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陵县续志》(清光绪)

来源:西安市地方志办公室 时间:2019-12-31 14:50 点击:448 打印: 分享到:

清光绪《高陵县续志》,程维雍修,白遇道纂,8卷。光绪七年(1881)始修,十年(1884)刊印。程维雍,福建归化县(今福建省明溪县)人,光绪五年(1879)任高陵知县。白遇道,清西安府高陵县人,同治九年(1870)举人,十三年(1874)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光绪十年(1884),适其居丧在乡,应邀纂修《高陵县志》。该志卷首有高陵县续志全图,分别是县境全图,县境分图一、二、三、四,城池图,县署图,文庙学宫图和五渠图。全志共分地理志、建置志、祠庙志、户租志、礼仪抄略、官师传、人物、科贡闲传、邸宅陵墓、缀录等10门类。此志是雍正《重修高陵县志》的续志,体例仿明嘉靖《高陵县志》,记事止于光绪七年(1881)。北京图书馆、故宫博物院、民族文化宫、北京大学图书馆、上海图书馆、陕西省图书馆、陕西博物院、陕西师范大学图书馆、西北大学图书馆、南京地理所、台湾图书馆等存有原刻本。2007年《中国地方志集成·陕西府县志辑》第六册影印出版。


1

《清光绪·高陵县续志》贺瑞麟序

明吕文简公泾野先生《高陵志》为吾秦十名志之一,然则后之为《高陵志》者,岂易言续哉!明万历间有续,国朝雍正间有续,吾不知其视泾野志为何如。泾野志成于嘉靖辛丑,越三百余年,至光绪辛巳,而邑太史白子悟斋复续焉。悟斋之续志,知其难也,故例目一遵泾野之旧,惟无历数述而多缀录,此其少异于泾野者。

夫志凡以为民也,吾观悟斋之志矣,地理详水利,所以达民情;建置谨修举,所以恤民力;祠庙绌异端,所以正民心;户租严经界,所以悯民穷;礼仪明典制,所以易民俗;官师、人物、科贡、宅墓,纪善政,阐潜德,著节烈,征才艺,表流风余韵,所以示民则、兴民行;而缀录一篇,则又昭炯戒,资考览,亦无非敬民事而通民志。虽悟斋自谓不敢与泾野比论,然其民固于泾野无异也。即今所就,裨补教化,传信后艺,斯亦足以续泾野志矣。昔范醇夫作《唐鉴》,用伊川先生之说于中宗,每岁书帝在房州。伊川见之,乃曰:不谓醇夫相信如此。余不逮伊川万一,而悟斋此志,间采拙论义法谬入其中,殆如醇夫之于伊川。余滋愧矣。抑余更有说者,泾野初举于乡,即创志章,及及第为太史,志成,更历三十余年而后也。悟斋以太史丁艰归,逾年,辞不获已,乃续斯志,未及岁而蕆事,为时已迫,矧年久无征,又经兵燹之余,即偶未详备,亦势无可如何,而吾谓悟斋所以续泾野者,当更有在。泾野遗书具存,莅官風徽,皆本于生平甘贫改过之旨,求仁取善之心。悟斋行将还朝,益以泾野为师,使人谓高陵今日复有续泾野其人者,志特一端而已。况斯志成,并刻泾野旧志,邑人士又适刻泾野《内篇》,则是泾野之学,邑人亦将有续之者,且大为高陵之光,抑不止为高陵之光。要皆自悟斋高陵之续志始,岂不懿哉?

光绪甲申长至后二日,三原贺瑞麟复斋甫序。


贺瑞麟(1824~1893),清末理学家、教育家、书法家。同治九年(1870)创立正谊书院,主讲书院20年,精研程、朱之道,为时人敬重,被授予国子监学正衔,晋五品衔,编著有《朱子五书》《女儿经》《信好录》《养蒙书》《清廲文钞》《三原县新志》《三水县志》等。


2

《清光绪·高陵县续志》·程维雍序

高陵县隶古雍州,地当井鬼之次,名儒硕彦,代生其中。自泾野吕子创修志乘,历明季,迄国朝雍正十年,踵有增益,后遂无闻焉。其间政治风俗之沿革,与夫人文物产之兴衰,率散轶无可考,亦憾事也。

光绪巳卯,余来承乏,读旧志,漫漶特甚,思有以新之,并汇方遗闻,别为续志,以备一邑掌故。顾当兵燹灾祲之后,闾阎凋瘵,紘诵閺如,抚集招来,日不暇给,盖不惟秉笔之难其人也。越明年,时和岁丰,士民复业,适上台檄取县志,邑太史悟斋白君,方奉讳里居,余既造庐请悟斋,乃忱焉任之。辱不以俗吏见弃,往返商榷,择精语详。十一阅月而成书,条目体例,一仍泾野子之旧,文简而赅,事信而有征,推衍增益,而不逾其范,其必传也谂矣。

抑余闻之,人以地传,地亦以人传。论者谓秦多名志,如康对山之于武功,韩五泉之于朝邑,王渼陂之于户,乔三石之于耀,与泾野子之志高陵,皆名重一时,为读志者所莫能外。天下郡县,不知凡几,舆图所载,一二名胜险要之区,有以供游览而资考证,恒足介士大夫之齿颊。其在通都大邑,无事物可记,一过而辄忘其名者,曷可胜道。若武功、若朝邑、若户、若耀,乃因若人之书之存,并其地亦彰。人口耳间,非其验欤。高陵去省治不百里,风教所趋,甲于它邑。士苟有志,读其乡先生之书,因文以见道,勉如泾野子之修身立行,为闾风光。安见弹丸邑,不与都汉郡并峙千古哉!若夫补遗订坠,因时制宜,考成法之所当行,蠲民生之所未便,是则后起之责,而守斯土者之所厚望也夫。

光绪辛巳秋八月知县事归化程维雍谨序。

 

程维雍内蒙古呼和浩特人,时任高陵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