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村史编撰的几个问题

来源:徐大明 时间:2020-09-18 10:05 点击:365 打印: 分享到:

多年来,随着农村城镇化的加快和人们“乡愁”意识的增强,不少行政村启动村史(或村志,下同)编撰工作,势头很好,这对于保护村落优秀文化,传承中国优秀历史文化无疑有积极的作用。

但也出现了不少影响村史质量的问题:1.忽视对村落基本或主要发展历史的记述。有的东拉西扯写了很多,甚至不乏艺术想象,但对村落形成,历史变革,重大发展阶段的事件、项目、活动、人物等主要内容,却缺乏记载。2.村史离开村落发展历史,写成村落历史常识介绍;有的罗列了很多属更大区域范围(全国、民族、氏族)等共同的历史信息,却和村落的历史发展没有联系衔接。3.目的性差,堆积资料不少,但缺乏重点记述,人和事都是流水账。4.违犯“述而不作”“述而不议”的基本规范,了解历史情况不深入,却急于在是非、善恶、功过等价值评价上大发议论。5.忽视历史沉淀史料的记述。村史变成村两委会工作宣传,近年村党支部、村委会工作成重点,村史成村两委会历史。6.忽视村里人和事的主体性。对本村在外的优秀人物介绍很多,但对常年生活在村里、对村里发展贡献很大的人却记述很少,引起村里人的心理反感。7.用语不规范。有的使用文学艺术语言,衬托、类比、形容、联想、感叹等都用上了,洋洋万言但史料性文字不多。笔者曾看到一篇5200文字介绍一个古镇的文章,把文学语言清理后仅2500字。8.详略差异太大。有一个地处古长安樊川胜地、宋朝就有的村落,村史去掉空话套话不到3000字,俨然进入村史馆展出;另一个历史也很古老的村,村史20多万字仍言犹未尽,定稿时不敢称村史称纪事。9.利用编撰村史投机牟利。有的以编撰村史牟利的职业杀手,趁村落拆迁机会,花言巧语说服村里干部签订几十万元编撰村史合同,根据村里的资料做简单交流,找些或拍些照片,把村里资料套进一个制式范本,再搞上花哨设计,即大功告成,村里干部不懂还满心欢喜。10.有的区县绕开政府地方志职能部门,由党委宣传部或文化部门负责,这不仅是对地方志工作部门同志的不尊重,更是对党政部门分工协作秩序的破坏,造成公共文化资源浪费。

令人担忧的是,这样积极性空前高涨的文化现象,如果缺乏指导,还会继续下去。如果继续由不同层次、不同背景、不同经验的作者按照各自的理解和偏好自行其是编村史,村史编撰就可能成为五花八门、参差不齐的文化乱象,村史就可能成为让人尴尬的文化垃圾,村史编撰就可能成为对不起历史的历史。

这里结合与西安市长安区近十个村村史编撰作者的座谈和对多本村史文本阅读、个人编著西安市长安区韦兆西村村史的经验,就几个问题提出看法,期待方家批评指导。

一、关于村史资料的评价与挖掘

丰富的有价值资料,是写好村史的基础资源。但现在几乎每一个村的情况是:没有现成的档案资料积累,必须也只有采取其他有效方式,搜集和挖掘资料,一般的村史编撰在这方面下功夫很不够,导致村史文稿肤浅空洞,东拉西扯。村史编撰要保证质量,必须在史料搜集上下大功夫。

从搜集内容上讲,一般要在社会治理、村务建设、文化教育、民风民俗、民间信仰、生产方式、产业发展、衣食住行、历史或优秀人物等方面下功夫。

搜集的方式,主要是是座谈会或单独拜访。座谈和拜访的对象主要是:1.当年参加工作的老干部、共产党员及其家属子女;2.历史上冤假错案的受害者及其家属子女;3.村里德高望重、记忆力好、表达清楚的老人;4.对村里和社会发展贡献大的各类人才及其子女。座谈可以是若干人若干次,单独拜访的对象尽可能多一些。座谈会可以区别年龄段(如民国时期、解放初期、五零六零后、七零后、八零后等),不同类别,如干部、妇女、能工巧匠、知识青年等。每次规模不要太大,一般不要超过十个人。无论是召开座谈会或单独拜访,可以有一个主要方面的引导性座谈提纲,但一定不要设限,避免限制座谈或拜访对象的记忆功能发挥。由于每一个人有相对的记忆偏好,有时同一件事会出现几个记忆版本,这就要通过多个老人的互相回忆验证,或借助其他文字资料佐证。

其次,通过查阅乡镇甚至区县有关专业档案资料,发现涉及村里发展情况的统计资料、村里重大事件和人物的单行材料等。

第三,收集各种志书(区县志,专业志如《教育志》《军事志》等)、史书(地方共产党党史)、政协文史资料等记载的村里史料。如隋末礼部尚书牛弘;首次为文献典籍散失上表朝廷,开民间献书之路;选举用人提倡先德行后才;不善言谈而恪尽职守;事奉皇帝尽礼,待下属仁厚;政务繁杂,卷不释手,食邑就在韦兆。牛弘八世孙牛僧孺历任唐宪宗、穆宗、敬宗、文宗、武宗宰相,儿子牛蔚、牛丛,孙子牛徽,都是权倾一时、廉洁奉公,德高望重的士大夫,其人格精神永远值得传承和弘扬。对这些历史人物,就需要通过资料梳理进入村史。

第四,通过报纸和其他媒体发现村里的历史资料。

无论采取哪一种方式搜集资料,一定要注意内容要素的完整性,一般应包括时间、地点、参与人、过程和结果。

二、关于村史的框架设计

在充分挖掘史料的基础上,按照史志结合体合理设计框架,把志书的横排竖写与史书的编年体及传记体相结合。用志书横不缺项的原则,保证史书内容主要方面的完整;用史书突出重点人和事详细记述的方法,对不同历史阶段有历史影响和道德精神教育意义工作、事件、活动、人物等做比较详细介绍。即用志书体把握框架,横排保证重点,保证村史内容涉及方面的基本完整;用史书的写法突出特点,努力使记述内容生动详细,避免资料堆砌。

框架设计要从村落发展的历史特点出发,有些在更大范围很重要、但在村一级没有多大实际意义的内容,没有必要列出,如政府管理、交通通信、公安司法、军事武装等。村史记述不在于它的普遍性,而在于它的特殊性;不在于它的完整性,而在于它的重点性;不在于它的资料性,而在于它的典型性。

根据村落的历史特点,村史记述主要内容一般应包括:1.村落历史变迁:本村的地理位置,村落形成及以后的发展变化;姓氏与人口;行政区划与管理的变动变化。2.农村经济发展:不同时期的农业基本建设、主要产业和特色产业。3.物质生活条件改善:道路、吃水、用电、通讯和住吃穿行用发展变化。4.文化(公共文化和产业文化)、教育(不同层次的教育)。5.医疗卫生(公共卫生、合作医疗、民间行医等)。6.民俗文化,包括传统节日、宗教信仰、民间信仰等。7.村落治理与村务建设。8.淳朴民风故事。9.历史和优秀人物等。

有些国家或上层自上而下统一安排部署的全国性或大范围工作,村落的选择实际上与干部群众的个人阅历、实践经验、精神文化、政策水平、道德水平有关。同一个政策,在不同民风民俗的村落,会有很大差异的理解和执行,出现差异很大的效果。村史记载,要从各村的实际发展情况出发,挖掘和记述村落发展独有的历史特点。

至于成稿后的书名,如果书稿资料性差和历史故事性很强,又是乡土教材的定位,应该突破“隔代修史”观念的束缚,叫村史最好。只要我们尊重史实,如实记述史实,我们的著述就一定经得起历史检验,称村史受之无愧。村史编撰对此应该有充分的文化自信和历史担当。

三、关于村史的记述重点

一个村的历史,是这个村里的人们为主体创造的;村里的发展,是村落人们世世代代辛勤劳动的历史成就。村民是村史的主人,也是村史记述的主体。村史记述首先和主要的应该是挖掘和展示村里的人和事,记述村落人们在发展中的辛勤付出、奉献、贡献,特别要充分挖掘和展示长期生活在村里,公而忘私、带头致富、乐于助人、热心公益、为民请命、见义勇为、仗义执言、处事公道,思想纯朴等人物,包括十几年、几十年如一日的老干部、老党员、老工匠、老医生、老教师、退伍军人等各行业德才兼备、德高望重的人员;记述对村落发展有过重要参与、支持的行政事业单位、企业界人士和各界人士(知识青年、驻队干部等)的感人事迹;选择性记述曾经在村里普通人身上发生,寓事于理的生动故事;某人在某方面很典型的一件事,同样可以作为记述内容。

从村落走出的人士,一般素质较高,取得成就显著,发展了自己,贡献了社会,也给村里人增加了光彩,应该给予介绍,以激励更多村里人特别是年轻人学习;但要注意每个人成功背后,支撑他们成功的精神世界的内涵挖掘和展示,体现对社会和村落发展的贡献,而不是一般的流水账式的职位、阅历、荣誉堆砌。

对村党支部、村委会的记述,应立足于两委会为人民谋福利方面的作为与贡献,主要写两委会促进村落发展的事情;党支部组织共产党员的活动、一般性事务活动,两委会自身建设等,如果与村里发展没有直接联系,不宜做介绍;两委会工作取得的一般荣誉不作记述,避免把村史写成村党支部、村委会史或村基层政权史。

从记述时间讲,村史的第一部是通史,应该从村落形成开始,但民国以前的资料搜集几乎不可能,只能借用其他史料。民国时期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七十年,则是要记述的重点,但各个不同时期的记述重点也有所不同。民国时期如抗日战争、国内战争对村落的事件性影响以及村落的革命性参与、社会治理中地方绅士的作用、民间信仰和民俗文化等。新中国成立后前三十年土地改革、农业合作化、人民公社、食堂化、大跃进、社教运动、文化革命时期的水利建设、农业优良品种、合作医疗、平整土地、集体劳动、农业学大寨、城市知识青年下乡等,都是必须记述的重点内容;后四十年的农村家庭承包、非农产业(社队企业与乡镇企业以及以后的非公有制经济、中小企业等)、村民自治、农业生产方式变革、农业税费改革、农民工、村民衣食住行变化、新农村建设、脱贫致富、文化建设、宗教信仰和民间信仰等,又构成新时期的特点。

属更大区域范围如乡镇乃至县域共同的资源信息(如气候、地貌、海拔、降雨;自上而下统一安排的与村落重大发展无关的一般性事务活动;与本村发展不直接的历史常识信息等非本村独有发展内容,不宜记述。属于自上而下推动的形式主义、官样文章等,在村里轰轰烈烈但无果而终的活动,再热闹都不要写。村史记述切忌无重点地眉毛胡子一把抓或流水账,这不仅没有突出重点,更是对重要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的不尊重。

在对村里有意义的重大事件进行比较详细的记述后,无论是村史或村志编撰,都没有必要再做大事记。

四、关于村史的精神家园目标

文以载道。在村史中充分展示村落人们的精神世界,充分记述村落具有道德精神意义的人和事,让村史成为人们的精神家园,是村史编撰的宗旨和核心。精神性是村史的生命力所在,离开精神家园的目标,村史就缺乏灵魂而失去意义。习近平同志说的“记住乡愁”,很重要的就是乡村精神家园建设。钱穆在《中国历史精神》一书中多次提出:研究历史,要在日新万变中,认识其永恒持续的精神;中国历史精神之最可宝贵之处就是道德精神。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所长卜宪群也曾说:一部地方志就是一方人的精神家园。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赵汀阳,在《历史之道:意义链和问题链》(《哲学研究》2019年第1期)中写道:“历史的意义在于思想,不是信息登记簿。”“历史所定义的精神世界与时同在而具有从未消退的当代性,就是说,历史的精神世界就是我们时时刻刻心在其中的精神世界,精神并没有在历史之外的另一个世界可以居留”。这些,对村史的精神家园建设具有很好的指导作用。村里的发展过程,也是村里人们精神世界、精神生活、精神境界发展变化的过程;一部村史,就是村落人们的精神史。村史编撰,应该尽可能把人们应该记起并传承的具有永恒持续的、从未消退的当代性道德精神记述下来,使人们通过阅读随时记起,更需要告知村里的后来人,进而转化成精神资源,成为个人自觉的道德精神,外化为自觉地德行。

使村史成为精神家园,有充分依据。村落是农耕文明的最后一块净土。农耕文明物质生产的落后方式不可重复,必须告别,但农耕文明敬畏自然、天人合一;辛勤劳动,简朴生活;邻里守望、和谐共生等传统美德,则具有超时空的永恒意义。这些美德,村民在村落发展的不同历史时期,都有自觉的表现、传承和坚守。村落发生的每一件事,每一个人的行为,都在自觉或不自觉体现着一种优秀传统文化的道德精神。随着岁月的流逝,斗转星移,沧海桑田,那些古旧的房子、窑洞,那些苍老挺拔的古树,那些古庙及在古庙里举行的神圣祭祀活动,那些激情燃烧岁月的忘我精神、战天斗地的勤劳精神等,都一去不复返了,但又可能会成为村里不少人的精神依恋、精神向往甚至精神图腾。特别是就目前村落而言,无论是住在村里的或在外拼搏的人们,大多数程度不同存在着孤单、寂寞、困惑、焦虑、浮躁、偏执、不安、颓废等精神现象,需要有一个精神家园的依归。村史通过故事中的一个人或多个人和一个人身上发生的一个或多个故事,充分记述发生在村落人们身上的可贵精神,唤起人们的精神记忆,给人们提供精神启迪,对于丰富人们的精神世界,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对于村落的精神文明建设与和谐社会建设,都具有特殊而普遍的精神文化意义。

村史的人物记述,应该主要展示个人人格上的道德精神,使之成为村里人人之为人的精神标杆,使人们看后有精神滋养的受益,给人一种精神目标、激励或鼓励,用这些平凡生动的真实故事,传承和丰富村落的历史精神。这里关键的问题是,村史编撰作者要对事件中的人物有自己的精神感知,才能把这些人物的精神世界展示出来,写出有精神内涵的文字。

村史完整的道德精神教育意义,也包括记述特殊时期的愚昧、狂热、极端、暴力、专制、恶政等对村里一些人的误解、屈辱、苦难和精神伤害以及人们不同方式的抗拒,如土地改革、农业合作化、人民公社、社教运动、文化大革命和改革开放过程中的过度市场化、城市化、功利化等。把这些带有伤害性质的沉痛故事或悲剧记述下来,给人们提供引以为戒的历史反思,也包括村民的集体反思,让人们“见不贤而内自省也”,从而发现良心,从另一个方面收到唤醒道德精神的效果。

笔者这次主编的村史,集中介绍德高望重、对村落和社会贡献较大的历史人物33人,行业优秀人物26人,淳朴民风故事记述23人,不同历史阶段事件中有道德精神教育意义的事件涉及58人,共139人。每一个人物的事迹和每一个事件中人物的行为,都在弘扬或唤醒一种道德精神。可以很有信心地说,村史编好了,就是对中华民族精神家园的丰富,可以成为中华民族精神家园一处虽小但充满精神滋养、精神花果的院落,不仅村里人,其他有精神需求的任何人进入村史这个院落,都可以有精神营养的汲取。

五、关于语言的规范性

语言规范,是保证和评价村史质量的重要标准,这里特别指出几点:

(一)坚持述而不作。首先,“述而不作”“述而不议”,是官修史书的优良传统,是史志公正性的主要特征,编撰村史必须遵循。其次,作者议论是对读者理解能力的不尊重。一般阅读史书的人都有一定理解能力,作者把真实的历史记述清楚,读者自然有自己的理解,作者没有必要画蛇添足。第三,由于种种原因,作者对史料的理解不一定符合历史的本质特征,如果理解肤浅或片面而在书中啰嗦表达,有可能误导读者。最后,醉心于对历史人物或事件评价,还可能导致作者在对历史的真实挖掘上浅尝辄止、随意取舍或以偏概全,影响史书的真实性。

(二)禁用文学语言。对一个村历史的记述,可以由作者根据自己的积累,选择认为合适自己的记述方式,可以是报告文学体,纪实文学体或其他文体;但如果称村史,就必须在体例、内容、语言上遵循史书记述的规范,尊重史实,记述准确,不道听途说,不凭空想象,不虚构夸张。

(三)讲求可读性。村史作为乡土教材,要尽可能注意语言的生动性和通俗性,增加故事性,尽量避免冷面孔、太呆板;避免专业性太强的语言;不能用宣传语言。从中国史志传统看,具体史实的记述,不用夸张性文学语言,同样可以感动读者。这在《左传》《史记》和不少优秀志书中都有充分体现。如《咸宁长安两县续志》第18卷《义行传》记载:“【梁世瑞】,字兆初,韦兆村人。幼入村塾,略识字。年四十,始专心读书,求通大义。每以风俗不古,世情浇薄为忧,因出赀刊《圣谕广训》,宣讲《拾遗先正格言》,往来远近村庄,反复讲解,足使闻者猛省。又好施舍,周恤贫乏,夏茶冬粥,捐棺木,置义茔,事属义举,罔不办者。辛丑岁饥,出粟二十石以救人,己则日食一粥,盖世瑞家故不丰也。”这里全部是记述史实,没有任何形容语言,但同样把一个全心布道,诲人不倦;热心公益,扶贫济困;自己则生活节俭的高尚道德形象生动展示出来,让读者看后肃然起敬。

六、关于地方志部门的指导服务

地方志工作部门承担对村史编撰工作的指导服务,守土有责,当仁不让。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样发挥好职能优势和专业优势,做好指导服务工作。我以为,传统的工作经验加上责任心就可以达到工作效果。

首先,搞好调查研究。组织专人对已经完成或正在开展村史编撰工作的行政村进行调研,根据调查结果,借鉴外地村史编撰经验,就村史编撰的资料搜集、框架设计、重点内容、记述规范等提出具体的操作性较强的指导意见。调研要深入实际接地气,多听取,多对话,发现民间高手,不可以权威自居居高临下,自以为是地指手画脚,最后失去权威性。

其次,加强具体指导。集中培训村史撰稿人员。组织人员,指导各村制定编撰工作方案和编撰大纲,总结推广村史编撰工作的好经验,发现和纠正问题。指导服务过程,注意与乡镇、街道办的联系,发挥和保护好乡镇、街道办的积极性。有的几个行政村,早年就是一个行政区域、一个文化单元或经济、社会、文化生活交集比较多的,可以联合写村史。村落形成历史比较晚,历史发展过程有意义人和事不多的,也可以建议暂时不写。

第三,组织出版工作。以保证质量,降低成本为目的,争取区县财政资助,采取丛书的形式,组织好村史出版工作。不具备出版条件的,可以作为乡村的内部教育资料。

第四,发挥文化作用。“文以化人”是编撰村史的目的。通过多种有效方式,使村里人通过读村史了解村里的发展历史,受到道德精神教育,增加对村落的感情:主动协调乡镇或街道办党委政府,把村史作为各村党员培训、干部教育的内容之一;争取户均一册,在外人员人均一册,成为关心村落发展人们的床头书;纳入乡土教材,让村史成为学生人文教育的读本;利用村史馆,突出、形象地展示村史中具有典型道德精神教育意义的人和事。

(作者曾任西安市长安区地方志办公室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