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依申请公开 信息公开 办事指南 组织机构 政民互动 规划计划 投稿信箱 专题活动 上级政策


霸王项羽与西安

作者:西安市地方志办公室 时间:2018-05-28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势和劣势,伟人同样如此。霸王项羽在西安地区所做的几件事,直接导致其在楚汉战争中失败。

一、“鸿门宴”——错失良机。“鸿门宴”的故事家喻户晓,让我们还是再回味一下其过程。当时,刘邦进军关中、秦王子婴被迫投降,而在东方战场大败秦军的项羽始终没有忘记楚怀王与诸将领所说的“先入关中者王之”的约定,率领大军日夜兼程赶往关中。行至新安,认为随军前进的20余万秦军降卒是一个累赘,下令“楚军夜击卒二十余万人新安城南”。当大军行至函谷关前时,见关门紧闭,城头上飘扬的是沛公刘邦旗号,又听说刘邦已破咸阳,定关中,项羽大怒,命令将士破关而入,于十二月中旬进至戏水,屯军鸿门(今西安市临潼区新丰镇东南),与屯军霸上的刘邦军队短兵相接。当时项羽军队有40万之众,刘邦军队仅有10万。刘邦的左司马曹无伤见项羽兵多势众,便有了去刘投项的念头,秘密派人到楚军大帐向项羽告状说:“沛公欲王关中,使子婴为相,珍宝尽有之。”项羽的“亚父”范增也劝项羽说:“沛公居山东时,贪于财货,好美姬。今入关,财物无所取,妇女无所幸,此其志不在小。吾令人望其气,皆为龙虎,成五采,此天子气也。急击勿失。”于是项羽下令道:“旦日飨士卒,为击破沛公军!”

项羽有个叔父叫项伯,过去曾因杀人获罪,被张良救出得以安然无恙,因此心中非常感激张良活命之恩,两人关系比较亲密。项伯听到明天要大举进攻沛公军队的军令后,悄悄连夜进入沛公营寨中找见张良,告知他这一消息,并劝张良与他一起逃走,不要白白在这里等死。张良认为在此危急时刻离开沛公不仁不义,便留住项伯,自己进入刘邦营帐中,禀报了楚军计划。刘邦情知此时若与楚军开战无异于以卵击石,与张良一番密议之后邀请项伯进帐,称之为兄长,“沛公奉卮酒为寿,约为婚姻,曰:‘吾入关,秋毫不敢有所近,籍吏民,封府库,而待将军。所以遣将守关者,备他盗之出入与非常也。日夜望将军至,岂敢反乎!愿伯具言臣之不敢倍德也。’”忠厚老实的项伯听信了刘邦的言语,一口答应回去后就找自己的侄子项羽表明刘邦诚惶诚恐的心迹。临别时,项伯还叮咛刘邦说:“明天一早你一定要到楚军中当面向项王谢罪赔礼。”刘邦也满口答应了下来。项伯又趁着夜色赶回楚军大帐,将刘邦的话语全部禀报给项羽,并劝告说:“沛公不先破关中,公岂敢入乎?今人有大功而击之,不义也,不如因善遇之。”项羽听了之后承诺不加害刘邦。

第二天拂晓,刘邦带着张良、樊哙等百余骑人马赶到鸿门,当面向项羽谢罪说:“臣与将军戮力而攻秦,将军战河北,臣战河南,然不自意能先入关破秦,得复见将军于此。今者有小人之言,令将军与臣有。”项羽见刘邦如此恭敬谦卑,当下转怒为喜,随口就出卖了曹无伤:“此沛公左司马曹无伤言之,不然,籍何以至此?”邀请刘邦进入军中大帐,摆设宴席予以款待。“项王、项伯东向坐,亚父南向坐”;“沛公北向坐,张良西向侍”。宴席上,项羽志得意满,开怀畅饮;刘邦提心吊胆,陪着笑脸;张良心存戒意,虚与委蛇;范增心怀杀机,几次用目光示意项羽,并三次举起所佩玉提醒项羽决断下令除掉刘邦。但项羽故意装作没有看见,毫不理会。范增实在忍不住了,找个借口出了大帐,对项羽的堂弟项庄说:“君王为人不忍,若入前为寿,寿毕,请以剑舞,因击沛公于坐,杀之。不者,若属皆且为所虏。”项庄会意,进入大帐先敬完酒,然后请求说:“君王与沛公饮,军中无以为乐,请以剑舞。”项羽点头欣然同意,项庄便拔剑起舞,但见剑光如电,剑影如魅,渐渐逼近刘邦。刘邦顿时吓得面无人色,冷汗如雨。项伯察觉了项庄舞剑的意图,也拔剑与项庄对舞起来,“常以身翼蔽沛公,庄不得击”。一时宴会上刀光剑影,杀机四伏,气氛显得十分紧张诡异。

张良见形势危急,急忙出帐,把帐内“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情形告知了樊哙。樊哙一听也急了,一手持剑一手举盾横冲直入进入大帐,“披帷西向立,嗔目视项王,头发上指,目眦尽裂”。项羽吃了一惊,不由自主握住剑柄,准备起身自卫,并厉声喝问道:“汝为何人?”紧跟樊哙进帐的张良抢前一步回答说:“沛公之参乘樊哙者也。”项羽称赞说:“壮士!赐之卮酒。”樊哙拜谢,举卮一饮而尽。项羽又下令赐给樊哙一条血淋淋的生猪腿(彘肩),但见樊哙“覆其盾于地,加彘盾上,拔剑切而啖之。”项羽更加惊异,道:“壮士,能复饮乎?”樊哙高声回答道:“臣死且不避,卮酒安足辞!”又举卮一饮而尽,然后借着酒劲开始教训项羽说:“夫秦王有虎狼之心,杀人如不能举,刑人如不恐胜,天下皆叛之。怀王与诸将约曰:‘先破秦入咸阳者王之。’今沛公先破秦入咸阳,毫毛不敢有所近,封闭宫室,还军霸上,以待大王来。故遣将守关者,备他盗出入与非常也。劳苦而功高如此,未有封侯之赏,而听细说,欲诛有功之人,此亡秦之续耳,窃为大王不取也。”项羽默然无以应,让樊哙坐于张良的旁边继续饮酒。众人除范增外都松了一口气,宴会上紧张诡异的气氛一时缓和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刘邦借口如厕,目示樊哙一起离开了大帐,意欲赶紧脱离险境,又担心没有向项羽告辞。樊哙说:“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如今人方为刀俎,我为鱼肉,何辞为!”于是刘邦留下车乘与其他侍从,飞身上马,樊哙、夏侯婴、靳、纪信四人持剑盾步行护卫,一路沿着骊山下小道,从芷阳(今临潼区境内)回到霸上军中,“立诛杀曹无伤”。

留在楚军大帐陪项羽饮酒的张良估计刘邦已脱离险境,这才向一直追问刘邦去了何处的项羽解释说:“沛公不胜酒力,不能亲自向项王辞行,托付我奉上白璧一双,献给大王;玉斗一双,献给亚父。”项羽问:“沛公安在?”张良回答说:“闻大王有意督过之,脱身独去,已至军矣。”项羽丝毫没有介意,接受了玉璧放到坐席上。早已气得脸色铁青的范增接过玉斗,狠狠地摔在地上,拔剑击得粉碎,仰天长叹道:“唉!竖子不足与谋。夺项王天下者,必沛公也。吾属今为之虏矣。”

二、肆虐咸阳——目光短浅。鸿门宴之后,项羽率领大军进入咸阳,《史记》记:“居数日,项羽引兵西屠咸阳,杀秦降王子婴,烧秦宫室,火三月不灭;收其货宝妇女而东。”此外,项羽还掘秦始皇陵,关于掘秦始皇陵的记载,《史记.高祖本纪》数项羽十大罪状之一就是“掘始皇冢,私收其财物”;郦道元《水经注.渭水注》记载“项羽入关发之,以三十万人,三十日运物不能穷”;《汉书.楚元王传》也有着“项籍燔其宫室营宇,往者咸见发掘”的记载。由以上可见,项羽对咸阳的烧、杀、抢等是何等厉害。

进入咸阳后,有人以“关中山河四塞,地肥饶,可都以霸”,劝说项羽定都关中,建议他依靠关中的天时地利,成就霸业。定都关中,以易守难攻的地理优势,和沃野千里、良田万顷的资源优势,足以傲视山东、一统天下,对于项羽来说,确为上策。但是,项羽拒绝了这个不失为良策的建议,他拒绝的理由竟然是:“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谁知之者!”扫平咸阳,便以为富贵到手。孰不知秦朝虽灭,但诸侯仍虎视眈眈,争斗不已,四方未定,天下随时可重新洗牌,这种关键时刻却急于衣锦还乡,目光实在不远。

三、“戏下分封”——埋下隐患。然后在戏下大封诸侯项羽先遥尊楚怀王为义帝,自立为西楚霸王,然后采纳了范增的建议,违背楚怀王与诸将“先入定关中者王之”之约,诡辩称“巴、蜀亦关中地也”,封刘邦为汉王,辖汉中、巴、蜀地,都南郑(今陕西南郑县)。为了防止刘邦越秦岭再回关中,三分关中封给原秦朝的三个降将:封原秦军主将章邯为雍王,统辖咸阳以西之地,都废丘(今陕西兴平市东南);封原秦军长史、与项羽叔父项梁有过交情的司马欣为塞王,统辖咸阳以东之地,都栎阳(今西安市阎良区武屯镇);封原秦军都尉董翳为翟王,统辖上郡之地,都高奴(今陕西延安市东南)。因为这三个王都是原来秦朝的降将,受封之地又都是秦国原来的故地,所以史书上将他们称为“三秦王”,简称为“三秦”,并由此演变成为今陕西省的别称。

项羽在灭秦之后共分封了十八个诸侯王,使秦统一之后的中国又重回到春秋战国时期的分裂割据局面。而封“三秦王”的目的,就是以其作为武力屏障,堵塞汉王刘邦回关中的企图和道路。分封之后,各个诸侯王从项羽的旗帜下四散而去,就国为王。项羽也离开关中,回归彭城,派人杀死了义帝,心安理得地当起了诸侯盟主。但由于封赏不公,诸侯国之间相互攻打杀伐,项羽东征西讨,疲于奔命,这就给刘邦重回关中与项羽争夺天下创造了机会。

刘邦得到的封地汉中、巴、蜀,是原来秦国和秦王朝流放犯人的地方,偏僻荒远,地广人稀,又有道路险绝的秦岭阻隔,重回中原实属不易。刘邦深知项羽、范增的险恶用心,怨愤难平,起初想不去汉中,起兵抗命,但也知道自己势单力薄,难以取胜。萧何劝刘邦说:称王汉中的险恶,难道会超过死亡吗?我们的兵将人数远远不如项羽,一旦反抗只会百战百败,自取灭亡。《周书》说“天予不取,反受其咎”,主公为汉王,古语有“天汉”之说,以汉配天,多么美好的名称啊!能屈于一人之下而最后伸展于万人之上者,就能成就商汤、周武王的事业。并向刘邦筹划了“大王王汉中,养其民以致贤人,收用巴、蜀,还定三秦”的发展战略。周勃、灌婴、樊哙也轮番劝刘邦先暂时隐忍不发,去汉中就任汉王。刘邦听从了众人的劝阻,决定先到汉中,再图发展。

项羽由于戏下分封不公,接连被封王的诸侯起兵反抗和已被分封的诸侯王之间的攻打杀伐搞得焦头烂额,无暇西顾,使刘邦迅速取得了关中并迅速得以强大起来,最终取得楚汉战争的胜利,建立起大汉王朝。

新安活埋二十万秦军降卒于地下,却在秦国大地上制造了成千上万的敌对力量;咸阳一把大火将秦王朝的宫殿烧成灰烬,却在秦国民众心目中点燃了复仇的怒火;戏下分封秦王朝的三个降将,更让秦国故地民众坚定了与敌血战到底的决心。大概项羽也本能地感觉到如果自己以关中为都城,很可能就是坐在了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口上。项羽坚持回彭城,而秦国百姓并没有忘记他,也不会放过他。所以刘邦还定三秦东向争夺天下时,秦的京师军队构成了汉军的主力,秦的百姓成为汉军补充不尽的兵源,一路跟着刘邦杀向东方,杀向项羽。公元前202年,当31岁的项羽日暮途穷、自刎乌江时,一路并肩紧追项羽不舍的5位汉军骑士拥上前去一阵狂砍,各自抢得了项羽的部分肢体,并因共同击杀项羽而封侯。《史记》《汉书》的功臣表中,记下了这5位汉军骑士的籍贯和功业:

吕马童,秦帝国内史好县(今陕西乾县东)人,以旧秦军郎中骑将身份于汉元年(前206)参加刘邦军队,任司马,击溃楚大将龙且军,“复共斩项羽”,汉七年(前200)正月受封中水侯,食邑一千五百户;

王翥(翳),下邳县(今江苏睢宁西北)人,以旧秦军郎中骑身份于汉二年参加刘邦军队,先跟淮阴侯韩信,后随将军灌婴,因“共斩项羽”于汉六年受封杜衍侯,食邑一千七百户;

杨喜,秦帝国内史杜县(今陕西西安南)人,以旧秦军郎中骑身份于汉二年参加刘邦军队,先属淮阴侯韩信部下,后随将军灌婴,因“共斩项羽”于汉七年受封赤泉侯,食邑一千九百户;

杨武,秦帝国内史下县(今陕西渭南北)人,以旧秦军郎中骑将身份于汉元年参加刘邦军队,以骑都尉之职“斩项羽”,于汉八年受封吴房侯,食邑七百户;

吕胜(《汉书》作“腾”),秦帝国内史人,以旧秦军骑士身份于汉二年参加刘邦军队出关东征,以郎将“共击项羽”,于汉七年受封涅阳侯,食邑一千五百户。

从以上不难看出,最后斩杀项羽的5位汉军骑士,绝大多数都是来自原秦帝国统治和原秦国故地的核心区域——内史地区,基本都是原秦军的骑兵郎官或者骑士。所以说项羽坑杀了秦军降卒,也给自己掘好了坟墓;火焚了咸阳,也失去了天下。(资料来源:《西安通史》)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加为收藏 | 设为首页
西安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西安市地方志办公室主办
地址:西安市未央区凤城八路109号 电话:(029)86788710 传真:(029)86788711
备案编号:陕ICP备05011550号 网站标识码:6101000013 访问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