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依申请公开 信息公开 办事指南 组织机构 政民互动 行政权力事项 规划计划 投稿信箱 它山之石 迎接党的十九大


汉元帝皇后王政君的发家史

作者:西安市地方志办公室 时间:2017-11-17

稍有历史常识的人对王莽代汉建立新莽王朝都比较熟悉,但许多人并不知道,这一重大历史事件与王莽的姑母王政君入居汉宫成为汉元帝皇后有极大的关系。如果不是《母仪天下》等相关电视剧的播出,王政君这一历史人物可能还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

一、从“克夫”命到贵为皇后

王政君(前7113),魏郡元城(今河北大名县东)人。父亲王禁少年时就在长安学习法律,曾担任廷尉史(秘书),以嗜酒好色、妻妾成群闻名京师,生有八男四女,子王凤、王曼、王谭、王崇、王商、王立、王根、王逢时;女王君侠、王政君、王君力、王君弟;其中次女王政君系其与妻子李氏所出。据传说李氏在身怀王政君时,曾梦月入怀,视为异兆,因此其出生后备加珍爱。王政君长大后,性情温顺,聪慧好学,读书识字做女红,样样精通。到十四五岁时出落得闭月羞花之貌,先许配给一户人家,但还没有过门男方就突然得病暴亡。后来汉宣帝的第三个儿子、受封为东平王的刘宇久闻王政君美艳之名,便登王府之门聘她为姬妾,结果王政君又是没有过门,因为东平王死了。父亲王禁觉得这个女儿是个“克夫”的命但又心存狐疑,于是找了一个卜者为女儿看相算命。卜者仔细端详了一番王政君说:“当大贵,不可言。”王禁听后由忧转喜,多方聘请奇才异士指导女儿学习各种才艺。汉宣帝五凤四年(前54),王禁想方设法将年满18岁的王政君送入长安宫中。而在此之前,王政君的母亲李氏因为厌恶王禁多置小妾,好色无度,愤而离异出走,改嫁给河内郡的苟宾为妻。

据《汉书·元后传》记载,王政君入宫后过了一年多,皇太子刘宠爱的司马良娣身患重病,临死前说自己的死并非出于天意,而是有其他姬妾诅咒她死亡所致。太子听信了她的话,从此郁郁寡欢,将一腔愤怨抛洒在其他姬妾身上,不让一个接近自己。宣帝刘询得知这一情况后,担心皇室后继无人,便让皇后在后宫挑选能讨得太子欢心的5个女子,准备以父母的名义送给太子,王政君也在其中。太子对这5个女子兴趣索然,但又不想违逆皇后的心意,便说:“其中一人可。”当时因为王政君坐位最靠近太子,且穿着一身绛色的外衣,显得格外素雅,所以负责此事的官员长御以为太子属意王政君,便禀报给皇后。皇后非常高兴,遂将王政君送到太子宫,当晚就陪侍刘。太子原本已有姬妾十多人,有的陪侍七八年之久,但从来没有人怀孕。而王政君与太子在一起只待了一个晚上,就身怀有孕了。这使宣帝非常高兴,甘露三年(前51)时年21岁的王政君在太子甲馆画堂生下一个儿子。宣帝亲自为皇孙命名为刘骜,字太孙,时时带在身边,不离左右。

黄龙元年(前49),汉宣帝驾崩,刘位为帝,是为汉元帝,立太孙为太子,先封王政君为婕妤,三天之后正式立为皇后,并封王政君的父亲王禁为特进,叔父王弘为长乐宫卫尉。永光二年(前42),王禁病死,谥号为顷侯,王政君的嫡亲兄长王凤继嗣侯位,为官卫尉侍中。王家从此作为汉元帝的外戚,登上了西汉历史舞台。

二、从皇后到皇太后

汉元帝在位期间,“昭宣中兴”的余晖已逐渐黯淡,西汉王朝的统治也开始走向衰落。皇族、贵戚、官僚商人疯狂兼并土地,导致小农经济大量破产,土地高度集中。再加上连年发生水灾、旱灾、地震,流民日益增多。社会动荡不安,阶级矛盾激化,百姓流散道路、“盗贼”啸聚山林的事件史不绝书。吏治的腐败日趋严重,朝廷一些高官显宦也竞相贪污敛财。官场的恶风贪习也严重影响了社会风气的堕落。

汉元帝虽然是一位多才多艺的皇帝,但缺乏治国理政的能力,更无昭帝、宣帝缓和社会矛盾、匡救社会危机的才干,一生好儒,优柔寡断,其父宣帝就曾发出了“乱我家者,太子也”的预言和感慨。自汉元帝即位后,西汉王朝也开始了宦官和外戚交替掌权的历史,使朝政更加昏暗。

元帝时先是外戚乐陵侯史高领尚书事,位在另外两位辅政大臣萧望之、周堪之上,后来史高又与宫中宦官弘恭、史显勾结,诬蔑萧望之、周堪等人结为朋党,专擅权势,为臣不忠,昏庸的元帝竟然相信了这些谗言,下令将萧望之下狱论罪,萧望之被迫自杀,周堪等人也相继被害。后来史高、弘恭也相继病死,大权落在宦官石显一人手中,元帝反而成了傀儡皇帝,“事无大小,因显白决”。

社会动荡不安,朝政渐趋昏暗,王政君在长安深宫中的生活也好不了多少。自从生子以后,日益受到冷落,经常见不到元帝一面。其子刘骜长大之后居住在桂宫,起初为人很是小心谨慎,其父召见时不敢横穿供皇帝一人专用的宫中驰道,远远绕道直城门进入未央宫。但后来开始喜好酒色宴饮之乐,元帝心中暗生不悦。当时深得元帝宠爱的是傅婕妤,生下定陶王刘康,元帝就想废掉刘骜,立刘康做太子。王政君与其兄王凤深感恐惧,暗中央求史高的儿子侍中史丹在皇帝面前说情保护。史丹便多次劝谏元帝,说皇太子“敏而好学,温故知新”,不可轻言废立。元帝一是考虑史丹是自己为太子时的心腹,辅助有力,二是考虑王皇后为人谨慎,并非多事之人,三又考虑宣帝以前非常喜爱皇太子,便将此事搁置下来。

竟宁元年(前33),汉元帝驾崩未央宫,时年仅43岁,两月之后葬于渭陵。18岁的刘骜即位为帝,是为汉成帝,38岁的王政君由皇后升为皇太后。以太后兄长王凤为司马大将军领尚书事,同母弟王崇为安成侯,同父异母弟王谭等皆赐爵关内侯。从此王家以外戚身份把持了西汉朝政大权。

后来又在一日之内封王谭为平阿侯、王商为成都侯、王立为红阳侯、王根为曲阳侯、王逢时为高平侯,时称“五侯”。王氏兄弟除王曼早死外,其他都成为封侯。群臣都畏于太后家族权势如日中天,不敢提出任何反对意见。就在这个时候天降灾祸,先是朝廷祖庙发生火灾,接着晴朗的天空突然弥漫起浓浓的雾霾,终日不散,后来又有成千上万的青蝇猬集于未央宫群臣朝见天子的座位上,驱之不散。朝野惊异,人心浮动。谏大夫杨兴、博士驷胜借“天人感应”之说,向元帝进谏认为天降灾异的原因,在于皇太后违高祖昔日“非功臣不侯”之约,封娘家无尺寸功劳的诸弟为侯,导致上天震怒,以示警告谴责。但成帝根本听不进去这些不同意见,反而安慰王凤等人“专心固意”,“毋有所疑”。以至于原来离开王家改嫁苟宾的王政君的生母李氏也看得眼红耳热起来,找到自己的女儿央求她给自己与苟宾所生的儿子苟参谋一高官爵位。王政君答应了母亲的请求,也想为这位同母异父弟的兄弟苟参封个侯爵,成帝感觉这样的要求太过分,以会招致大臣的非议而拒绝,但也给了苟参一个肥缺,让他出任侍中水衡都尉,掌管上林苑,兼管皇室财务及铸钱事务。而王政君所有的侄子、外甥等都封了官,担任卿大夫、侍中、尚书诸曹,势力遍布朝廷。

成帝即位之前就好酒色宴饮之乐,登基之后更肆无忌惮起来,怠于处理朝政,整日沉浸在温柔乡中,花大量财物在长安宫中建造霄游宫、飞行殿和云雷宫等豪华宫殿,专供自己淫乐之用。有后宫数千人还觉得不能满足自己的淫欲,又养了一个“少年殊丽,性开敏”的名叫张放的男宠,平日里张放“与上卧起,宠爱殊绝”,被成帝提拔为中郎将,两人经常一起微服私访,北至甘泉宫,南到长杨宫、五柞宫,斗鸡走马,到处游玩,成帝还自称是张放的家人。后来王政君实在看不过眼,就将张放流放到外地,汉成帝竟然不堪思念之苦,多次偷偷召张放回京城长安团聚之后又“常涕泣而遣之”,还“玺书劳问不绝”。之后则顾忌宠妃赵氏姐妹不再与张放往来。而张放竟在汉成帝死后“思慕哭泣死”。

由于成帝是王政君唯一的儿子,所以王政君对其百般呵护,疼爱有加。为了满足儿子性欲旺盛的需要,也出于多年没有子嗣的考虑,竟然多次以皇太后的名义下诏广采天下良家女以充后宫。成帝也经常微服冶游于贵戚豪门之家肆意玩乐。一次到阳阿公主家见到了体态纤细、柔若无骨、能歌善舞的宫女赵飞燕,惊若天人,遂召入宫中,宠幸无比。赵飞燕的妹妹赵合德也貌美如花,能歌善舞,亦被成帝纳入宫中,封为婕妤。在许皇后死后,成帝便立赵飞燕为皇后,赵合德为昭仪,姊妹两人专宠后宫,使汉成帝更加无心于政事,日日迷乱在酒色淫欲之中。据说赵飞燕由于体态轻盈,能作掌上舞,汉成帝便在太液池中的小岛瀛洲筑起了一座高四十尺的舞台,让赵飞燕穿着薄如蝉翼的轻纱在台上翩翩起舞,自己亲自指挥乐队伴奏。一次突然刮起了大风,轻纱长袖的赵飞燕随风飘舞,好像要随风飘去一般,成帝唯恐其随风落水,忙命人拉住赵飞燕的衣裙,以后又在宫中特意为她建造了一个名为“七宝避风台”的台观,专供其与自己舞乐之用。

成帝如此沉醉于“承平”之梦,耽于酒色之中,这就给了王政君娘家兄弟专权弄势的机会与空间,刘姓天下的转手已经指日可待。

三、王氏家族擅权

王政君为皇太后,主持宫中内政;其嫡亲兄长王凤为司马大将军领尚书事,主持朝政,其他兄弟五侯贵显,子弟把持宫内宫外要职,朝野侧目,王氏家族彻底把持了西汉政权,利用各种机会不断铲除异己势力。元帝死后不久,王凤就借汉成帝之手罢了石显及其党羽的官,结束了元帝后期宦官专权的局面。后来元帝见自己身体不好,又没有子嗣,便不计前嫌,厚待同父异母的兄弟定陶王刘康,让他留在长安陪伴自己,与其同卧同起,并嘱以后事。皇太后也因为汉元帝宠爱刘康的缘故,对他视若己出,日常赏赐十倍于其他诸侯王。王凤唯恐刘康受到重用而使自己失去权势,便以日蚀等天象异常为由向成帝施加压力,迫使成帝下诏让刘康离开京师,前往封国。当时朝中还有一位名叫王商的重臣,为汉宣帝的外戚表弟,历宣帝、元帝、成帝三朝,官至左将军,升任丞相,袭爵乐昌侯,史书上记载他身长八尺有余,容貌庄严,不怒自威。一次匈奴单于来朝,成帝在未央宫白虎殿中接见,王商离席起座与单于交谈,吓得单于后退数步,不敢仰视,成帝赞叹他为“真汉相”。王商见不得王凤专权横行,多有抑制打压之举。王凤自然容不得王商如此作为,暗中使人查寻王商短处,后来竟以“闺门内事”扳倒了王商,迫使成帝收了王商的丞相印绶,责其闭门思过。王商遭此侮辱,自然气愤难平,回家之后吐血三日而亡。

虽然王凤不断以卑劣手段铲除异己,但朝中仍然有人敢作“仗马之鸣”。如京兆尹王章以“刚直敢言”闻名天下,曾向汉成帝进谏说“(王)凤不可令久居典事,宜退使就第,选忠贤以代之”;并推荐汉元帝之妃冯昭仪的兄长、成帝称为舅舅的冯野王忠心皇室,智勇兼备,可召回朝中取代王凤。成帝也听说冯野王的才能声誉远在王凤之上,准备将他从琅琊太守任上召回长安予以重用。对于京城最高长官京兆尹与另一外戚势力的联合“倒王”行动,王凤不敢掉以轻心,采取了以退为进的策略,闭门装起病来,上书称自己才疏学浅又体弱多病,王氏家族一门七侯树大招风,自愿辞去所有职务回家养病,以让位于贤能之人,并消除朝野对王氏家族不满的议论。这封上书充满哀伤乞怜之意,皇太后王政君看过之后也为之泪流满面,好几天不吃饭进食。成帝无奈,只好下诏安慰王凤仍旧主持朝政。

王凤得到汉成帝的支持之后,立即展开反击,最终将王章诬以“大逆罪”治死狱中。冯野王忧惧成病,三月之后续假告归,与妻子回到杜陵求医问药,王凤指使御史大夫弹劾他“赐告养病而私自便,持虎符出界归家,奉诏不敬”,解除了冯野王的所有职务。自此,公卿见王凤皆“侧目而视”,不敢再“妄言朝政”。

阳朔三年(前22)王凤病死,王音、王商、王根相继辅政,西汉政权仍牢牢把持在王氏家族手中。皇太后王政君怜悯自己兄弟中只有王曼因为早死没有封侯,而平阿侯王谭、成都侯王商等人多称赞王曼之子王莽为人谦逊礼贤下士,便追封王曼为新都哀侯,以王莽嗣侯位。至此,王氏家族前后出了四位大司马大将军,十个封侯,将外戚势力发展到了顶峰。

由于汉成帝倦于朝政,王氏家族专权横行,“郡国守相刺史皆出其门”,王氏列侯子弟相互攀比。长安百姓为之歌曰:“五侯初起,曲阳最怒,坏决高都,连竟外杜,土山渐台西白虎。”讥刺王氏家族在京城大兴土木,势同天子。导致朝政更加昏暗,社会矛盾更加激化,人民起义、刑徒暴动、铁官徒(在官府经营的开采铁矿和冶铸铁器工场劳动的“罪犯”)武装反抗不断发生,西汉王朝的统治已经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就连统治中心三辅地区也是“盗贼并起”,起义不断。

天下如此骚动不安,但把持朝政的王氏家族置若罔闻,只是关心家族权势的巩固与钱财的聚敛。他们最忧心的是成帝没有子嗣,汉家天下由谁来继承的问题。当时定陶王刘康已经病死,其母傅昭仪私下贿赂骠骑将军曲阳侯王根和赵飞燕、赵合德姊妹,想将自己的孙子刘欣过继给成帝,立为皇储。在王根和赵氏姊妹合力保举下,刘欣成为成帝嗣子,不久即被立为皇太子。

绥和二年(前7)阳春三月的一天,成帝在接见来朝的楚王和梁王之后,当晚就住宿在未央宫白虎殿中,早晨起来穿衣着袜时,突然中风失语,不久即告驾崩,终年45岁。皇帝突然暴死,宫廷内外喧哗不已,京城传言皇帝纵欲过度,死在了昭仪赵合德的身上。王政君以皇太后的名义下诏令大司马王莽、丞相孔光、大司空严查皇帝死因,赵合德羞愤之下自杀。皇太子刘欣即位,是为汉哀帝。汉哀帝尊王政君为太皇太后,皇后赵飞燕为皇太后,定陶王之母为恭皇太后,自己的生母丁姬为恭皇后,傅妃为皇后。开始重用与自己血缘关系最为亲近的丁、傅外戚,抑制王氏家族势力的膨胀。

汉哀帝即位时年方二十,年轻气盛,为皇太子时就对王氏家族把持朝政心怀不满,所以登基后不久就罢免了王莽的大司马职务,将王商及其子况也免官就第,并对过去王根、王商、王况推荐提拔的所有官员一概解除职务,同时大肆提拔重用其祖母傅太后和其生母丁太后两家外戚势力。傅太后的四个兄弟及其子侄均被授予要职:傅子孟之子傅喜官至大司马,封高武侯;傅中叔之子傅晏亦为大司马,封孔乡侯;傅幼君之子傅商封汝昌侯。就连傅太后的异父同母弟郑恽之子郑业,也被封为阳信侯。傅氏、郑氏封侯者凡六人,大司马二人,九卿二千石六人,侍中诸曹十余人;丁氏一门封侯者二人,大司马一人,将军、九卿、二千石六人,侍中诸曹十余人。在短短的两年中,傅、丁两家外戚充塞西汉内外官府,把持了朝政。

在傅、丁外戚势力大涨、气焰方盛之时,王政君采取了避其锋芒、韬光养晦策略,劝王莽等人去官回家,等待时机卷土重来。

汉哀帝登基伊始大张旗鼓地抑制王氏家族,重用新人,改弦更张,表面上仿佛给朝野一种收回皇权、振作朝纲的新气象,看起来好像是一位很想有一番政治作为的年轻皇帝,但实际上不过是“银样枪头”,缺乏起码的治国理政才能,骨子里与他的继父汉成帝一样荒淫无耻,而且具有严重的性变态心理。只知道宠信“为人美丽自喜”“性柔和便辟,善为媚以自固”的董贤。汉哀帝与他出则参乘,入御左右,同床而寝,年仅22岁就被哀帝封为高安侯、大司马、大将军,位居三公。而其父董恭义也位至三公,甚至家中童仆也加官晋爵,不可一世。汉哀帝平常对董贤的赏赐累千巨万,奇珍异宝、武器禁兵以至于死后葬器东园秘器、珠襦玉匣等应有尽有,其奢侈腐朽的程度达到惊人的地步,府第土木之功穷极技巧,豪奢更胜于皇宫。后来,董贤被抄家时,朝廷斥卖其财产竟达四十三万万,比当时西汉中央政府全部“都内钱四十万万”还多出了三万。汉哀帝甚至还荒唐到要效法尧舜,将天子之位禅让给董贤。这就与傅、丁外戚势力发生了严重的冲突,双方置空前的社会危机于不顾,相互倾轧,钩心斗角,搞得朝廷上下乌烟瘴气。

如果有少数正直敢谏的大臣规劝哀帝留心政事,关注苍生,就被哀帝下令处以极刑,其他胆小怕死的文武官员个个噤若寒蝉,任凭其胡作非为。

元寿二年(前1)汉哀帝在声色犬马中终于呜呼哀哉,死时年仅25岁。因哀帝没有子嗣,王政君以太皇太后的名义下诏迎年仅9岁的中山王刘到长安,即位于未央宫,是为汉平帝。哀帝一死,董贤便失去了靠山,太皇太后下诏罢董贤大司马之职,令其交出印绶。董贤当天即与其妻子双双自杀。大司马一职重由王莽担任。傅、丁外戚与董贤之间长达数年的冲突遂告结束,但其势力随着王氏家族的重新崛起也走到了尽头。就在平帝即位的当年,王莽先暗中指使朝廷有关部门搜集揭发傅、丁两大家族的罪状,然后以太皇太后的名义下诏将傅、丁家族在朝所有官员一律免职,并驱赶丁氏家族全体成员出京城,哀帝皇后傅皇后退居桂宫,不久即废为庶人,逼迫其自杀。同时将皇太后赵飞燕先贬居北宫,一月之后废为庶人,赵飞燕于当天自杀身亡。由于平帝年幼不能亲政,西汉王朝的最高统治权实际上落入王莽一人手中,最终促成了改朝换代——王莽改制。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加为收藏 | 设为首页
西安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西安市地方志办公室主办
地址:西安市未央区凤城八路109号 电话:(029)86788710 传真:(029)86788711
备案编号:陕ICP备05011550号 网站标识码:6101000013 访问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