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论方志学学科建设与人才培养

来源:牛润珍 时间:2019-05-13 15:34 点击:9 打印: 分享到:

方志事业的成败取决于人才,应尽快确立方志学学科在高等教育中的地位,造就高端专门人才。近代学术与学科的发展,方志学学科领域明确, 学科体系逐步形成,既是一专门学科,又是一综合学科,它涉及一个较大规模的学科群,诸如历史学、地理学、社会学、经济学等,其人才培养,由高等院校方志学专业研究生教育培养专门人才是最有效的途径。

一、应尽快确立方志学学科在高等教育中的地位

志书编纂乃千秋事,这项事业的成败得失取决于人才如何。人才培养有赖于教育,而教育特别是造就高端专门人才的高等教育须有专门的学科。然方志学在我国高等教育学科门类中被置于专门史之下,为三级学科。专门史原为历史学下二级学科,包括经济史、政治史、社会史等。就学科性质而言,方志学并非专门史,将方志学置于专门史之下,确确实实为不伦不类。虽然学科分类不合理,但由于许多学者不了解方志学,甚至不知方志学为何物,所以改起来亦难。由于学科设置有问题,学界又缺乏对方志学的认识,因此,方志学在高等教育与人才培养方面成了一门可有可无的学科。学科缺失,造成了高等教育在方志学人才培养方面的严重滞后。方志纂修事业对专业人才的需求与高等院校人才培养不能满足方志界人才需求的矛盾日益突出,并且已经严重制约了我国方志纂修事业的发展。要解决这一日益突出的矛盾,关键是抓紧方志学学科建设,构建方志学学科体系,把方志学列入高等院校博士、硕士研究生培养专业,可在一级学科中国历史之下,增设方志学为二级学科。实际上这也只能是一种临时过渡性的措施,方志学包涵的内容更宽广,其部分内容与中国历史有重叠与交叉,其全部内涵并非中国历史所能包括。方志学具有一级学科构架与体系,但还不具备把它列人一级学科的条件,其主要原因是:我国高等院校从事方志学研究的学者极少,师资严重缺乏,许多方志学课程开设不起来,如方志学理论、方志编纂学、方志工作管理等;更为严重的是,一些学者因某些志书质量欠佳而不能以客观的态度对待新编地方志,并忽视方志学学科;更有甚者,不知方志学为何物,学术偏见严重。因此,方志学虽具备一级学科特点,还无法把它列为一级学科,可以作为二级学科在中国历史之下,借助史学界的力量培育、发展,待其成熟之后,自然过渡为一级学科。

二、要重新认识方志学学科领域

方志学学科建设首先要明确学科领域。方志学是由志书编纂与研究而形成的学问。志书编纂体例的特点是按照事物的门类撰写。事以类聚,依时叙事,方志界将此归纳为“横排竖写”,这是志书区别于编年体、纪传体、纪事本末体等史书最明显的特征。志书可记多类事物,亦可专记某一类事物。其记述的地域范围可大可小,或记全世界,或记一国数国,或记某省市区县,或记乡镇村寨,或记某一山水等自然区域。志书的编纂可随记述对象不同,其内容门类可适当调整与伸缩。志书若按记述门类划分,可分为综合志书与专门志书。若按记述的地域划分,又有世界类志书,如林则徐《四洲志》、魏源《海国图志》、徐继畲《瀛寰志略》等,外国类志书,如王韬《法国志略》、黄遵宪《日本国志》等,此为中国人撰写的外国志书,还有外国人如日本、韩国所编写本国志书;中国类志书,包括一统志、通志、府州县志等,还有一类志书,既有地域性,又有专门性,如民族与宗教志,所记民族分布与宗教传播区域,往往不受一国疆界或某行政区域所限。再者,志书记述的重点是当代,详今略古,立足现实,在记述现实时,为了交代来龙去脉,追溯历史,梳理线索,辨明现实事物的由来,这一点也与历史书籍有明显的不同。因此,方志是图书文献中一大专业门类,已非传统意义上的地方志。地方志是志书的一大门类,但地方志并不能涵盖整个志书门类,这是近代以来学术与学科发展变化的一个结果。

三、方志学学科体系

历晚清、民国,直至改革开放新时期,方志事业的发展,造就了方志学学科的逐步形成,方志的独立性、专门性与专业性愈益突出、加强,方志学学科建设与人才培养愈益急需。学科建设与人才培养已经成为我国方志事业发展的瓶颈。就目前现状来讲,方志事业已成规模,但志书质量有待提高;方志队伍人员数量扩大,但系统受过方志学专门训练的专业人员较少。而且,方志学后继人才缺乏。老一辈著名学者大多谢世,如傅振伦、朱士嘉、谭其骧、史念海、方国瑜、黄苇、来新夏等,幸存者仅有仓修良等先生,然已近耄耋。常言曰:长江后浪推前浪,但在方志学界只见前浪,看不到后浪。龚自珍曰:“世之盛衰,皆观其人才。”方志事业也如此,兴盛在于人才。因此,方志学学科建设与人才培养是目前我国地方志工作最为急需的事情。

建设方志学学科须对方志学学科体系有一个明确的认识。方志学学科体系构成应当包括7个组成部分,亦即9个分支学科:

(一)历史,即方志发展史。历史包括两部分:一是志书纂修史,即志书发展史;二是方志学史,即方志研究的历史,亦即方志学学术史。

(二)理论,即方志学理论。理论包括三个层次:一是方志学原理,亦可称为方志哲学,用哲学阐述方志学基本原理,即用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回答、解释方志学重大理论问题,在唯物史观的基础上构建方志学理论体系。二是方志学概论,这是方志学理论的中间层次。由历史、理论而及方志编纂实践,又由实践而及方法,再由方法而及方法论。通过理论与实践的概括与总结,论述方志学知识系统,勾画出方志学思想与学科体系。三是方志学基础理论与知识,诸如什么是方志、方志学,方志的性质与特点,方志的功用等等。

(三)方志编纂与编寨学。包括编纂原则、宗旨、凡例、体例、体裁、内容部类划分、各部类编排、篇目拟设、构架设计、资料搜集、整理、取舍、各篇撰写、详略、行文、表述、文字、风格、图文说明、索引等等。还有大事记、概述、地理、人口、政治、经济、文化、社会、人物、艺文等各部类编纂的方法及学问。

(四)方志文献与文献学。地方志为古籍文献一大宗,旧志整理与研究既为文献学一分支,又有其专门性。此涉及校勘学、版本学、目录学、年代学、史讳学、辑佚、辨伪等学问,足以构成方志文献学。方志目录、综录、提要、旧志辑佚、资料类纂等,既是历史文献学的内容,又是方志学的重要构成。

(五)方志工作管理与管理学。包括志书编纂法律法规、业务指导、行政管理、社会参与、编纂组织协调、志书及资料管理与收藏、资源开发与利用等等。

(六)志书及资料管理、收藏及应用。包括方志馆建设、志书及资料保管、存藏、编目、数字化、修复、复制、国情地情研究、咨询等等。

(七)国外地方史志编纂与研究。日本、韩国、朝鲜、越南等东亚、东南亚国家受中国影响,也曾编有地方志,其修志情况及志书研究也是方志学研究的一项内容。

(八)中外地方史志比较研究。就中外地方志的编纂经验与成果进行交流,在交流的基础上作比较研究,促进中国地方志事业的发展。

(九)年鉴编纂与年鉴学。年鉴编纂巳归人地方志,现代方志学研究与学科建设也应包括年鉴学。

四、方志学所涉及的交叉学科

方志学是一门综合学科,它涉及一个较大规模的学科群。志书的综述、大事记、人物传及各部类内容的竖写,类似史书的写法,与历史学有不可分割的关系;其记述地理,包括舆地建置沿革、疆域变化、地质地貌、矿藏、土壤、植被、气候气温及自然环境等,综括了一地的历史地理与自然地理。同样,人口、民族、政治、经济、社会、民俗、方言等,也各涉及人口学、民族学、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民俗学、语言文字学等学科。因此,方志学学科建设,既要考虑本学科内部基本构成,还要考虑与相关学科打通,把方志学学科的综合性与专业性统一起来,建设现代新型方志学。

五、方志学人才培养

志书纂修已有近3000年的历史,志书研究与方志学探讨若从南宋算起,至今已有800多年。特别是近30年改革开放新时期,中国地方志事业突飞猛进,志书编纂与方志学研究成果丰硕,纂修机构与专业队伍规模扩大,同时,高素质的专门人才需求大而且急。然而,我国学科专业目录设置实际上并没有方志学,高等院校中没有一所招收“方志学专业”的硕士、博士研究生的学校,这就是说方志学人才培养还没有进人国民教育体系。2002年中国人民大学建设“史学理论及史学史专业”  博士点,笔者在设计博士生培养方案时,增设“方志学研究方向”,考入本专业的博士研究生,虽然也有以方志学研究为选题,撰写学位论文。然由于训练强度不够,专业训练又缺乏系统,仅开设有“方志学”一门课程,所以学生的方志学专业思想并不牢固,从事方志工作的信念并没有建立起来。因此在他们毕业后,大多去了校、出版社及其他部门。回顾十几年培养硕士生、博士生的经验,笔者深切体会到,由高等院校方志学专业研究生教育培养方志学专门人才是最有效的途径,只有建设好方志学学科,培养真正的方志学专业硕士、博士研究生,对学生进行严格、系统的专业训练,专业训练与新志编纂、旧志整理研究相结合,才能培养出方志学专业高端人才。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