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府志》序二

来源:西安市地方志办公室 时间:2020-11-18 10:16 点击:236 打印: 分享到:

国家重熙累洽①,久道化成,輶轩②所达,山陬海澨③,遗书逸典,靡不兼采毕献,以充金匮石室之藏,甚盛际也!余自维梼昧④,早岁通籍,仰承恩命,由兵曹观察畿辅,不一岁复荷新纶,旬宣兹土。

夫西安为古雍州形胜之地,丰镐既宅,下逮秦、汉、隋、唐,代建皇畿。神皋奥区,龙兴虎视,其中疆索、山川、民物、政教,因革损益,宪古证今,迥非列郡所能方驾。己亥秋中莅任以后,访宋敏求所修《长安志》于藏书家,不可得,因取州县所修志籍详加披览,率皆近代甄辑,体例杂书,言人人殊,难以征信。未几而郡守舒君以新修府志来上,复请序以弁其端。阅之始知今大中丞毕公于丙申入觐,有修明志乘之奏,是编则江宁严侍读(长明)所纂辑者也。余与侍读于乾隆戊子岁相与奉笔机廷,后先五载,深悉其媕雅闳通,为当代著作巨手。兹阅是编,甄综群籍,原本史裁,而太守舒君复为参稽案牍,斟酌民言,俾一郡之掌故,眉列掌示,宜于古,不悖于今,信乎!可备是邦之文献而资贤守之设施矣。

昔汉萧相入关,先取图籍,厥后《三辅黄图》《西京杂记》《两京道里》《咸镐故事》诸书,摛文隶事,艳溢缥缃,然存亡率多参半。传者如程泰之之《雍录》、何大复之《雍大记》,或失之烦,或失之简。求能综括古今而复折衷典则如今所著者,方之于古,岂易觏耶?

余自从宦以来,久疏简毕,近岁复奉命从征西南徼外,戎马驰驱,更滋荒率。今者方莅兹土,而皇然大著适观厥成,良深庆幸。微君请,亦将欣然泚笔以序之也。继自今甘露时雨,沐浴湛恩,名山大川,扬诩盛德,上以备四库之储藏,下以佐三辅之化理,胥在于是,不其(袆)[祎]⑪欤!

是为序。

乾隆己亥秋九月望,陕西承宣布政使尚安撰。

 

①重熙累洽,熙:光明;洽:谐和。指国家接连几代太平安乐。汉·班固《东都赋》:“至乎永平之际,重熙而累洽。”

②輶(yóu)轩,古代使臣乘坐的一种轻车。

③山陬(zōu)海澨,山隅和海边。泛指荒远的地方。

④梼(táo)昧,愚昧。多作自谦之辞。

⑤媕(ān)雅,情致高雅。

⑥闳通,犹豁达。宋代曾巩《上欧阳学士第一书》:“执事将推仁义之道,横天地,冠古今,则宜取奇伟閎通之士,使趋理不避荣辱利害,以共争先王之教於衰灭之中。”

⑦摛(chī)文,铺陈文采。

⑧隶事,以故事相隶属。谓引用典故。

⑨觏,遇见。

⑩简毕,简札。

据文意改。祎,美好之意。


尚安(宜绵)(?—1812)鄂济氏,初名尚安,满洲正白旗人,清朝大臣。由兵部笔帖式①充军机章京,累迁员外郎。从征金川,进郎中。乾隆四十三年,出为直隶口北道,擢陕西布政使。四十七年,擢广东巡抚,以盐商沈翼川狱瞻徇,褫职,戍新疆。寻予四品衔,充吐鲁番领队大臣。石峰堡回乱,驻守平凉。历库车、喀什噶尔办事大臣,乌鲁木齐都统。五十九年,入觐,道经固关,值水灾,饬官吏赈抚,高宗嘉之,命改名宜绵。六十年,授陕甘总督。

①笔帖式,指清代官府中低级文书官员、执掌部院衙门的文书档案的官员,主要职责是抄写、翻译满汉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