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皇家寺院章敬寺

来源:西安市地方志办公室 时间:2020-05-20 16:16 点击:12 打印: 分享到:

唐长安城,各类寺庙众多,有的规模很大,章敬寺就是其一。位于唐长安城通化门外,大历二年(767)由大宦官鱼朝恩主持修建。今西安地铁一号线设有通化门站,是西安地铁1号线和西安地铁3号线的换乘车站。

关于章敬寺,《长安志》卷第十记:

章敬寺。大历元年(下原有“沅按:《唐书·鱼朝恩传》作大历二年”),作章敬寺于长安之东门,总四千一百三十余间、四十八院。内侍鱼朝恩请以通化门外庄为章敬皇后立寺,故以章敬为名。《代宗实录》曰:“是庄连城对郭,林沼台榭,形胜第一。朝恩初以恩赐得之,及是造寺,穷极壮丽。以为城市材木,不足充费,乃奏坏曲江亭馆、华清宫观风楼及百司行廨,并将相没官宅,给其用焉。土木之役,仅逾万亿。”《会要》曰: “因拆哥舒翰宅及曲江百司廨室,及华清宫之观风楼造焉。” 

《唐代长安词典》记:章敬寺,位于唐长安城通化门外。原为赐给大宦官鱼朝恩的东庄。是庄连城对郭,林沼台榭,为京城形胜之地。大历二年(767),鱼朝恩献庄为寺, 为代宗母章敬太后修荐冥福,故请以章敬为寺名,复加兴造,穷极壮丽。以都城材木不足用,鱼朝恩奏请毁拆曲江亭馆、华清宫观楼及百司行廨、将相没官宅给其用,土木之役,费逾万亿。寺内重殿复宇,有房舍四千一百三十余间, 共四十八院。次年正月,代宗亲幸章敬寺,度僧尼千人。贞元二年(786)五月十九日,德宗敕令云:章敬寺是先朝创造,从今以后,每至先朝忌日,常令设斋行香,仍永为恒式。贞元七年(791) 七月,德宗与皇太子及群臣临章敬寺, 并赋诗唱和,题之寺壁。德宗《七月十五日题章敬寺》诗中云:“招提迩皇邑,复道连重城。法筵会早秋,驾言访禅扃。”又云:“松院静苔色,竹房深磬声。境幽真虑恬,道胜外物轻。” 

“ 寺内重殿复宇, 有房舍四千一百三十余间,共四十八院。”唐代的建筑不像现在有高层,以每间房舍10平方米计,单单是建筑面积即有4万多平方米,再加上院落面积,可以想象一下,当时的章敬寺该有多大。

此寺规模之大,有史为证。《新唐书》记:784年,朱泚叛乱时,“骆元光屯章敬寺”。长庆元年(821)五月,太和公主许婚于回纥崇德可汗。七月,临行之时,穆宗亲自到长安通化门送行,百官亦于通化门外章敬寺前立班,仪卫甚盛,长安士女倾城纵观。

当时,鱼朝恩为了修章敬寺,甚至拆毁了华清官部分楼榭。后晋天福年间,华清宫不得已赐予道士,更名为灵泉观。

此寺规模之大、花费之巨,曾引起大臣多次进谏。

据史料记载,为了阻止修建章敬寺,大臣高郢两次上书反对,《全唐文》收高郢《谏造章敬寺书》《再上谏造章敬寺书》。

《新唐书》亦记:

高郢,字公楚,其先自渤海徙卫州,遂为卫州人。九岁通《春秋》,工属文,著《语默赋》,诸儒称之。父伯祥为好畤尉,安禄山陷京师,将诛之,郢尚幼,解衣请代,贼义,并贷之。宝应初,及进士第。代宗为太后营章敬寺,(高)郢以白衣上书谏曰:

陛下大孝因心,与天罔极,烝烝之思,要无以加。臣谓悉力追孝,诚为有益,妨时剿人,不得无损。舍人就寺,何福之为?昔鲁庄公丹桓公庙楹而刻其桷,《春秋》书之为非礼。汉孝惠、孝景、孝宣令郡国诸侯立高祖、文、武庙,至元帝,与博士、议郎斟酌古礼,一罢之。夫庙犹不越礼而立,况寺非宗祏所安、神灵所宅乎?殚万人之力,邀一切之报,其为不可亦明矣。

间者昆吾孔炽,荐食生人,百姓懔懔,无日不惕。遣将攘却,亡尺寸功,陇外壤地, 委诸豺狼。太宗艰难之业,传之陛下,一夫不获,尺土见侵,告成之时,犹恐有阙。况用武以来十三年,伤者不救,死者不收,缮卒补乘,于今未已。夫兴师十万,日费千金,计十三年,举百万之众,资粮屝屦,取足于人,劳罢宛转,十不一在。父子兄弟,相视无聊,延颈嗷嗷,以役王命。纵未能出禁财,赡鳏寡,犹当稍息劳敝,以噢休之。奈何戎虏未平,侵地未复,金革未戢,疲人未抚,太仓无终岁之储,大农有榷酤之敝,欲以此时兴力役哉?比八月雨不润下,菽麦失时,黔首狼顾,忧在艰食,若遂不给,将何以救之?无寺犹可,无人其可乎?然土木之勤,功用之费,不虚府库,将焉取之?府库既竭,则又诛求,若人不堪命,盗贼相挺而兴,戎狄乘间,以为风尘,得不为陛下深忧乎?

臣闻圣人受命于天,以人为主,苟功济于天,天人同和,则宗庙受福,子孙蒙庆。《传》曰:“德教加于百姓,刑于四海,天子之孝也。”又曰:“无念尔祖,聿修厥德,”“既受帝祉,施于孙子。”是知王者之孝,在于承顺天地,严配宗考,恭慎德教,以临兆民。俾四海之内,欢心助祭,延福流祚,永永无穷。未闻崇树梵宫,雕琢金玉之为孝者。夏禹卑宫室,尽力沟洫,人到于今称之。梁武帝穷土木,饰塔庙,人无称焉。陛下若节用爱人,当与夏后齐美,何必劳人动众,踵梁武遗风乎?及制作之初,支费尚浅,人贵量力,不贵必成,事贵相时, 不贵必遂。陛下若回思虑,从人心,则圣德孝思,格于天地,千福万禄,先后受之,曾是一寺较功德邪?书奏,未报。复上言:

王者将有为也,将有行也,必稽于众而顺于人,则自然之福,不求而至,未然之祸,不除而绝。臣闻神人无功者,不为有功之功;圣人无名者,不为有名之名。不为有功之功,故功莫大;不为有名之名,故名莫厚。古之明王积善以致福,不费财以求福; 修德以销祸,不劳人以攘祸。陛下之营作, 臣窃惑之。若以为功,则天覆地载,阴施阳化,未曾有为也;若以为名,则至德要道,以顺天下,未曾有待也;若以致福,则通于神明,光于四海,不在费财;若以攘祸,则方务厥德,罔有天灾,不在劳人。今兴造趣急,人徒竭作,土木并起,日课万工,不遑食息,搒笞愁痛,盈于道路。以此望福,臣恐不然。陛下戢定多难,励精思治,务行宽仁,以幸天下。今固违群情,徇左右过计,臣窃为陛下惜之。

不纳。

唐代大兴土木建众多规模宏大的寺院,一方面体现了唐都长安的富有;而另一方面, 唐朝的衰落、灭亡,与大兴土木,建设大量大规模的佛寺不无关系。

《咸宁长安两县续志》记:章敬寺在韩森社。唐元和初建。乾隆二十五年重修。同治回乱,寺毁。光绪二十五年又重修,郃阳教谕邵传有《碑记》:“先是,唐宪宗诏僧怀恽建造伽蓝胜所,敕题曰‘章敬寺’。规模壮丽,岁久凋落。乾隆时,乡人迎印可禅师于雁塔寺,始营建钟、鼓二楼,山门三间,改名万寿寺。至是,遂又重修。” 

章敬寺和万寿寺均已消失,但万寿寺塔尚存,位于今日西光中学南校区的操场上。


①  宗庙中藏神主的石室。引申指朝廷,国家。

②  草鞋。常泛指行旅用品。

③  谓抚慰病痛;安抚,笼络。

④  quègū,亦作“榷沽”。汉以后历代政府所实行的酒专卖制度;也泛指一切管制酒业取得酒利的措施。

⑤  这里与《长安志》的记载不符,《长安志》的记载更可靠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