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依申请公开 信息公开 办事指南 组织机构 政民互动 规划计划 投稿信箱 专题活动 上级政策


宋金时期的京兆府建设

作者:西安市地方志办公室 时间:2018-05-28

五代以后,王朝统治中心东移,长安的地位明显衰落,逐渐成为地区性的行政中心。唐末,长安城在接连不断的战火中受到毁灭性破坏。904年,当时镇守长安的匡国节度使韩建重修城垣,号为“新城”,这便是所谓的“韩建缩城”。“新城”无论是规模还是完备程度都难以企及汉唐长安城,但城市的规模却和宋元明清西安西北军事重镇、区域政治中心的地位更为契合。宋、金、元三代的西安一直保留着韩建缩小后的城市规模,并对城池不断加以修葺,为后来明清时期西安城的扩展奠定了基础。

一、宋金京兆府城的规模

唐末五代时期战火不断,长安城屡遭劫焚,受损严重。907年,朱温把唐昭宗和百官挟持到洛阳,不久自立后梁政权。为加快洛阳宫的建设,朱温令人拆毁长安的宫殿和坊间民宅,木料由渭水经黄河顺流漂到洛阳再取用,使本已遭受劫难的隋唐都城再经破坏。驻守长安的匡国军节度使韩建,着手收拾长安城的一片废市荒街。战乱之后的长安城人口锐减,当时人称“百万人家无一户”,隋唐盛世规模宏大的长安城已显得过于空廓寥落。

因此韩建放弃了宫城和外郭城,在原皇城的基础上修建新城,即是五代至宋元时期的长安城。《西安府志·建治》:“唐永徽五年筑罗城……约其制谓之新城,宋金元皆因之。”亦肯定宋金元时长安城皆承袭韩建所筑新城,表明自新城改建至元,其城垣规模无明显变化。

新城的周长为9.2公里,仅及原城周长36.7公里的四分之一;新城内城区面积为5.4平方公里,仅及原城区面积84.1平方公里的十六分之一。故韩建“新城”的规模与原长安城已不可同日而语。关于韩建“新城”的城垣范围,嘉庆《咸宁县志》卷四认为:“按宋城即天元年韩建所筑,‘今城因之。……今城西南两面皆附唐皇城,而北不及宫城,东至尽皇城东第二街。”韩建改建新城,南面保留了唐皇城东西两边的安上门和含光门,东面保留了景风门,西面保留了顺义门,北面新开了玄武门,一共五座城门,唐皇城的其他城门都被封闭不用。新城的5座城门中东西两门是相对的,南面的两座城门却都不和北面的玄武门相对。每个城门各建有三重门楼,这显然是和当时的战争动乱有关的。从隋建大兴城开始京城的咸宁、长安两县治所就一直分别设在城内东西两侧,到这时也分别迁到新城的东、西门外,另外专门修筑了两座小城,作为县治,而把大城仅仅作为匡国军城。韩建这样做可能也和当时的战乱形势有关,在遇到战事时这两个小城可以起到护佑大城的作用。

二、城市的结构布局

宋金时的京兆府城主要是沿用了隋唐长安城的皇城,因此在布局上较为规整,整体上仍呈现出中国传统城市所具有的对称长方形的布局。

京兆府城的东西主干道是连接顺义门和景风门的主要街道,此街道也是京兆府城的中轴线,景风街为此街的东段部分。在此中轴线以北的东西向街道有九耀街等等。其南方又有一条东西向主要街道,西段是水池街,东则为草场街。北宋时京兆府城南北街道主要有三条,含光门街南通含光门,安上门街则南至安上门,此两门跟五代时一样,北面没有开门。中间一条北面由宣武门直通城外,南面也没有门。据宋敏求《长安志》所载,北宋时京兆府另有“府东街”“府西街”两条南北街和“府城西北街”“府城北街”等东西街。此外,北宋时京兆府城还有南北走向的西城巷,东北和东南则有北城巷和南城巷。

北城巷和南城巷相对。据上所述,宋时京兆府城的交通状况与五代时相似,其北面由于仅留玄武门,交通条件不如南面,而景风门、顺义门、含光门、安上门之间相连的街巷则较为畅通。同时,北宋时京兆府城城墙附近分布有一些城巷,这是此时期京兆府城街巷的一个特色。宋京兆府在创建初期形成的几条与城门相对的大街的基础上,进一步形成了草场街、水池街、掖庭街、衙后街、蓬莱街、北城巷、南城巷、西城巷等次一级的街道,从而将城区又规整地划分成若干个厢坊。随着城市人口的增多,宗教文化场所与建筑也随之遍布城区。据骆天骧《类编长安志》记载,在景凤街南有开元寺、兴国院、福昌宝塔院,草场街有龙泉院、善感禅院和三皇庙,水池街有崇圣禅院、香严禅院,掖庭街有安众禅院;景风街北有仁王院,九耀街有太平兴国寺;指挥东街(今西大街东段)有天宁寺;指挥西街(今西大街西段)有广教禅寺;含光街西有开福寺,蓬莱坊街有庆寿寺、北极真武庙,府衙西有樗里庙,广济街有神农皇帝祠,府城东南隅有太白显圣侯庙,东北隅有城隍庙等。这些宗教建筑与活动已成为当时城市文化的一项重要内容。

根据宋代京兆府城内主要建筑方位表所示,北宋时京兆府城的建置布局有如下几个特征:京兆府衙的位置与五代时一样,其距永兴军治所颇近,表明政治中心的位置较之唐末五代未有变化,仍处于城中心。五代时府学位于城中心,宋时向东南移,处于城之东南隅。这就是说,北宋时京兆府城的文化中心有一个向东南移的过程。并且,北宋时城的中部和东南部所设建置较多,此与中部为政治中心、东部是文化中心有必然联系。城中的寺、庙、观比较多,分布多不规则。

到了金代,京兆府的结构布局发生了一定的变化。首先,缩城后保留的含光门到金朝也被封闭,这表明城市的对外交流更少,同时也体现出城市更加注重军事防御功能。其次,城市开始设厢,据《咸宁县志》所附《金京兆府城图》标出其时京兆府城共分五厢:左第一厢、右第一厢,左第二厢、右第二厢,子城厢。其大致位置分别是城东南、西南、东北、西北、中部京兆府署附近。除了街道外,又有西城巷、东南城巷、北城巷和南城巷。关于城内街道和建置的分布情况,这里主要依靠上列三种史籍进行分析。现根据《京兆府提学所帖碑》《类编长安志》《咸宁县志》等史料,将金京兆府城内街道和建置的分布情况归纳如下:

东西街巷:

①属左第一厢的有:草场街,旁有府学、利用仓、开元寺、福昌宝塔院、香城寺、卧龙寺、宣圣街;旧时曹官巷;枣行街;口院街,旁有白云寺、兵营;口酒务街。

②属左第二厢的有:景风街,旁有开元寺、玄都观、资圣院;九耀街,旁有太平兴国寺、郑余庆庙。

③属右第一厢的有:水池街、南巷、口子院街、南坡子街、台院街、西城巷。

④属于子城厢的有:正街,旁有京兆府衙、颁春厅(府衙在街北,衙内有莲池)。

南北街巷:

①属左第一厢的有:安上街,旁有竹林大王祠、杜岐公庙(杜岐公庙在安上门内街西);银行街,左第一厢,旁有渠(银行街即元银巷街,渠在街东);东菜市街,旁有寺(在街东)。

②属左第二厢的有:北城巷,左第二厢,旁有东城墙(此巷北通宫街);章台街;太仓巷。

③属右第一厢的有:含光街,旁有开福寺;掖庭街,旁有安众禅院、韦占德观(事占德观元时为玉清宫);录务街;漆器市街。

④属于子城厢的有:光华门街,旁有官药局、观;通政坊街。

另外还有其他街道:

①城南镇街,东距城墙较近。

②东南城巷,跨左第一厢、左第二厢两厢。其旁有府学,北宋由城中心迁至东南。府学西临官道,南有南北向“府学道”通东南城巷。东南城巷旁有东城墙、渠及一些巷道。

除上述街道及其旁建置外,另外京兆府城见于记载的建置还包括下列诸处:嘉祥观、城隍庙,在城东北隅;樗里子庙,在府衙西畔,有墓在庙后;汾阳王家庙,元时在府城北榭,仅为故基;延祥观,在城东南隅,参骆志卷五;秦川驿,在城西北角;西五台,在城西北隅。

三、城市的管理

随着时代的发展,宋金时期京兆府在城市管理方面也出现了一些新的特点,宋代时城市厢制推行,金代时设立了录事司,专门负责城市的管理。

城市厢制是伴随城市的发展和城市社区管理专门化过程逐渐出现的新事物。事实上,厢由军队士兵管理单位推广到人口集中的城内居民分区管理单位发生在五代时期。当时军事斗争频繁,用厢兵维持社会治安,使厢由军事编制和管理单位逐渐转化为城市行政治安管理的制度。宋代,首先在都城汴梁设立了厢制。至道元年(995),诏改京城内外坊名,旧城内左第一厢20坊,第二厢16坊,右第一厢8坊,第二厢2;新城内城东厢9坊,城西厢26坊,城南厢20坊,城北厢20坊。京兆府(永兴军)城厢制,自五代到北宋,没有明确的文献记载,但据金章宗明昌五年(1194)《京兆府提学所帖碑》记载,京兆府城划分为若干厢,依次有左第一、右第一、左第二、子城厢。同时,每个厢内都设有厢巡若干,负责厢内的巡逻和治安。宋代京兆府城推行厢制的管理模式,有利于管理体系与经济发达的城市经济、众多的管辖人口相适应,厢内管理人员担负维持社会治安、管理社区公共事务的重要职能,提高了管理效率。

金代京兆府的城市管理模式进一步发展,出现了行政管理的录事司。金代诸府节镇城市普遍建置了录事司,一如诸京城市警巡院,作为诸府节镇城市的行政管理机构。

“录事”则是诸府节镇城市管理机构的主官,“掌同警巡使”,金代录事司正是建置于诸府节镇州之下的城市行政管理机构。按《金史·百官志》,诸府节镇录事司,置“录事一员,正八品。判官一员,正九品”。还设有专以验实户口的司吏,“户万以上设六人,以下为率减之”。由此可见,诸府节镇录事司是正八品衙门,由录事、判官和司吏组成一个较为完备的行政机构。金代京兆府的录事司主管市政和城市赋役,其主管职掌类似于县里的县令和县丞。由于有录事司专门机构负责城市的市政管理,使得城市管理更加专门化。

四、城市的建设

北宋时京兆府城的城市建设记载不多,宋仁宗庆历二年(1042),范雍徙知永兴军,为了预防西夏军侵入关中,曾对长安城城墙进行了一次全面的修葺与加固工作。《宋史?雍传》载其事云:“初,完永兴城,或言其非便,诏止其役,雍匿诏而趣成之。明年贼犯定川,、岐之间皆恐,而永兴独不忧寇。”不过,这次城建工程,只是在原来基础上的修补与加固,城市范围并无变化。

除城墙修葺外,宋朝时还着力解决了京兆府的供水问题。隋唐长安曾引龙首、永安、清明三渠入城,以满足城市用水的供应。但唐末以后,上述三渠已相继干涸,居民主要食用井水。而京兆府城自隋初兴建以来,至宋初已近四百年,地下水已经变得日益咸卤苦涩。宋真宗大中祥符七年(1014)知永兴军陈尧咨以“永兴军城,井泉大半咸苦,居民不堪食用”,而奏请修复了故龙首渠道。龙首渠水源出自秦岭北坡,其水质清纯甘冽,引注入城,再散布于闾巷之间,于是全城都饮用到了甘甜之水,从而有效地解决了北宋京兆府城的用水问题。

(资料来源:《西安通史》)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加为收藏 | 设为首页
西安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西安市地方志办公室主办
地址:西安市未央区凤城八路109号 电话:(029)86788710 传真:(029)86788711
备案编号:陕ICP备05011550号 网站标识码:6101000013 访问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