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西安革命烈士——张蔚森

来源:西安市地方志办公室 时间:2019-07-15 16:37 点击:77 打印: 分享到:

张蔚森(19061930),乳名群才,曾用名生才、雨生,化名陈生才、陈才,未央区三桥镇车张村人。

在陕西省立西安三中求学期间,张蔚森受共产党员教师雷晋笙、魏野畴、吕佑乾等先进思想的启迪,经常阅读一些介绍共产主义思想的书刊,接受革命思想熏陶。

19255月,加入中国夹产主义青年团,参加驱逐军阀吴新田的活动,并回到原籍向当地师生和农民揭露吴新田唆使士兵打伤一中学生真相和盘剥老百姓的暴虐行径,号召各界人士支援驱吴斗争。在此次学潮后,他转学到新民中学,翌年又转入省立一中。

19268月,张蔚森参加中共在省立一中举办的暑期学生学习班,并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12月初,他被选送参加魏野畴、张汉民在省立师范学校举办的政治队学习。其间,他经常参加街头宣传,多次进入教堂,向教徒宣讲帝国主义侵华罪行。学习结束后,他把共产党员丁世丰带到家乡车张村开展农民运动,安排其住在自己家里,并叮嘱弟弟给予关照。丁在他的支持下,于1927年春办起车张村农民协会,并组建长安县第一个农村党支部——中共车张村支部。

192710月,张蔚森被派往陕西国民革命军第二军甄寿珊部第三师任政治处处长。一次张蔚森及其好友、共产党员陈云樵从驻地雨金屯返回西安,途中遇到一个绅士,借口脚夫牲口摔了他,不仅不付钱,还动手殴打脚夫,他俩立即下车质问,那绅士竟蛮横地说:“你们算个啥,管起我的事来了!”听到这话,张蔚森怒喊道:“我们是专管天下不平事的!”说着,直逼绅士,提拳便打,那绅士只好抱头连连求饶道:“我给钱就是了……”

19285月,甄寿珊部搞“清党”,张蔚森离开甄部在西安与渭南一带活动。

192926日,中共陕西省委、共青团陕西省委被破坏,主要负责人被捕。31日,省委委员王林等以省委名义,召集渭南、富平、长安等县的党团负责人在渭南龙北乡白家庄白思堂家中开紧急联席会议,研究成立由7人组成的临时陕西省委,张蔚森被选为常委,负责组织、军事工作,并兼任渭南中心县委书记。同年8月,张蔚森在蓝田灞源街找到以开中药杂货铺为掩护的原陕东赤卫队第一中队长薛增平,帮薛在南塬恢复党组织,建立直属省委领导的党支部,并指示薛重建革命武装。经过近一年的努力,中心县委在渭南、华县、固市三地重建3个区委、11个基层党支部,党员发展到120余名,使渭、华地区的革命活动得以发展壮大。同年9月,临时省委迁到西安,张蔚森负责省委宣传工作兼西安市委书记。他想方设法为省委其他同志安排食宿,并用“笃信堂”(他家商号的名称)的名义与东大街一家绸缎庄建立了账项往来,以保证党的经费及党员们的生活接济。次年1月,张蔚森任省委宣传部长。他在莲花池王家巷租赁了一所房子,化名陈才,并将母亲弟妹接到西安城里,借以掩护工作。他在这里编辑了《省委通讯》,宣传党的《十大纲领》、《土地政纲》和其他方针、政策,组织了省委干部理论训练班。4月,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张蔚森根据中央精神,在省委会议上提出了借蒋、冯、阎混战之机建立革命武装、开展军事工作的意见,得到省委的同意。是年6月,张蔚森约曾在甄寿珊部任过营长的中共党员郑鹏飞以给甄部购买枪支为名,在西路组织一支农民游击队,并请在刘郁芬属下工作的吴新吾(张蔚森中学同学)帮忙,不料吴新吾向刘告密,张蔚森、郑鹏飞随即被捕。

他在狱中虽受重刑,但仍以坚强的意志,忍受着肉体折磨,一直没有暴露真实身份,敌人从未由他口中捞到任何口供。他在写给其妻的遗书中叮嘱:“好好保养身子,孩子出生后不分男女起名继志,扶养一年,你便火速改嫁……”另一遗言中,他回顾岳飞、文天祥、史可法等民族英雄之死后,感慨激昂地写道:“伟人尚如此,况我乎!请看战争连年,杀人盈野,灾荒遍省,死伤无数!死于盗匪者有之,死于瘟疫者有之,自杀者有之,我已身经六险而未死,现在一死何惜!”

193076日,敌人以“由沪潜入省府的共产党西北交通负责人、甄寿珊的匪探”等罪名将他枪杀于北关西火巷大明寺门前,年仅24岁。张蔚森牺牲后,西安人民赞誉张蔚森为“长安三杰”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