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朝宰相——太平(贺惟一)

来源:西安市地方志办公室 时间:2020-09-18 10:22 点击:347 打印: 分享到:

元代是蒙古族入主中原后建立的王朝,因此民族歧视较为严重。元时,人分四等:一等蒙古人,二等色目人,三等汉人,四等南人。这种社会等级分化在官僚任用上体现的非常明显,汉人很难成为朝廷重臣。虽在元初统一战争中王文统、史天泽得以进入中枢机构,但正常情况下省院台三署正官非蒙古人不能任,甚至行省一级也非汉人所能问津。然而到元朝将亡时,中书省却出现了有权势的汉人宰相,这在元代堪称独一无二。有趣的是这个在不太平的动乱年月上台的人,名字却叫“太平”,他也是宋元时代除寇准外当过宰相的陕西人。

太平(1301—1363年)是奉元路鄠县(今西安市鄠邑区)人。原名贺惟一,字允中,其父贺胜,是元朝亲军都指挥使。初,胜以非罪死,贺惟一年尚幼,泰定帝雪其父冤而抚恤之。贺惟一资性开朗正大,虽在弱龄,俨然如老成人。尝受业于赵孟頫,又师事云中吕弼。贺惟一始袭父职,后来升任工部尚书、辽阳行省左远相等要职,是当时权势炙手可热的少数汉臣之一。当时蒙古贵族别儿怯不花与脱脱争权夺利,脱脱先被排挤辞相,别儿怯不花旋亦得罪。拉帮结派的蒙古贵族相持不下,贺惟一意外成为宰相。公元1357年,元顺帝以任命其为左丞相,他以元朝祖制不以汉人为相而固辞。元顺帝遂赐他以蒙古姓,改名太平,算是不违祖制,于是一个汉人便以蒙古姓名登上了元朝的相位。当时,元未农民战争已进入高潮,红巾军三路北伐,其东路军势如破竹一直逼近到距大都仅几十里的柳林(今北京通县南)附近,朝臣纷纷议论迁都事宜。太平了解到红巾军的弱点,设法安定人心,从河南调来刘哈刺不花的元军,一举击败这支东路红巾军,迫使红巾军退走,大都转危为安。在内政方面太平外结刘哈剌不花等将领,内结中书左丞成遵、参知政事赵中等一批汉臣极力巩固自己的地位,并利用蒙古贵族间的矛盾排挤右丞相太不花。公元1358年,他指使御史助奏太不花“缓师拒命”,使元顺帝将太不花革职,太不花逃到其部将刘哈剌不花处,刘哈剌不花却已倒向太平,遂把太不花逮捕处死。太不花以拥有重兵的蒙古贵族而登相位又是皇后的亲族,在一向重蒙轻汉的元朝被汉人左远相所杀,实为惊人之事,由此可见太平突出的手段与才干。

然而,生当不太平之世的太平终于也没能摆脱失败的命运。随着元末社会总危机的爆发,元统治内部的争斗也愈演愈烈。顺帝的第二个皇后奇氏,企图发动宫廷政变,迫使顺帝禅位给她所生的太子,于是召太平示意,太平却并未理会。因此,奇氏与太子结怨于太平,使人劲奏太平的亲信成遵与赵中,以中伤太平。公元1359年,成遵、赵中被诬陷而死于狱中,太平请辞去相位。公元1363年,蒙古人右丞相搠思监受太子指使弹奏太平,太平在流放途中被迫自杀。


附:《元史》卷一百四十列传第二十七

太平,字允中,初姓贺氏,名惟一,后赐姓蒙古氏,名太平,仁杰之孙,胜之子也。初,胜以非罪死,太平年尚幼,泰定帝雪其父冤而抚恤之。太平资性开朗正大,虽在弱龄,俨然如老成人。尝受业于赵孟頫,又师事云中吕弼。太平始袭父职,为虎贲亲军都指挥使,寻擢陕西汉中道廉访副使。文宗召为工部尚书,都主管奎章阁工事,又除上都留守同知。顺帝元统初,命为枢密副使,寻升同知枢密院事,迁御史中丞。时中书有参议佛家闾者,憸人也。御史劾其罪,时宰庇之,事寝不行。太平辞疾卧家。至正二年,诏起为中书参知政事,辞。进右丞,又辞。会御史祁君璧复劾佛家闾,黜之,乃起就职。宗室诸王岁赐廪食衣币不均,太平请于帝,均其厚薄。守令多失职,请选台阁名臣充之。仍遣使核其治行,其治最者则增秩,赐金币。辽、金、宋三史久未克修,至是太平力赞其事,为总裁官,修成之。时粟贵而金银贱,太平请出官本,委官收市之,所得不赀,其后兵兴,卒获其用。四年,升中书平章政事。五年,迁宣徽院使。宣徽典饮膳,权势横索,太平取簿阅之,惟太常礼仪使阿剌不花一无所需,太平因言于帝,请擢居近职,且厚赐之。

六年,拜御史大夫。故事,台端非国姓不以授,太平因辞,诏特赐姓而改其名。七年,迁中书平章政事,班同列上。国王朵而只为左丞相,请于帝曰:“臣藉先臣之廕,蚤袭位国王,昧于国家之理,今备位宰相,非得太平不足与共事。”十一月,拜太平左丞相,朵而只为右丞相。太平辞,帝不允,仍诏示天下。明年正月,诏修后妃、功臣传,特命太平同监修国史,盖异数也。太平请僧道有妻子者勒为民以减蠹耗,给校官俸以防虚冒,请赐经筵讲官坐以崇圣学,立行都水监以治黄河。举隐士完者笃、执礼哈郎、董立、张枢、李孝光。是时,天下无事,朝廷稽古礼文之典,有坠必举。平生好访问人才,不问南北,必记录于册,至是多进用之。

初,脱脱既罢相,出居西土。会其父马札兒台卒,太平力请令脱脱归葬,以全孝道。左右以为难,太平曰:“脱脱乃心王室,大义灭亲,今父殁而不克奔讣,为善者不几于怠乎!”为之固请,以故脱脱得还。脱脱既得还朝,即拜为太傅,然不知太平之有德于己也,因汝中柏谗间成隙,遽欲中伤之。是时,中书参政孔思立等皆一时名人,太平所拔用者,悉诬以罪黜去。九年七月,罢为翰林学士承旨,既又诬劾其过失,而并论其子也先忽都不宜僭娶宗室女。脱脱之母闻之,谓脱脱兄弟曰:“太平好人也,何害于汝而欲去之。汝兄弟若违吾言,非吾子也。”侍御史撒马笃扬言于朝曰:“御史欲害正人,坏台纲,如天下后世何?”即卧病不起。故吏田复劝太平自裁,太平曰:“吾无罪,当听于天,若自杀,则诚有慊矣。”遂还奉元,杜门谢客,以书史自适。

河南盗起,十五年,诏命太平为江浙行省左丞相。未行,改为淮南行省左丞相,兼知行枢密院事,总制诸军,驻于济宁。时诸军久出,粮饷苦不继。太平命有司给牛具以种麦,自济宁达于海州,民不扰而兵赖以济。议立土兵元帅府,轮番耕战。十六年,移镇益都。未几,除辽阳行省左丞相。籴粟以给京师,处置有法,所致甚多而民不扰。十七年五月,召为中书左丞相。时毛贵据山东,明年,由河间入寇,官军屡败,渐逼京都,中外大骇,廷议迁都以避之,和者如出一口。太平力争以为不可,起同知枢密院事刘哈剌不花于彰德,引兵击之,大败贼众,京城遂安。会张士诚以浙西降,而晋、冀、关陕之间,察罕铁木兒屡以捷奏闻。于是中外人心翕然,有中兴之望矣。

太平又考求,凡死节之臣,虽布衣亦加赠谥,有官者就官其子孙,人尤感动。当时右丞相搠思监家人以造伪钞事觉,刑部欲连逮搠思监。太平力为解之,曰:“堂堂宰相乌得有此事,四海闻之,若国体何!”搠思监既劾罢,太平所得俸禄多分馈之。

二皇后奇氏与皇太子谋,欲内禅,遣宦者资正院使朴不花谕意于太平,太平不答。皇后又召太平至宫中,举酒申前意,太平依违而已。是时,皇太子欲尽逐帝近臣,又令监察御史劾帝亲昵臣御史中丞秃鲁铁木兒,未及奏而所劾御史被迁为他官,皇太子疑也先忽都泄其事,益决意去太平政柄。知枢密院事纽的该闻而叹曰:“善人国之纪也,苟去之,国将何赖乎!”数于帝前左右之,以故皇太子之志未及逞。会纽的该死,皇太子遂令监察御史买住、桑哥失理劾左丞成遵、参政赵中等下狱死,以二人为太平党也。太平知势有不可留,数以疾辞位。二十年二月,拜太保,俾养疾于家。台臣奏言以谓当时事之艰危,政赖贤材之宏济,太平以师保兼相职为宜。帝不能从。会阳翟王阿鲁辉铁木兒倡乱,骚动北边,势逼上都,皇太子乃言于帝,命太平留守上都,实欲置之死地。太平遂往。有同知太常院事脱欢者,也先忽都故将也,闻阳翟王将至,乃引兵缚王至军前,太平不受,令生致阙下,北边以宁。太平终不以为己功。未几,诏拜太傅,赐田若干顷,俾归奉元。帝欲以伯撒里为丞相,伯撒里辞曰:“臣老不足以任宰相,陛下必以命臣,非得太平同事不可。”于是密旨令伯撒里留太平毋行。太平至沙井,闻命而止,宿留久之。皇太子恶其既去而复留也,二十三年,令御史大夫普化劾太平故违上命,当正其罪。诏乃悉拘所授宣命及所赐物,俾往陕西之西居焉。搠思监因诬奏之,安置土蕃,寻遣使者逼令自裁。太平至东胜,赋诗一篇,乃自杀。年六十三。二十七年,监察御史辩其非辜,请加褒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