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汉将军——苏 建

来源:西安市地方志办公室 时间:2020-11-18 11:32 点击:147 打印: 分享到:

在中国,苏武应该家喻户晓,原因则在于“苏武牧羊”的故事。苏武于天汉元年(前100年)奉命以中郎将持节出使匈奴被扣留,匈奴贵族多次威胁利诱,欲使其投降;后来将他迁到北海边牧羊,甚至扬言要公羊生子方可释放他回国。苏武历尽艰辛,留居匈奴十九年持节不屈后回归汉朝。后来汉宣帝将苏武列为麒麟阁十一功臣之一,褒赞他爱国忠贞的节操。

其实,苏武之所以如此,与其父亲不无关系,因为其父亦是一位抗击匈奴的将领。

苏建,杜县(今陕西西安东南)人,西汉将军。元朔二年(前127),以校尉随车骑将军卫青北击匈奴,收复河南地(今内蒙古鄂尔多斯市、河套等地)。以军功封平陵侯。汉朝廷在新收复地区置朔方和五原郡,从关东迁徙十万人开发充实朔方。苏建以将军身份负责建筑朔方城。升任卫尉。元朔五年(124)、六年(123)先后以游击将军、右将军多次随大将军卫青出击匈奴。最后一次,苏建和赵信共率领三千多骑兵和匈奴单于数万骑兵相遇,激战一天多,因众寡不抵,赵信率残军八百多人投敌。苏建全军战殁,只身逃归。按军法,应该斩首。武帝赦其死罪,赎为庶人。以后又出任代郡太守,死于任所。

关于苏建其人,《汉书》卷五十四·李广苏建传·第二十四——“李广  孙陵  苏建  子武”中有专门记载,虽然文字不多。

庶人重获任用,历史上并不多见,充分说明苏建的能力得到各方认可。

《汉书》之所以将李广和苏建列为一卷,其原因在于二人都是抗击匈奴的著名将领,但是将李广的孙子李陵和苏建的二儿子苏武同时列入,则明显带有比较之意。因为李陵虽出于无奈,在匈奴生活二十余年,最终客死他乡,毁了西汉名将李广的英名。而苏武持节不屈回国,成为西汉尽忠守节的著名人物。从这一过程中也不难看到,前期,苏武“少以父任”,后期苏武名扬天下,很好地诠释了中国一句老话:“子以父贵,父以子荣”。

《汉书》卷五十四卷尾的史家评论很能说明问题。

赞曰:李将军恂恂如鄙人,口不能出辞,及死之日,天下知与不知皆为流涕,彼其中心诚信于士大夫也。谚曰:“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此言虽小,可以喻大。然三代之将,道家所忌,自广至陵,遂亡其宗,哀哉!孔子称“志士仁人,有杀身以成仁,无求生以害仁”,“使于四方,不辱君命”,苏武有之矣。

 

附:《汉书》

苏建,杜陵人也。以校尉从大将军青击匈奴,封平陵侯。以将军筑朔方。后以卫尉为游击将军,从大将军出朔方。后一岁,以右将军再从大将军出定襄,亡翕侯,失军当斩,赎为庶人。其后为代郡太守,卒官。有三子:嘉为奉车都尉,贤为骑都尉,中子武最知名。

武字子卿,少以父任,兄弟并为郎,稍迁至栘中厩监。时汉连伐胡,数通使相窥观,匈奴留汉使郭吉、路充国等,前后十余辈。匈奴使来,汉亦留之以相当。天汉元年,且鞮侯单于初立,恐汉袭之,乃曰:汉天子我丈人行也。”尽归汉使路充国等。武帝嘉其义,乃遣武以中郎将使持节送匈奴使留在汉者,因厚赂单于,答其善意。武与副中郎将张胜及假吏常惠等募士斥候百余人俱。既至匈奴,置币遗单于。单于益骄,非汉所望也。

方欲发使送武等,会缑王与长水虞常等谋反匈奴中。缑王者,昆邪王姊子也,与昆邪王俱降汉,后随浞野侯没胡中。及卫律所将降者,阴相与谋劫单于母阏氏归汉。会武等至匈奴,虞常在汉时素与副张胜相知,私候胜曰:闻汉天子甚怨卫律,常能为汉伏弩射杀之。吾母与弟在汉,幸蒙其赏赐。”张胜许之,以货物与常。后月余,单于出猎,独阏氏子弟在。虞常等七十余人欲发,其一人夜亡,告之。单于子弟发兵与战。缑王等皆死,虞常生得。

单于使卫律治其事。张胜闻之,恐前语发,以状语武。武曰:事如此,此必及我。见犯乃死,重负国。”欲自杀,胜、惠共止之。虞常果引张胜。单于怒,召诸贵人议,欲杀汉使者。左伊秩訾曰:“即谋单于,何以复加?宜皆降之。”单于使卫律召武受辞,武谓惠等:“屈节辱命,虽生,何面目以归汉!”引佩刀自刺。自抱持武,驰召医。凿地为坎,置煴火,覆武其上,蹈其背以出血。武气绝,半日复息。惠等哭,舆归营。单于壮其节,朝夕遣人候问武,而收系张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