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依申请公开 信息公开 办事指南 组织机构 政民互动 行政权力事项 规划计划 投稿信箱 它山之石 迎接党的十九大


南北朝时期建都长安的两个少数民族政权——西魏

作者:西安市地方志办公室 时间:2017-11-16

魏十六国时期,在长安建立了三个少数民族政权。而到了南北朝时期,又有两个少数民族政权建都长安,即鲜卑族拓跋部建立的西魏和鲜卑族宇文部建立的北周。

一、孝武帝西奔长安,宇文泰总揽大权

鲜卑族拓跋部建立的北魏王朝,曾统一北方近100年之久,声威显赫一时。但其统治后期国内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十分尖锐,最终酿成了长达8年的北方各族人民大起义。在这场声势浩大的起义浪潮冲击下,北魏王朝的统治分崩离析,统治阶级内部矛盾急剧激化,一些军事首领和王公贵族纷纷起兵割据一方,并展开了控制和夺取朝政大权的血腥角逐。最后大将高欢兵进洛阳,完全把持了国家的朝政。北魏孝武帝不甘心充当高欢的傀儡,乃于公元534年带领少数亲信骑马逃出洛阳,赶赴长安,投奔占据关中的军事首领宇文泰,并在宇文泰的支持下宣布迁都长安,重开基业。而高欢则另行拥立年仅11岁的北魏宗室元善见为傀儡皇帝,把都城从洛阳迁往邺城。从此,北魏王朝分裂为东、西两个政权,历史上把定都长安的王朝称作西魏,把迁都邺城的政权称作东魏。孝武帝为了笼络宇文泰,将自己的女儿冯翊长公主下嫁宇文泰,并封其为驸马都尉。当年,高欢亲率大军攻破潼关,屯兵华阴,威胁长安。宇文泰指挥大军屯驻霸上以抵御东魏进攻。后来因为洛阳有变,高欢东归,留行台长史薛瑜镇守潼关。宇文泰趁机指挥军队东进攻取潼关,斩杀薛瑜,俘虏七千余人。暂时稳定了西魏局势,孝武帝封宇文泰为丞相。

北魏孝武帝本名元修,年方25岁,继位只有3年,史书上记载他在旧都洛阳时没有什么政治作为,但荒淫好色,后宫虽有粉黛三千,但最受宠爱的却是他的三个堂妹,公然留安时甚至把皇后遗弃在洛阳,唯独将明月带在身边同寝同起。宇文泰对孝武帝这种乱伦行为实在看不惯,便暗中让宗室元氏一亲王用计将明月诱出宫门,秘密处死。孝武帝见佳人香消玉殒,悲怒交加,有时弯弓张箭,有时推案而起,发誓要杀掉宇文泰,为明月报仇。宇文泰先下手为强,于公元5352月趁孝武帝夜宴逍遥园酩酊大醉之际将其毒死,草草埋葬于草堂佛寺,十余年后才正式予以安葬,另立其堂弟元宝炬为皇帝,史书上称为西魏文帝,字文泰为丞相、都督中外诸军事、大行台,赐爵安定郡公,总揽国家的军政大权,成为西魏实际上的统治者。

宇文泰字黑獭,据说其远祖是炎帝后裔,被鲜卑族十二部落奉为主帅,世为大人,自号字文氏,寓意为天君。十六国初期宇文部被鲜卑族慕容部击败,余众辗转从蒙古草原进入中原,与汉族人民混居通婚。在北魏末年北方各族人民大起义时,年仅18岁的宇文泰也随父兄参加起义,屡立战功。起义失败后,宇文泰被北魏政府收编,率领部众进入关中地区。在部下中下级军官和关陇世家大族的支持拥戴下,字文泰不久即成为镇守关中的军事统帅,势力迅速发展壮大起来。

西魏开国之初,形势颇为艰难。它仅占有时已凋敝破败的关中地区,而高欢却控制着今天山西、河北、山东、河南的广大地区,屡有西征之心;在淮河以南又有立国已30余年的梁朝与之对峙,数兴北伐之议;在北面还有势力日强的突厥族盘马游弋,时存南下之志。民寡兵弱的西魏处于强敌四面夹击之中,似乎连生存下去都很困难,更谈不上什么东进争夺中原,南下统一天下了。年轻的宇文泰决心改革内政,振兴关中,以图富国强兵,扭转不利局势。他选拔一批关中汉族知识分子参与朝政,并委以重任,推行一系列汉化改革措施。重用出身于武功郡名门望族、汉代名臣苏武之后的苏绰,在西魏进行了一系列改革,精简官僚机构、整顿选举制度、发展农业生产,取得了显著的成效。

二、苏绰改革内政,西魏渐趋强大

苏绰(498546)字令绰,歧州武功(今陕西武功县西)人,从小聪颖好学,博览群书,尤其精通数理算术,很早就在本郡享有博学多通的盛誉。西魏初期由官汾州刺史的从兄苏让的推荐,被宇文泰任命为尚书大行台郎中,不久转任著作郎,专门负责撰拟政令文书。公元535年春天,宇文泰约百官到长安城外郊游踏青,途中问及历代兴亡之事和长安名胜古迹,群臣都言语支吾,只有苏绰从容不迫,对答如流,宇文泰深为惊奇,当晚就请苏绰入府,请教治国理民之道。苏绰“指陈帝王之道,兼述申、韩之要”,提出自己改革设想,宇文泰听得如痴如醉,情不自禁地膝行而前,到了天亮也不知道困倦。第二天,宇文泰就任命苏绰为尚书大行台右丞,辅佐自己处理军国要务。苏绰骤受重任,在宇文泰全力支持下,开始逐步推行汉化改革。针对鲜卑族尚武轻文、鄙薄政务的蛮荒习气,他首先从整顿日常公务入手,制定了公文政令撰拟颁布程式,建立了税赋计账和户籍管理制度。其中他创立的在账面上采用红色和黑色计数来分别表示财政支出、收入状况的这一格式,不仅当时天下称便,而且一直沿用至今。公元545年,苏绰因为政绩卓著,被擢升为大行台度支尚书、兼司农卿,领著作郎,总管国家财政、农业及朝廷枢密事务,地位在一般臣僚之上,成为宇文泰的得力助手。他竭尽全能,励精图治,颁布了一系列汉化改革措施,如裁减冗官以节省开支,静事息役以与民休息,垦荒屯田以发展农业,设置乡官以加强统治等。这些措施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鲜卑族政权的汉化过程,使西魏政权日趋稳固。

苏绰悉心总结前代朝政得失,深入研究现实社会问题,把自己深化改革的方案和设想整理为长篇奏章,上呈宇文泰。宇文泰览后如获至宝,以朝廷诏书的形式颁布国内,作为施政纲领,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六条诏书》。其主要内容是“治心身,敦教化,尽地利,擢贤良,恤狱讼,均赋役”,实际上分为三大部分,一是关于加强各级官吏心身修养和庶民百姓伦理道德教育的某些设想,其二是关于革新政治制度、改良律令刑罚的建议方案,其三是关于发展农业经济、增加政府赋税收入的具体方针。《六条诏书》凝结着苏绰的毕生心血,也充分显示了他杰出的政治才干和卓越的管理能力。宇文泰常把诏书全文置于案头,作为军国大政方针的决策依据,并要求中央公卿百官时时诵习,地方州郡长官遵照执行,否则罢官解职。《六条诏书》不仅是施政纲领,也是汉化措施,在宇文泰的大力支持下推行全国,大大加深了鲜卑族的汉化程度,促进了西魏国力蒸蒸日上,为以后北周武帝统一北方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在用人问题上,苏绰倡导唯才是举,废除了自魏晋以来根据门第家世选拔官员的九品中正制,为后世隋朝创立科举制度开了先河。他广求贤能杰出之士,所举荐的人才都成为西魏和北周的朝中栋梁;他还奉命草拟了一篇《大诰》颁行天下,痛斥自西晋以来华而不实的文风,提倡汉魏崇尚质朴无华的古风,成为唐代古文复兴运动的先声。

史书记载宇文泰对苏绰十分信任,“或出游,常预署空纸以授绰,若须有处分,则随事施行。及还,启之而已”。苏绰通申、韩之术,并以儒家“不忍人之心”治理国家,“尝谓治国之道,当爱民如慈父,训民如严师”,勤于政事,积劳成疾,“每与公卿议论,自昼达夜,事无巨细,若指诸掌,积思劳卷,遂成气疾”,于公元546年去世,卒年仅49岁。苏绰为政清廉,“不治产业,家无余财”,“归葬武功,唯载以布车一乘”。宇文泰哀痛不已,亲率朝廷文武百官“步送出同州郭门外”。

在宇文泰、苏绰的励精图治下,关中地区农业生产迅速得到恢复发展,西魏政权逐渐趋于稳固,经济军事实力大大加强。为了加强鲜卑贵族和汉族士族的军事团结,提高军队的战斗力,宇文泰把拓跋鲜卑传统的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部落兵制,与汉族通行的等级军制融会贯通起来并加以改革,创立了府兵制。不但提高了士兵的地位,改善了兵将之间的关系,而且由此形成了以后对中国政局产生重大影响的关陇军事贵族集团。

三、沙苑以少胜多,北周取代西魏西魏

在当时与建都洛阳、由高欢把持军政大权的东魏相比,无论在统治地域还是军事力量方面,都居于绝对的劣势。高欢恃其兵强马壮,频频向西魏发动进攻,企图一统北方。公元537年闰九月底,高欢又亲自率领20万大军,强渡黄河,推进至西魏华州城下。

当时的华州刺史是沙场宿将、长安霸城人王罴,他接到宇文泰固守不战的军令后,紧闭城门,高悬吊桥,城上多设强弓硬弩,严阵以待。高欢见此城难以攻下,便引军绕过华州,西渡洛水,进军至洛水之南、沙苑之东的许原,准备取道沙苑,西攻长安。

此时的宇文泰已兼程赶到渭水之南,由于军情紧急,征调的各州兵马均未能前来会合,而身边所带将士不满万人。在战前会议上,宇文泰决心在沙苑进行阻击。一些将领认为以不满一万之众抵御20万虎狼之师,无异于以卵击石,自取其败,建议暂时按兵不动以待诸州兵马会齐再发起进攻。宇文泰丝毫不为所动,认为“(高)欢越山渡河,远来至此,天亡之时也”,“欢若得至咸阳,人情转骚扰。今及其新至,便可击之”,下令兵渡渭水,正面迎击敌军。为了激励斗志,他又命令全军将士只带三天之粮,轻装从浮桥进至渭北沙苑,准备背水一战。令大将李弼、赵贵分率左右两矩(方阵)埋伏于芦苇荡中,相约一闻鼓声,即挥兵杀出。自己统领其余将士,背水东向而阵,迎候东魏军队。统率20万大军好像一阵挟着沙石的狂飙铺天盖地滚滚而来的高欢,一见对手宇文泰就在眼前,身边又只有区区几千人马,而且不顾兵家大忌背水而阵,不由得仰天长笑数声,下令擂鼓进兵。将骄兵悍的部下更不将人少力弱的西魏军队放在眼里,个个像猛虎扑羊一般争先恐后地向前冲杀,不复成列,阵势大乱。当两军快要相遇时,宇文泰亲自擂响战鼓,只听得身后一声大喝,犹如雷鸣,左矩偏将于谨首先踊身跃出芦苇荡,纵马挺枪冲入敌阵,赵贵紧随其后,挥军奋力向前掩杀。几乎与此同时,李弼也率领右矩铁骑直插敌军中间,纵横搏击,所向披靡,将东魏军队截为两段。宇文泰马鞭一指,身边用以诱敌的将士也催马驰入敌阵,左右砍杀。东魏军队猝不及防,人马虽众却无法展开,重排阵势为时已晚,顿时被杀得七零八落,溃不成军。高欢大惊,连呼中计,慌忙整顿身边军队勉强接战。整个沙苑人喊马嘶,杀声动地,沙尘蔽天,西魏将士愈战愈勇,无不以一当十,而东魏军队人心慌乱,抵挡越来越弱。两个时辰之后,东魏的20万军队终于土崩瓦解了,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连高欢的坐骑也被乱箭射死,起初气壮如牛,此时畏敌如虎的高欢再也不顾主帅的威风颜面,仓皇中夺得一峰骆驼,扬鞭催驼而逃,最后在残兵败将的保护下一直跑到黄河岸边,抢得船只渡河到东岸,才惊魂稍定,捶胸顿足恸哭不已。宇文泰挥军一路追杀到黄河岸边,沿途又收降了东魏残兵2万余人。当他收兵回到渭南时,原来战前征调的各路兵马才陆续赶到。

北朝历史上最大的一场战争——沙苑之战结束了,几十里的沙地横七竖八地躺满了双方战死兵将的尸体和倒毙的马匹,还有东魏军队丢弃的旌旗、兵仗和辎重,鲜血染红了白沙细石、衰草枯树,汇成小溪在汩汩流淌。高欢占领关中、西取长安、消灭西魏的梦想经此一役彻底灰飞烟灭。第二年春天,宇文泰带着文武百僚和参加此战的7000余军卒,来到当年的沙苑战场,凭吊战死亡魂,旌表立功将士,并下令人人在此栽植柳树一株,“以旌武功”。

沙苑之战宇文泰亲自指挥军队全歼了东魏20万大军,并乘胜东渡黄河,兵进洛阳,占领了今河南、山西大片地区,一举扭转了开国以来的军事劣势,为后来北周武帝统一北方奠定了基础。此后宇文泰又趁南方梁朝内乱之机,派军攻取了巴蜀和南方重镇江陵,使西魏的疆土扩展到今四川、湖北一带。

公元550年,高欢之子高洋废掉了东魏孝静帝,在邺城建立了北齐王朝。公元556年,宇文泰病死于今淳化县西北的云阳宫,发丧长安,葬于成陵。其子宇文觉于次年废掉了西魏恭帝,自称周天王,在长安建立了北周王朝。从此在中国北方继西魏和东魏并立后,又开始了北周和北齐并立时期。

西魏从公元534年魏孝武帝西奔长安,开国立业,到公元557年被北周取而代之,共经历4个皇帝,24年的时间。

(摘自《西安通史》)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加为收藏 | 设为首页
西安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西安市地方志办公室主办
地址:西安市未央区凤城八路109号 电话:(029)86788710 传真:(029)86788711
备案编号:陕ICP备05011550号 网站标识码:6101000013 访问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