定名,2018年三个行政村合并为一个“杜曲村”。

杜甫家族所属的杜氏本为长安大族,但西晋之后却因战争、灾荒等原因后辗转迁徙,播迁各地。杜甫世系所属的杜氏襄阳房播迁的过程可分为四个时期:1.西晋末至前秦、后秦时期,避地西凉及返回长安故里时期;2.宋、齐、梁时期,迁居襄阳、梁州阶段;3.西魏、北周、隋朝时期,返回长安阶段;4.唐朝时期,迁居河南府巩县及东都洛阳阶段。……杜甫家族的多次迁徙是上述各朝代社会动乱不安定,政治分裂、政权频繁易主的时代以及社会政治形势所迫使,最终定居洛阳所属巩县,则是当时士族中央化的时代趋势使然……

综上所述:杜甫先祖在西晋末至北周的几次迁徙,即西晋末避地凉州,前秦时期返回长安、东晋末迁居襄阳等地,梁朝时北归长安,都是由于政治形势的迫使所致,主要是被动性的。而隋唐时期迁往洛阳附近,则是士族中央化的形势驱动所致,主要是主动性的。

杜氏家族在长安、襄阳、彭城、梁州等地定居时期,都有强人的乡里宗族、部曲基础,其杜姓成员多具有地方豪强的身份。这一身份和基础保证了这一家族势力的久盛不衰,并经常能够获得政治上的重要地位。隋唐时期,这一身份和基础则已丧失,其家族成员主要为普通官吏,普遍政治地位不高。……

杜甫先祖在长安、襄阳、彭城、梁州时期,皆以勇武为特征、并兼备儒学修养,具有显著的以武为主、文武兼顾的家族传统。而隋唐时期,则丧失了高尚气力的勇武品质、文化修养成为其主要的甚至是惟一的立身资本,文儒传家成为其家族的主要传统。……

杜甫从出生(712-770)自唐玄宗天宝五年(746)由洛阳西归长安,至唐肃宗乾元元年(758)六月出贬华州,先后在长安及京畿生活了13年。其间:天宝十三年(754)前大都旅食在长安;天宝十三年秋后,因京师乏食遂挈家往奉先(今陕西省蒲城县)安置。天宝十五年(756)因“安史之乱”又自奉先挈家北迁白水(今陕西省白水县)。六月潼关失守,白水继陷,遂挈家逃难到耀县东南、富县南、寄家羌村。……是年八月,杜甫只身离羌村北上延安、欲出横山县而投奔甘肃灵武县,中途为安史叛军所得,被押至已沦陷的长安。唐肃宗至德二年(757)四月,自长安潜投凤翔县,五月十六日授左拾遗。因奏疏营救房惹触肃宗怒鳞,闰八月初一日被放还廊州省家。十月,即随肃宗返长安,仍在左拾遗任内。乾元元年(758)六月出贬华县、出为华州司功……

杜甫在长安的十年,无论在政治上或诗歌创作上,都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时期。命运不济的杜甫适逢盛唐气象尾声的唐帝国,各种尖锐、复杂的社会矛盾同时暴发出来。特别是“安史之乱”影响了他致仕之路,身处动荡社会底层而困居寄食、颠沛流离、接触广大劳苦群众的痛苦,逐渐认识到民间疾苦和唐帝国的危机。……生活的磨难使杜甫能够突破某些阶级的局限,从而在思想感情上接近于老百姓,从而由“放荡齐赵间,裘马颇轻狂。”的世官子弟,成长为“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的忧国忧民的爱国主义者。……时代造就了杜甫,艰难玉成了诗圣。正是在长安的十年,奠定了杜甫的生活和创作道路。

自断此生休问天!

杜曲幸有桑麻田,

故将移住南山边。

                                                             ——《曲江三章五句》

千百年来,关于杜甫在长安城南的居住地在何处?至今尚无定论。为此,数十年来笔者一直专注调研走访有关杜甫在樊川杜曲的居住地、诗词中的地名和民间传说……“杜陵斜晚照,水带寒淤。”“吊影夔州辟,回肠杜曲煎。”“杜曲花光浓似酒”“故里樊川菊,登高素原。”……诸多诗句表明:杜甫的居住地在终南山北麓、少陵原下的杜曲村。

在杜甫的诗词佳句中,有关杜曲地名诗句中有好几处。杜甫来到长安后移居在杜曲的少陵原畔,杜甫自称为“杜陵布衣”“少陵野老”“杜陵野客。”他的“杜曲幸有桑麻田”“杜曲花光浓似酒”“回肠杜曲煎”等诗句中,明确了他和家人在杜曲生活居住的真实所在。我先后采访过已故去的乡贤每曾辉、赵天恩、每清寿、每云九等老学究和赵福学、每福科、胡文华等老人分别与其座谈,了解世代相传与杜甫、杜氏家族有关的人和事、典故和传说等第一手资料。还分别多次同李志慧、王渊平、张军峰、张来善、曹韵、每天民、胡小鹏、王浩若、薛平、赵润会、王孝忠等人专程到杜西村老槐树、水洞坊、卧龙岗、杜曲老街道和杜北老村窑洞、院落实地调研走访,抚摸古槐、皂角树,砖雕、石刻和老井,街巷、老宅院等人文遗迹,倾听村里老人叙述思古的世代传说……

在长安区政协编著的《长安百村》第四部中,刘世森先生撰稿的《杜甫故里杜东村》有这样的叙述:……杜甫就居住在杜曲村,后移居另地。时隔30年,又回到杜曲居住。《杜甫在长安》一书载:杜审言在杜曲有庄园,杜审言是杜甫的祖父。杜甫自小跟随二姑母走亲戚常居住杜曲村。但因走的时间过长,对祖父杜审言的庄邸记事不清。杜甫骑驴到杜曲村找祖父的老住宅。时街人指“杜审言家在前头”。向前走,杜甫见古宅照壁内“青砖砌,竖神龛;敬地神,有残灰。”再推街门走进去,过照壁、瞧厢房,厅房、中门、过道、皆“一砖到顶,方砖铺地,踩石罗列。”该书又说“杜家少陵原上的旱地,樊川水地一千多亩。”难怪杜甫讲“杜曲幸有桑麻田”……

笔者通过实地多次调研走访、结合有关资料对杜甫的居住地有三种观点。

1.居住在杜西村。杜曲古镇的老街道半条街在杜西村,古时由于道路交通不便、而选择在繁华有商贸活动的老街道旁,往来交友购物极为方便。此外,杜西村有天然九龙汤泉水“水洞坊”,能饮用能洗浴能浇田地,为人们的生产生活提供条件,是上苍赐予百姓的恩惠。紧邻的帝王庙传说是杜氏家族的别墅,引流水洞坊的泉水进入宅院并在院内修筑鱼塘、亭子,植竹种花草和名贵树木,装扮庭院。帝王庙占地3-5亩,有房舍数十间。因唐王朝灭亡,杜氏家族迁徙它方,人们便将空院房屋供奉历代帝王……新中国建立后,帝王庙成为杜曲镇(杜曲公社)办公场所至1974年,杜曲公社搬迁到西汤公路后空院转卖给村民居住。可惜院内2-3人合抱粗的古槐树、几搂粗的油树等名贵古树被砍伐、令人扼腕叹息……

2.居住在杜北村。在樊川沿少陵原畔分布的村庄,除樊川可耕地外,大部分田地都在少陵原坡台田上。据传:杜甫家数百亩田地,除过樊川的田地栽桑务麻、种植麦子、谷物和蔬菜外,少陵原上大量田地出租给他人,收取部分地租而养家糊口。天宝十三年(754)杜甫刚移住杜曲,在接待太子家令李炎而作《夏日李公见访》诗:“远林暑气薄,公子过我游。贫居类村坞,僻近城南楼。旁舍颇淳朴,所须亦易求。隔屋唤西家,借问有酒不?墙头过浊醪,展席俯长流。清风左右至,客意巳惊秋。巢多众鸟斗,叶密鸣蝉稠。若遭此物聒,孰谓吾庐幽。水花晚色静,庶足充淹留。预恐樽中尽,更起为君谋。”其中用竹筛过醪糟事酒,邀文朋诗友在少陵原畔铺展草席饮酒赋诗的“墙头过浊醪,展席俯长流。”之诗句分别得到每曾辉、每云九等老先生的认同。杜甫邀请文朋诗友相聚,在杜北村面对樊川的高原平坦地上俯视河之水从南向北涌流,众人举杯畅饮并吟诗赋词,家人忙于制作醪糟稠酒的动人场景……村居淳朴,景色如画、自然酷似“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陶醉诗。……

3.居住在河旁。从杜甫诗句可看出,居住地的门前有水流过,门外山林苍翠,树上巢多鸟众,其鸣相和、树枝上的蝉鸣,叫声聒耳。近看莲花争艳,娴静清香。喧不碍静,暑气难侵;水光山色,幽意仍存。杜曲景幽,人更淳朴;相互关照、和睦相处……是年秋,霖雨连下60天,关中大饥。杜甫面对南山,坐在茅舍中、望着汹涌的河水和百姓的困境,写出了《秋雨叹三首》:“雨中百草秋烂死,阶下决明颜色鲜。”“秋来未曾见白日,泥污后土何时干!”“今秋乃淫雨,仲月来寒风。群不水光下,万家云气中。”……杜甫推己及人,深感霖雨给老百姓带来了天灾和困苦。由于京城物价暴涨,人多乏食,不得已多口之家的杜甫于天宝十三年(754)深秋,挈家到蒲城县……后弃官西行,离开关中,漂泊西南,再也没有回到魂牵梦绕的长安……

千百年来,追寻杜甫在杜曲的居住地是人们的共同心愿和苦苦追求。明嘉靖五年(1526)长安人张治道有感于杜甫无祠可供祭祀而集资在韦曲牛头寺南原坡处修建了杜公祠,后历经明、清和新中国数次修缮、整修和布置,让后人观瞻和凭吊……

 

(每小平:长安区作协理事、民俗委员会副主任,市作协会员,省柳青文学研究会会员,唐诗与杜甫研究会理事,区政协委员、区政协特聘文史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