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平与东陵瓜

来源:西安市地方志办公室 时间:2020-05-20 16:11 点击:121 打印: 分享到:

召(shào)平,指秦东陵侯召平。《史记· 萧相国世家》:“召平者,故秦东陵侯。秦破,为布衣,贫,种瓜于长安城东,瓜美,故世俗谓之‘东陵瓜’,从召平以为名也。” 

这段文字的意思:召平原是秦朝的东陵侯。秦朝灭亡,召平沦落为平民,家渐贫穷, 隐居种瓜在长安城东,他种之瓜美味可口,所以人们称为“东陵瓜”,这是依照召平秦时的封号来命名。

召平种瓜的故事和他所种的“东陵瓜”对后世到底有多大影响,看看后来众多名人的文字便知。

魏·阮籍《咏怀》之九:“昔闻东陵瓜, 近在青门外。” 

南朝梁· 何逊《南还道中送赠刘咨议别》:“目想平陵柏,心忆青门瓜。” 

北周·庾信《周大将军吴明彻墓志铭》:“霸陵醉尉,侵辱可知;东陵故侯,生平已矣。” 

唐· 骆宾王《夏日游德州赠高四》: “一顷南山豆,五色东陵瓜。”唐·王维《老将行》:“路旁时卖故侯瓜,门前学种先生柳。”唐·杜甫《喜晴》:“千载商山芝,往者东门瓜。”唐·白居易《读史》:“秦时故列侯,老作锄瓜士。”唐·李商隐《永乐县所居一草一木无非自栽》:“芳年谁共玩?终老召平瓜。”唐·温庭筠《赠郑处士》:“醉收陶令菊,贫卖邵平瓜。” 

宋·苏轼《司马君实端明独乐园》:“子嗟丘中亲艺麻,邵平东陵亲种瓜。”宋·苏轼《次韵子由月季花再生》:“而今城东瓜, 不记召南茇。”宋·张元干《水调歌头·追和》:“举手钓鳌客,削迹种瓜侯。”宋·张炎《蝶恋花·邵平种瓜》:“卜隐青门真得趣。蕙帐空闲,鹤怨来何暮。” 

金·元好问《赠史子桓寻亲之行》:“瓜田故侯贫且病,爱莫助之徒自伤。” 

元·马谦斋《柳营曲•太平即事》:“傲河阳潘岳栽花,效门东召平种瓜。”

明·袁宏道《送焦弱侯老师使梁》:“莲开白社来陶令,瓜熟青门谒故侯。”

清·程先贞《哭卢南村先生》:“寂寞风摧陶令柳,凄凉雨打邵侯瓜。”清·钱谦益《戊寅元日偶读史记》之五:“闻道青门万会客,种瓜五色耀朝阳。”

在今日灞桥区,还真有一村子叫邵平店村。据《西安村落记忆》“邵平店村”记:该村古称东陵仓,清嘉庆《咸宁县志·隐逸传》载,公元前207年秦东陵侯邵平,字伯田,隐居本地而得名,他为秦始皇父守陵而封爵,清称东陵社。后有人在此设店故称邵平店。

设想一下,今日邵平店村如果有人开发出一种瓜,命名为“东陵瓜”,有这么一段历史在其中,也许会很快出名,并拥有美好的前景。

但是从更有影响的事件来讲,清嘉庆《咸宁县志》卷二十四将他列为“隐逸”好像并不合适。清嘉庆《咸宁县志》卷二十四记:邵平,故秦东陵侯。秦破,为布衣。贫,种瓜长安城东。瓜美,时俗谓之“东陵瓜”。

因为无论是《史记·萧相国世家》还是《汉书》卷三十九·萧何曹参传第九,在简介召平的文字前后,均详细讲述了他劝萧何不要接受赐封的事。

《史记》:“汉十一年,陈豨反,高祖自将,至邯郸。未罢,淮阴侯谋反关中,吕后用萧何计,诛淮阴侯,语在淮阴事中。上已闻淮阴侯诛,使使拜丞相何为相国,益封五千户,令卒五百人一都尉为相国卫。诸君皆贺,召平独吊。召平者,故秦东陵侯。秦破,为布衣,贫,种瓜於长安城东,瓜美,故世俗谓之‘东陵瓜’,从召平以为名也。召平谓相国曰:‘祸自此始矣。上暴露于外而君守于中,非被矢石之事而益君封置卫者,以今者淮阴侯新反于中,疑君心矣。夫置卫卫君,非以宠君也。原君让封勿受,悉以家私财佐军,则上心说。’相国从其计,高帝乃大喜。” 

《汉书》:“豨反,上自将,至邯郸。而韩信谋反关中,吕后用何计诛信。语在《信传》。上已闻诛信, 使使拜丞相为相国,益封五千户, 令卒五百人一都尉为祖国卫。诸君皆贺,召平独吊。召平者,故秦东陵侯。秦破,为布衣,贫,种瓜长安城东,瓜美,故世谓‘东陵瓜’,从召平始也。平谓何曰:‘祸自此始矣。上暴露于外,而君守于内,非被矢石之难,而益君封置卫者,以今者淮阴新反于中,有疑君心。夫置卫卫君, 非以宠君也。愿君让封勿受,悉以家私财佐军。’何从其计,上说。” 

所以说,召平劝萧何“让封勿受”,使萧何平安度过危险、取得了汉高祖刘邦的信任, 才是召平成名并流芳百世的关键。若非如此, 召平、“东陵瓜”也许都会淹没于历史。这就是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