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初期统一领导下的陕甘宁边区武装力量

抗日战争时期,陕甘宁边区是由党中央直接领导的行政区域,是抗日根据地的“示范区”。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爆发以后,全面抗日战争开始。随着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的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1937年9月6日,党中央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西北办事处改组为陕甘宁边区政府。国民政府行政院在同年10月12日的会议上对边区政府予以承认。

在中国工农红军正式改编为八路军以前,驻西北革命根据地的红军已发展到7.4万余指战员,有枪40584支。1937年8月,中国工农红军正式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后来改为第十八集团军),其主力开赴前线抗日。作为党中央所在地与八路军的总后方,陕甘宁边区对我们党领导全民族抗战具有十分重大的战略意义。然而当时边区内部对于边区驻军问题,却出现了几种错误观点:一种观点认为军队主力开赴前方,国共一致抗日了,边区也就没有驻军的必要了,实质上等于是放弃边区;另一种观点则认为国共一致抗日,国民党不会再来制造“磨擦”,不需要正规军的驻守,只要有群众武装维护治安就可以了。针对以上的错误观点,毛泽东主席进行了严厉的批评,他指出,陕甘宁边区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硕果仅存的一块根据地,我们党在边区有很好群众基础,“我们再留下一支部队,党中央在西北立足是完全可能的。”其后,边区先后成立八路军后方总留守处(留守兵团)、陕甘宁边区保安司令部、陕甘宁边区抗日自卫军等武装力量。

八路军后方总留守处(留守兵团)

根据洛川会议的决定,在党中央的部署下,八路军后方总留守处于1937年9月成立,主任肖劲光。留守处兵力分别从八路军各师中抽调部分力量形成,分为东、西两个地区。留守处下辖部队包括第一一五师炮兵营、辎重营等营;第一二〇师三五九旅七一八团,以及特务营、炮兵营、工兵营、辎重营等营;第一二九师特务营、炮兵营、工兵营、辎重营等营以及第三五八旅旅直一部、第七七〇团等。当时边区主要面对三大威胁:一是兵临黄河东岸、虎视眈眈的日本侵略者;二是制造“磨擦”的国民党顽固派,虽然国共合作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然而南、北、西三面包围边区的国民党顽军时有“磨擦”行为甚至军事进攻,边区内部一些地区也是国共双重政权并存;三是边区内四处袭扰的40余股土匪,其中一部分是政治土匪。

面对这些威胁,八路军留守部队按照中央军委的部署,坚决执行保卫党中央、陕甘宁边区;肃清土匪、安定群众生活;巩固与扩大留守部队、促进部队正规化建设这三大任务。八路军总后方留守处于同年12月改编为留守兵团,经过统一整编,留守兵团下辖九个警备团另两个营,肖劲光任司令员兼政委。留守兵团受到了党中央毛泽东的亲切关怀,毛泽东曾半开玩笑的告诉肖劲光:“我在延安,就是靠留守兵团吃饭。”他特别强调,要让部队干部了解留在根据地的意义和作用,带好部队。对于党中央与毛泽东的指示,肖劲光坚决执行,他要求留守兵团做到“任务重于生命”。据统计,留守兵团“每一战斗单位,都是从残酷的战斗中成长、壮大起来的,至少有5年以上的战斗经历。绝大部分干部和相当一部分战士经历过土地革命战争艰苦环境的锻炼,具有丰富的战斗经验,排以上干部平均每人负伤2次以上,绝大部分指战员来自农村,贫农占80%,雇农占12%,其他成分占8%。共产党员占全体成员的40%;排以上干部党员占91%。”这显示出留守兵团是一支作战经验丰富、政治信仰坚定的劲旅,这支军队在抗日战争时期,成为了保卫边区最重要的武装力量。

陕甘宁边区保安司令部

1937年8月,按照党中央与中央军委的部署,成立了总数约5000人的陕甘宁边区保安司令部,下辖十余个保安基干大队、警卫连、教导营,并管辖各县保安队。在保安司令部所辖的部队中,“政治教育,一向就在战士与指挥员日常生活中占着重要地位。”经过武装斗争,保安部队迅速成长,成为驻边区八路军主力部队的主要助手及重要后备力量。在中央军委统一指挥的要求下,1938年3月,保安司令部统归八路军留守兵团指挥。在此后的发展中,保安司令部的“基干大队比县保安队要进步,但散漫性、乡土观念仍很浓厚。经过实际斗争的锻炼,基干大队改编为独立营,脱离了地方性,具有常备军的性质,与正规主力兵团相差无几。”至此,保安司令部所辖部队的战斗力已达到了正规军的水平。

陕甘宁边区抗日自卫军

抗日自卫军是边区政府领导的民兵性质的武装。自卫军的具体工作主要是“配合武装部队坚决消灭土匪、汉奸,严密监视怀恨革命的不良分子的行动及其破坏行为”“恢复警戒工作,检查行入,严防汉奸敌探的阴谋活动。”边区政府出于对抗日救国大业的支持,大力推动抗日自卫军的正规化发展,并积极配合军队统一指挥的需要。1937年10月1日公布的《陕甘宁边区抗日自卫军组织条例》,规定抗日自卫军任务的第五条中编制一款 “(丙)各区班排连营长负责军事指挥及教育,各副班、排、连、营长负责政治领导及教育”。可见当时其并未配备专职的政治工作人员,与“支部建在连上”的正规军尚有一定的区别。在自卫军中有基干队员,其依据是“为适应抗战和发挥模范作用起见”,编制方法为“各自卫军连得按情况编制基干自卫军班或排,自卫军营得编制基干自卫军排或连。”自卫军队员的武器大都是自备的,但“各基干队员之武器,须由自卫军营连部制备发给,必要时,得由保安司令部发给一部分新式武器”,这保障了自卫军具有可靠的战斗力。1938年3月,在中央军委统一指挥的要求下,抗日自卫军随保安司令部统归八路军留守兵团指挥。

从建立军队及统一军事指挥的进程来看,边区政府坚持与军队共谋抗日救国大业,积极推动武装力量的正规化建设与统一领导。


资料来源:

1、岳思平:《八路军战史》,解放军出版社2011年版,第23页。

2、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中卷,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版,第15页。

3、中国抗日战争史丛书编辑委员会:《抗日战争时期重要资料统计集》,北京出版社1997年版,第146页。

4、梁星亮、杨洪、姚文琦主编:《陕甘宁边区史纲》,陕西出版集团、陕西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118页。

5、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抗战时期的陕甘宁边区》,北京出版社1995年版,第325页。

6、肖劲光:《肖劲光回忆录》,解放军出版社1987年版,第210页。

7、第一二〇师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抗日战争史编审委员会:《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抗日战争史》,军事科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91页。

8、陕西省档案馆、陕西省社会科学院:《陕甘宁边区政府文件选编》第三辑,档案出版社1987年版,第178页。

9、中央档案馆、陕西省档案馆:《陕甘宁边区党委文件汇集 一九三七年——一九三九年》,西安新华印刷厂。

10、陕西省档案馆、陕西省社会科学院:《陕甘宁边区政府文件选编》第一辑,档案出版社1986年版,第15-1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