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西安工委与西安解放

来源:韩橘风 时间:2019-07-15 15:50 点击:87 打印: 分享到:

我的父亲韩夏存,1941年底任中共陕西省委联络员,多次冒险向国民党统治区中共地下组织传达上级指示,了解国统区情况,并带领干部进出陕甘宁边区。1943年初,根据中央决定,中共陕西省委和中共关中分委合并,成立中共关中地委。由于原来的西安地下党组织屡次遭国民党特务组织的破坏,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共关中地委急于了解坚持在国统区的地下党员的情况,便于19458月,派我父亲秘密赴西安,考察并恢复国统区党组织与上级党的联系。他到西安后,经过艰苦的工作,先后恢复了西安师专、西安医专和大莲花池街中共小组,并把隐蔽下来的党员和积极分子情况向组织写出了书面报告。那年,我父亲24岁。

194651日,我的父亲和母亲经过八年抗战、八年恋爱,终于在边区结婚了。同日,民盟西北总支部青委主任委员李敷仁先生被国民党特务绑架枪杀于咸阳二道塬,因未击中要害,被当地群众救护。中共陕西省工委(19461月由中共关中地委抽调干部组成)得知后,立即派我的父亲前往营救。父亲立即告别我母亲奔赴咸阳,在中共地下组织及群众的协助下,他将李敷仁先隐藏在自己礼泉家中,又安全护送进陕甘宁边区。同年,他再次受命赴西安,将民盟西北总支部组织委员杨明轩先生秘密接到陕甘宁边区。

19475月,中共关中地委任命我的父亲为中共西安地下组织负责人。他与在西安坚持地下工作的崔一民、吴柏畅等同志一起,开展了一系列艰苦卓绝的工作。

他们积极开展统一战线工作,争取团结民主党派、上层民主人士、爱国知识分子和一切可以团结的人,壮大反蒋民主统一战线,在敌人的秦岭守备区、西北联勤补给区、伪政府和特务组织内都安插了自己的同志和内线。

他们积极发展西安地区的工人运动和青年运动,连续组织发动了以西安和西安周围大专院校学生为主的“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斗争和声讨国民党反动派制造“五二○”血案的群众运动,并慎重地在铁路局、热电厂等工厂和西北大学、省立师专等学校发展地下党员。

为配合人民解放军保卫陕甘宁边区和向关中挺进,他们组织和调动各方面的力量,搜集并向陕北传递了许多重要的军事情报,为我军连续取得青化砭、蟠龙、宜瓦、荔北等战役的胜利做出了贡献,如1948年宜瓦战役前夕,西北野战军司令员彭德怀致电关中地委,要求在三天之内将胡宗南在宜瓦地区整编29军的兵力部署、行动计划查清报告。当时派交通员去西安,仅来回路上就需三天,关中地委书记赵伯平即发动人员密切监视敌军的动向。与此同时,西安地下党组织已经搜集到29军两个整编师拟从洛川向宜川增援的重要情报,并由关中地委交通员孙光明第二天就送到旬邑马栏镇,解了关中地委的燃眉之急。西北野战军根据情报,在敌军必经的瓦子街设伏,取得了歼敌3万余人,击毙29军军长刘戡的重大胜利。宜瓦战役后,彭德怀司令员致电关中地委,称赞西安党组织和军事情报组的情报迅速、准确。

194812月,经中共中央西北局批准,中共西安市工作委员会正式成立,我的父亲任书记,朱子彤、崔一民任委员,后来,上级决定吴柏畅也参与工委工作。根据关中地委《对西安工作的布置》,他们首先抓中共的组织建设,统一了中共西安地下组织的领导关系,改变以前为隐蔽精干而停止发展党团员的方针,吸收经过长期对敌斗争考验的积极分子入党入团,至西安解放时,西安工委直接领导的党员有108名。

西安工委为了迎接西安的解放,积极宣传解放战争的胜利形势和党的方针政策,印发《将革命进行到底》《目前形势和党在1949年的任务》、毛泽东《关于时局的声明》等文件,在党员和基本群众中秘密传发,很快打开了工作局面。他们在保存和发展党、团及其他革命组织的同时,发动了260名左右的知识分子到解放区学习,为接管西安准备干部。

1948年秋,中共关中地委指示西安地下党组织迅速绘制敌军在西安城内军事防御工事图,还要求将飞机场周围的设施和城内敌人住址情况摸清,工委领导崔一民将这一任务布置给刘洛克同志,刘洛克冒着生命危险,用了两周时间,将西安城目测了四圈,然后晚上再根据记录标注成图,后交崔一民同志报关中地委,后来受到彭总和关中地委的表扬。

特别应当指出,中共西安市工委是一个团结战斗的集体,工作虽有分工,但是为了共同的革命目标,他们互相协作,密切配合,在很短的时间内,开展了一系列波澜壮阔的工作。面对人民解放军摧枯拉朽的攻势,胡宗南提出要“动员一切力量,武装保卫西安”,强迫大学、中学学生进行军事集训,我父亲分工负责学运工作,他和其他同志到各个学校,组织学生针锋相对地开展“反集训”罢课、请愿活动,这一点深得学生和家长的心,加上进步工商业者、民主人士的一致反对,胡宗南的军事集训始终没搞成。19491月,西安学校方面党的负责人张光庭等同志,因印发传递《将革命进行到底》等文件,被国民党特务逮捕,并于4月下旬遭到残酷活埋。面对敌人在覆灭前的疯狂反扑,西安工委立即行动,组织动员各方力量,安排已经暴露的党员和积极分子转移进入陕甘宁边区。针对胡宗南要在败退前对西安进行大爆炸、大破坏的阴谋,西安工委广泛组织以党团员为核心的护厂、护校组织,保护城市,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胡宗南在败退时,强迫要把西北大学等学校迁往汉中,西安工委立即在广大师生中布置开展“反迁校”斗争,学生们发传单、刷标语,教授们罢教、递交请愿书,连反动的三青团骨干也不愿意离开西安,当时的西北大学校长杨钟健先生亲自到南京向伪中央政府抗议,加上胡宗南败逃心切,“反迁校”斗争取得了全面胜利。工委在陇海铁路管理局组成由局长袁伯扬领导的护路团,统一指挥陇海线的护路工作。

情报工作不能是单一的,一条线,为便于上级掌握更多情报,综合分析,我父亲还亲自详细调查了敌人的武器弹药、人员编制、服装、粮食、驻地等情况,亲手编制成情报,报送关中地委。为配合人民解放军解放西安和西安解放后的接管工作,19494月,我父亲代表市工委向上级写了《关于接收西安的几点零碎意见》《西安工作三个月(四、五、六)方针与计划》,对接收人员入境注意事项、入境后的军事部署、粮食供应、宣传工作、中共地下组织的配合及其他有关接收等问题,提出了具体建议。同时,西安工委加紧进行动员原西安的地方武装和原政府人员起义,投向人民的怀抱,经过崔一民等同志反复争取,西安团管区已被我党掌握,司令王子伟少将在西安解放前夕宣布起义,立即控制了火车站、省医院、田粮处、军需处等重要地点,并对国民党部队遗留的散兵游勇进行缴械控制。民众自卫总队副总队长闵继骞根据市工委指示,派出队伍对国民党省市政府和重点工厂、银行、仓库进行巡逻守卫,使西安古城完完整整地交到人民手中。原市长王友直(兼民众自卫总队总队长)同意起义,并主动提出随胡宗南部南下汉中,争取更多的军事力量向解放军投诚。胡宗南在撤退时,对粮食、布匹、汽油等物资劫掠一空,在这种困难的情况下,工委仍想尽办法,动员内线和民族工商业者,筹集了大量粮食,秘密藏在西郊等地仓库里,使贾拓夫同志率领进入西安的几千干部、战士吃饭有了保障。由于朱子彤等工委同志们的出色工作,解放军六军先头部队到达三桥时,遇到事先被转移隐藏在那里的火车机车,工人们热情邀请部队乘上火车快速直奔西安。

1949520日早上,我父亲等接到情报,解放军已经从咸阳向西安进发,随即委派吴柏畅、刘洛克等同志往西安城西南方向分头迎接,中午11时许,他们引导大军从西门、勿幕门(小南门)攻入西安,只遇到了零星的抵抗,很快被镇压下去,被胡宗南统治了13年的古城宣告解放!

西安的解放是共产党的胜利,也是人民的胜利,人民群众自觉的抛弃了旧政权,迎接解放。大华纱厂、发电厂、邮政局、电信局、铁路局等得以完整保存,既有地下党的宣传组织,更多的是工人们自发的发动起来,监视敌特分子和一切可疑的人,挫败了敌人的多次破坏阴谋。解放军进城后,几万大军要补充军粮,崔一民找到老朋友、著名企业家薛道五先生求援,薛道五动员工商界人士在几天内筹集到5万袋面粉送给部队。青年学生、工人、店员在几天内就纷纷要求参军参干,这一切说明,得人心者得天下啊!

西安解放后,西北局于520日当日下达了“组成西安市委的通知”,父亲和朱子彤、崔一民都被任命为市委委员。64日,父亲在西安地下党与边区党会师大会上,报告了西安地下党以及西安工委的工作,西安工委胜利的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回顾老一辈革命者为西安解放所做的点点滴滴,让人心潮澎湃,热血沸腾!但是,长期战斗在国民党统治的中心城市,随时有献出生命的危险,父亲在多年的地下工作中对被捕、牺牲,还有叛变,见得太多太多,他也经受了许多的劳顿、饥饿、困苦,但他从不畏惧。19483月,他托人给转移到山西的妻子刘蓟捎去一个纸条,就表示:“无论怎样艰险,我决心坚持下去,我期望着,并坚信不久我们将在此欢聚。”这样的理想和信念,激励着他和他的战友们坚忍不拔、不屈不挠、前赴后继的为党和人民工作,奉献出自己的一切。可是,长期高压下高强度的生活,严重损害了他的身体,1954年他调到外交部,任亚洲司副司长,1955116日就因身患癌症去世,才34岁。外交部立的碑文说他“入党以后,十余年如一日,勤勉刻苦,努力完成党所交托的各项任务,是党的一个好战士”,习仲勋同志为他题词:“青年人的榜样”,马文瑞同志为他题词:“党的好儿子”,汪峰同志为他题词:“学习韩夏存同志对党无限忠诚,对人民无限热爱,对同志无限忠厚!

70年前的西安解放,我们这些原西安市工委的后代们绝大多数还没出生,但是经过多年的教育,他们的事迹我们一点都不陌生,时时激励着我们,他们像一座座丰碑,永远矗立在我们的心头!可以告慰先辈们的是,我们这里边没有出一个孬种,没有出一个花花公子,我们努力学习他们的榜样,为祖国为人民奉献了自己全部的工作年月,现在都已经光荣退休了。我们仍将继续向先辈们学习,紧跟上时代的步伐,把我们的毕生都奉献给党,奉献给国家,奉献给人民!

(作者系韩夏存之子,此文系作者为纪念西安解放70周年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而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