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依申请公开 信息公开 办事指南 组织机构 政民互动 行政权力事项 规划计划 投稿信箱 它山之石 迎接党的十九大


唐代对秦岭古道的整修和维护

作者:西安市地方志办公室 时间:2017-11-02

唐代,长安南出道路多需经行秦岭,无论是南出金州、兴元府,还是西南通成都,抑或是东南走荆襄,无一例外。史载有褒斜道、骆谷路、子午道,另有库谷路、蓝田路,大体上包括傥骆道、子午道、褒斜道、商山路等。

在传统古道的基础上,唐代对穿行秦岭的几条道路均曾加以整修,如商山路就曾多次疏通。唐人崔曾于景龙年间(707710)献策开南山新路,《旧唐书》卷七四《崔传》记:“景龙中,(崔)献策开南山新路,以通商州水陆之运,役徒数万,死者十三四,仍严锢旧道,禁行旅。所开新路以通,竟为夏潦冲突,崩厌不通”。此南山新路是为了沟通商州与长安,属于商山路无疑。史言崔“尝充使开商山新路,功未半而中宗崩,(上官)婉儿草遗制,曲叙其功而加褒赏”(《旧唐书》卷五一《后妃上·上官婉儿传》)。此次开路或因客观原因(水潦、崩厌),或因意外事件(中宗驾崩)等原因,导致新路作用不能完全发挥出来,虽有上官婉儿曲笔回护,仍留下太多的遗憾。唐德宗朝,李希烈于淮西叛命,漕路受到阻碍,唐廷再次考虑另辟新路,据出土《唐陈皆墓志》记:“(拜均州刺史),其后(李)希烈以蔡之叛命,邓郊不开。公自均部抵商颜,开火炬山以通运路,梁深栈绝者七百里,帝用休之。”均州刺史陈皆开通自均州到商州的运路700余里,目的是保证长安的物资供给,当然也是对商山路的改造。随着形势变化,长安发生泾师之变,德宗出逃奉天,为了保证军需供应,德宗“诏殿中侍御史万俟著治金、商道,权通转输”(《新唐书》卷二二五中《逆臣中·朱传》)。治金商道之目的是保证商山道路的畅通,更是便于取得荆襄转输而来的粮帛财赋,只有如此才有收复长安的可能。

经历过此事之后,德宗认识到商山路之于长安的重要性,于是就有再次启动开拓此路之事。《册府元龟》记:李西华贞元中为商州刺史。商州西至蓝田,东至内乡七百余里,山阻重沓,小遇暴雨,则隔绝行旅,或露居粮绝,旬日不止,则往往僵仆。西华上请,役功十余万,置桥立庐,又回山通偏路,以避盛水,自是行李不滞。李西华的奏请是有针对性的,“请广商山道,又别开偏道,以避水潦”。拓宽路面以防崩压不通,多开偏路以防水潦阻绝,由此才能达到“人不留滞,行者为便”的效果。经过数次开辟整治,商山道形成长安经蓝田、商州、邓州,与荆襄道联通的交通线。中间一度又分出商州到均州,商州到金州的若干条。

斜谷路也有多次整修。唐太宗贞观二十二年(648),“开斜谷道水路,运米以至京师”(《册府元龟》卷四九八《邦计部·漕运》)。这是努力使斜谷道变成水陆联运的通道。唐朝一度将官道集中于骆谷道,而放弃斜谷路。到唐宪宗元和元年(806),“复置斜谷路馆驿”。此年有讨伐西川刘辟之事。“高崇文之师由斜谷路,李元奕之师由骆谷路,俱会于梓潼”(《旧唐书》卷十四《宪宗纪上》)。知此次斜谷置驿是出于军事目的,也提出重用此路的现实要求,此后,斜谷路逐渐恢复官道地位。到宝历二年(826),兴元观察使裴度“奏修斜谷路及创造馆驿毕。自京师抵汉中,列邮传于骆谷久矣,而艰难阻险,人尝病之。度既到镇,因访故老,熟其利害,遂决请移路于斜谷,桥梁馆宇,克期而就,人心大惬”(《册府元龟》卷六七八《牧守部·兴利》)。此前骆谷路为主官道,列邮传,因为道途艰难险阻,不便于行人,故有裴度重新恢复斜谷路之举。虽说裴度努力恢复斜谷路之举有“桥梁馆宇,克期而就”的记载,也只能是初具规模。因为据参与此工程的地方官奏报,道路设施还相当简陋。如凤翔府奏:“当管缘兴元新(通)斜谷路,创置驿三所。岐山县南界置渭阳驿,县北界置过蜀驿,宝鸡县南界置安途驿。”与此同时,山南西道奏:“当道新制斜谷,其中须置馆驿,及创驿右界名者三。甘亭馆请改为悬泉驿,骆驼蔫馆改为武兴驿,坂下馆请改为右界驿。”(《唐会要》卷六一《御史台中·馆驿》),两地分别位于斜谷路的起始点,各置驿3所,说明此项工程是由两地合作相向而建。如果设施齐全,就不会反复重修。唐文宗开成四年(839),山南西道节度使归融的再次整修。史载:“自散关抵褒城,次舍十有五,牙门将贾黯董之;自褒而南,逾利州至于剑门,次舍十有七,同节度副使石文颖董之。……层崖峭绝,枘木亘铁,因而广之,限以钩栏。狭迳深陉,衔尾相接,从而拓之,方驾从容,急宣之骑,宵夜不惑。郄曲棱层,一朝坦夷。”(〔唐〕刘禹锡撰,卞孝萱校订:《刘禹锡集》卷八《山南西道新修驿路记》,中华书局1990年版,第105页。),据此可知,归融此次新修驿路不仅包括驿舍,还有对栈道的刊削和拓宽,是一次大规模的整修。到唐宣宗大中三到四年(849850),还有一次从文川谷路到褒斜路的摇摆。起初,山南西道奏:“当道先准敕新开文川谷路,从灵泉驿至白云驿,共一十所,并每驿侧近置私客馆一所,其应缘什物粮料递乘,并作大专知官,及桥道等开修制置毕。其斜谷路创置驿五所……并已毕功讫。”(《唐会要》卷八六《道路》)知有以新开文川谷路取代斜谷旧路的倾向。此路的走向被唐人孙樵详细记载于《兴元新路记》中,荥阳公郑涯“以褒斜旧路修阻,上疏开文川道以易之”。其道路如下:

入扶风东皋门……十里渡渭,又十里至……南平行二十五里,至临溪驿……至松岭驿……至连云驿…… 至平川驿……扼路为关,北为临洮,关为河池……至白云驿……至芝田驿……自芝田至仙岑,虽阁路皆平行……至二十四孔阁,阁上岩甚奇,有石刻……至青松驿……至山辉驿……至回雪驿……至盘云驿……至双溪驿……至文川驿,自文川南行三十五里,至灵泉驿,自灵泉平行十五里,至长柳店,夹道居民,又行十五里,至兴元西,平行三十里,至褒城县,与斜谷旧路合矣。(《全唐文》七九四,孙樵《兴元新路记》)

孙樵不仅记录了此道所历驿名,也兼及沿途路况、景色、遗迹等内容。但到次年,“中书门下奏,山南西道新开路,访闻颇不便人,近有山水摧损桥阁,使命停拥,馆驿萧条,纵遣重修,必倍费力。臣等今日延英面奏,宣旨却令修斜谷旧路及馆驿者”(《唐会要》卷八六《道路》)。此事《旧唐书·宣宗纪》也有记载:“东川节度使郑涯、凤翔节度使李奏修文川谷路,自灵泉至白云置十一驿,下诏褒美。经年为雨所坏,又令封敖修斜谷旧路。”新开之文川谷路因山水毁断不能通行,只好重新走斜谷旧路,虽说造成一定程度的曲折,但正反映出唐人探索新路的勇气。南向道路还有子午路。宝应元年(762)敕文将其与诸道并提。“敕骆谷、金牛、子午等路,往来行客所将随身器仗等,今日以后,除郎官、御史、诸州部统进奉事官,任将器仗随身,自余私客等皆须过所上具所将器仗色目,然后放过,如过所上不具所将器仗色目数者,一切于守捉处勒留。”(《唐会要》卷八六《关市》),将子午道与骆谷道、金牛道相提并论。《读史方舆纪要》引《通典》:“汉中入长安,取子午路凡八百四十一里。”现存《通典》只记汉中“去西京,取骆谷路六百五十二里,斜谷路九百三十三里,驿路一千二百二十三里”,并未记汉中经子午路之事。而顾祖禹在《读史方舆纪要》引《华阳记》:“子午、骆谷、褒谷,并为汉中北道之险,而骆谷尤甚。故唐世长安有事,每从此幸兴元。至于从来用兵,其三道并出者,不多见也。”甚至还提到:“唐天宝中,涪州贡生荔枝,取西乡驿入子午谷,不三日至长安。”说明唐代对子午路曾经加以利用。但子午道水陆艰险,故有“山水艰阻,黄金子午”之谚语,也极言子午路、黄金路之艰险难行,甚至影响到唐朝对此道的进一步开通利用。骆谷道在唐代一度成为长安南出之主官道,虽为汉魏旧道,唐代仍对其多有变通。如从武德七年(624)起,唐代开骆谷道以通梁州,对旧道加以改造利用。唐玄宗时全国共有26关,中关13个,其中属于南向秦岭古道者有三:“京兆府子午、骆谷、库谷。”骆谷关就设在骆谷路,贞观四年(630),曾经将关址南移七里。唐人李吉甫记:“骆谷路,在今洋州西北二十里,州至谷四百二十里。……按骆谷在长安西南,南口曰傥谷,北口曰骆谷。”从路程上来比较,汉中到长安选择骆谷路比子午路、斜谷路、驿路都要短,故唐代将此道作为主官道,但也有过改道的尝试。如天宝八载(749),“王奏开清水谷路……隶京兆府,十一年以路远,改属洋州。”也曾以清水谷路来改进骆谷道。据有关专家研究,唐代君主因关中事变而南幸山南、蜀中者凡四次,其中德宗出逃、僖宗逃难均取骆谷道,显示出此道与长安非同寻常的关系。

(资料来源:《西安通史》)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加为收藏 | 设为首页
西安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西安市地方志办公室主办
地址:西安市未央区凤城八路109号 电话:(029)86788710 传真:(029)86788711
备案编号:陕ICP备05011550号 网站标识码:6101000013 访问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