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依申请公开 信息公开 办事指南 组织机构 政民互动 规划计划 投稿信箱 专题活动 上级政策


隋唐时期的关中漕运工程

作者:西安市地方志办公室 时间:2018-04-18

隋唐定都长安后,政府运转要求解决赋调租粮的运输问题,市场交易依靠大量物资集散,京师人口需要稳定的粮食供应渠道,以畜力和人力为主的转输方式远远不能满足京城日益增长的各种需求,借助水力的漕运就成为提升运力的关键所在。

史载隋代“户口岁增,诸州调物,每岁河南自潼关,河北自蒲坂,达于京师,相属于路,昼夜不绝者数月”。运输繁重不说,效率也偏低,日夜兼运,还要持续数月。针对此种现状,有识之士提出对策,据《册府元龟》卷四九七《邦计部·河渠二》记:

初,帝每忧转运不给,柱国于仲文请决渭水,开渠漕,帝然之。使仲文总其事,又命郭衍为开渠漕大监,与宇文恺部率水工凿渠,引渭水经大兴城北,东至于潼关,漕运四百余里。关内赖之,名曰富民渠(一云广通渠)。

此项工程由于仲文提议,经隋文帝批准,以郭衍为开漕渠大监,实际上由著名工程建筑家宇文恺主持开凿。工程其他情况如何?诸书语焉不详,据《隋书·高祖纪》开皇四年(584)六月,“开渠,自渭达河,以通运漕。”到九月,“幸霸上,观漕渠,赐督役者帛有差。”可知漕渠自六月开工,到九月完成,工期仅3个月,可谓神速。值得一提的是,漕渠长度出现不同的记载,如《隋书·食货志》记:“命宇文恺率水工凿渠,引渭水,自大兴城东至潼关,三百余里,名曰广通渠。转运通利,关内赖之。”同是广通渠,同样由宇文恺主持,前记400余里,此处却记为300余里,略有出入。不仅漕渠长度记载存在差异,甚至漕渠名称也有多种,如前引资料把隋代漕渠或称为富民渠,或称广通渠,也有别称者,如《长安志》记:“永通渠,隋开皇四年开,起县西北渭水兴城堰,初名富民渠,仁寿四年改。”记载了仁寿四年改富民渠为永通渠之事。此外,还有富人渠的称法,《北史·郭衍传》:“征为开漕渠大监……名曰富人渠。”史念海曾经注意到漕渠之名尚有富民渠、广通渠、永通渠、富人渠之称,认为永通渠是避隋炀帝杨广之讳,富人渠是避李世民之讳,可谓确当之论。

参加漕渠开凿工程之人数已无法确知,就连工程管理者也无从详考,除上述于仲文、郭衍、宇文恺3人外,成千上万的人曾经为此项工程贡献力量,如今都变成了无名英雄,只有为数很少的人被记载下来,如史载元晖曾监漕渠之役,苏孝慈有督决渭水为渠以属河之役,元寿也曾参督漕渠之役等。或言监漕渠之役,或言督漕渠之役,证明他们也是工程的参与者。此外,薛回曾领漕渠监,和洪任漕渠总管监,特别是新出土《隋郭均墓志》记:“(开皇)四年,领开漕渠总监……三月即成。”志主郭均也是开漕渠的参加者,其职名与元晖等人对照,少了监、督之词;与薛回等人相较,少了监、领之语;与开漕渠大监郭衍等相比,均有“开漕渠”之字,也许实际工程中就有开凿和监督的区分。

据研究,隋漕渠基本因袭汉漕渠的路线,只有在渠首和渠尾略有变动,持续使用了30多年。唐朝建国后,“唐都长安,而关中号称沃野,然其土地狭,所出不足以给京师,备水旱,故常转漕东南之粟。高祖、太宗之时,用物有节而易赡,水陆漕运,岁不过二十万石,故漕事简。自高宗已后,岁益增多,而功利繁兴”。随着漕粮每年由20万石增加到百余万石,关中通漕就势在必行。到唐玄宗时,出现两位漕运能人,一是裴耀卿,一是韦坚。裴耀卿以分节转输法解决了关东的漕运问题,3年漕粮700万石,但关内问题却成为瓶颈。水陆运使韦坚敢于担当,决心解决关内运输难题,“引水开广运潭于望春亭之东,以通河渭。”韦坚如何沟通河渭?此处言之不详,《旧唐书·韦坚传》记:自西汉及隋,有运渠自关门西抵长安,以通山东租赋。(韦坚)奏请于咸阳拥渭水作兴成堰,截灞、水傍渭东注,至关西永丰仓下与渭合。于长安城东九里长乐坡下,水之上架苑墙,东面有望春楼,楼下穿广运潭以通舟楫,二年而成。坚预于东京、汴、宋取小斛底船三二百只置于潭侧,其船皆署牌表之。若广陵郡船,即于背上堆积广陵所出锦、镜、铜器、海味;丹阳郡船,即京口绫衫段;晋陵郡船,即折造官端绫绣;会稽郡船,即铜器、罗、吴绫、绛纱;南海郡船,即玳瑁、珍珠、象牙、沉香;豫章郡船,即名瓷、酒器、茶釜、茶铛、茶碗;宣城郡船,即空青石、纸笔、黄连;始安郡船,即蕉葛、蚺蛇胆、翡翠。船中皆有米,吴郡即三破糯米、方文绫。凡数十郡。驾船人皆大笠子、宽袖衫、芒屦,如吴楚之制。……至(望春)楼下,连樯弥亘数里,观者山积。韦坚在汉隋漕渠遗迹的基础上重新开通运漕,西起兴成堰,过水、灞水,直到永丰仓(隋名广运仓,避隋炀帝讳改此),使得关内漕运能力增强,特别是他还聚灞水而成广运潭,导演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庆功会,“天子望见大悦,赐其潭名曰广运潭。是岁,漕山东粟四百余万石。自裴耀卿言漕事,进用者常兼转运之职,而韦坚为最”(《新唐书》卷五三《食货志三》)。一年能运输400万石粮,创下隋唐关内漕运的最高纪录。

韦坚漕渠在使用30余年后丧失航运能力,一方面因为“灞二水会于漕渠,每夏大雨辄皆填淤,大历之后,渐不通舟。”另一方面,是社会动荡造成了疏浚不及时,导致漕渠转运功能低落。直到唐文宗时,再一次将开凿漕渠提上日程,时任宰相的李石于开成元年(836)奏开漕渠,提到:

咸阳令韩辽请开兴成渠。旧漕在咸阳县西十八里,东达永丰仓,自秦汉已来疏凿,其后堙废。昨辽计度,用功不多。此漕若成,自咸阳抵潼关,三百里内无挽车之勤,则辕下牛尽得归耕,永利秦中矣。(《旧唐书》卷一七二《李石传》)

唐文宗君臣不顾国力衰微,坚持开漕通舟。正是因为有汉、隋和韦坚的漕渠旧迹可以利用,故有“用功不多”之说。文宗力排众议,通过开漕通运的请求。“堰成,罢挽车之牛以供农耕,关中赖其利”。这是唐朝第二次开通漕渠,也是西汉以来的第四次。不断重复的漕渠工程是在反复强调漕运对于都市的不可或缺,也用另一种方式提醒后人水利工程是重要的,维护与管理更为重要。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加为收藏 | 设为首页
西安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西安市地方志办公室主办
地址:西安市未央区凤城八路109号 电话:(029)86788710 传真:(029)86788711
备案编号:陕ICP备05011550号 网站标识码:6101000013 访问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