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西安中山学院走出的红军军长——红二十九军军长陈浅伦革命事迹述略

陈浅伦,原名典伦,字徽五,化名陈潜,又名潜伦。他是从西安中山学院(今西北大学前身)走出的唯一一位红军军长,于1927年参加革命,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西安市委书记兼宣传部长、中共陕南特委书记,参与领导创建红二十九军和陕南革命根据地的斗争。1933年2月红二十九军建立后,担任军长;同年4月初,被原神团头子叛乱袭击后被俘,6日英勇就义。

学习进步思想 于西安中山学院创作《明耻救国歌》

1906年7月12日,陈浅伦生于陕西省西乡县廷水乡竹园子村一个破产的地主家里,1911年到计家塝私塾读书,1921年考入城固县天时寺高等小学。陈浅伦在小学读书时,对于穷人就十分同情,他时常主动用平时积下来的钱买纸写对联或作画送给他们,因而受到穷人的爱戴。1924年春,陈浅伦考入陕西省立第五师范学校(校址在汉中),他开始接触《独秀文存》《东方杂志》《学生杂志》等革命书刊。

1927年1月18日,国民联军总司令部发布“收束西北大学,筹建中山学院”的命令,随后创办的西安中山学院,是我党和冯玉祥、于右任等合作,共产党员刘含初任院长,由我党实际负责的。邓小平曾任西安中山军事学校政治部主任,并为中山学院师生作报告。1927年4月,陈浅伦考入西安中山学院农运班,学习马列著作和进化史等课程,思想觉悟有了新的提高,他在《明耻救国歌》中写道:“奉劝同胞要切记,五件事情立志坚。第一不买仇国货,第二收回租借权,第三条约取消不平等,第四收回领事裁判权,第五帝国主义要打倒,不达目的不算完。堂堂七尺男儿汉,但期战死勿生还,全国民众皆唤起,拚命救国不惮烦。当兵识字纳税,三种义务担在肩,平等自由并独立,努力奋斗勇往直前。”

宣传革命思想 虽两度入狱不改革命之志

1927年6月,陈浅伦回到家乡西乡后,曾多次深入城关、杨河等地农民中间宣传民主革命思想,用《明耻救国歌》的事例和形式,揭露帝国主义侵华暴行,鼓励农民团结起来,进行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斗争。随后又离开家乡,赴上海劳动大学学习。1928年,他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0年年初,陈浅伦参加上海党组织的武装起义宣传工作,因消息泄露被捕,被关押在租界工部局巡捕房将近一年。在狱中他顽强不屈,表现出了一个无产阶级先锋战士的高尚品质。

1931年3月,陈浅伦出狱后回到西安,担任共青团西安市委书记,公开身份是《西北文化日报》编辑,主编“浪涛”副刊,并在乐育中学任教。在此期间,他根据党的指示,先后举办了两期“讲习训练班”,为党团组织培养了一批干部。“九一八”事变发生后,陕西地区掀起了声势浩大的抗日救亡运动。同年10月,根据中共陕西省委指示,陈浅伦组织西安教育界两万余人举行大会,严厉警告反动当局不许干涉民众运动,要求立即实行对日宣战,限期发给学校义勇军枪支;反对内战一致抗日,要求对阻碍民众爱国运动者以卖国贼论处;散发了《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周刊》《群众周刊》《告同学书》《告民众书》等宣传品,会后游行示威到省政府请愿。

1932年初,中共陕西省委任命陈浅伦为陕南特委书记,他与特委其他同志一道努力恢复、健全党的组织,使党在陕南的组织得到了巩固和发展。为了解决农民的温饱问题,陕南特委根据省委决定在陕南农村掀起了声势浩大的“抗捐、抗税、抗租”的三抗斗争,并秘密建立农会和贫农团。在他的组织领导下,陕南特委大量翻印革命理论书籍,在各县立中学出版群众性的刊物,如五中的《前驱》、城固的《乐园》、洋县的《春雷》等。他在《孤灯》的发刊词中写道:“孤灯,孤灯,如日初升,打破黑幕,放出光明。警醒了劳动群众。准备武器,向敌人进攻!”1932年5月陕南特委领导发动“红五月运动”,组织了汉中中小学生1600余人宣传抗日救国,揭露蒋介石卖国阴谋,捣毁了伪公安局,赶跑了反动局长谈栖山。反动当局调派大批军警对学生进行镇压,陈浅伦再次被捕入狱。他在监狱里虽然历受折磨,但革命斗志并未受挫,他一再鼓励被捕师生坚定革命信心,3个月后经党组织营救获释。

创建红二十九军被叛徒出卖于磨子坪英勇就义

1932年春,中共陕南特委根据省委关于深入开展工农武装割据的指示,派陈浅伦去西乡,和早在那里开辟农村工作的刘传璧、陈明伦等一起,发动农民抗粮抗捐,组织武装;同时令陈浅伦打入神团,改造神团,由于消息走漏,第一次武装起义失败。同年12月,红四方面军进入陕南地区,陈浅伦受特委委托,立即和红四方面军联系,在红四方面军的有力支持下,陈浅伦和陈子文等人组织了1000余人的“川陕边区游击队”,下辖8个中队。随后根据地逐渐扩大,武装力量有了新的发展,党的领导和红军骨干得到加强。1933年1月6日,陕南特委作出了《关于扩大西乡城固边新的革命根据地,创建红二十九军的决定》。1933年2月14日,游击队在西乡红庙子进行整编,正式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九军,设指挥部、政治部,下属3个团,13个连,1个教导大队。陈浅伦被任命为军长,李艮任政治委员,并成立了军党委。红二十九军灵活地运用游击战争的战略战术原则,发扬不怕疲劳连续作战的作风,以劣势的装备战胜了数倍于己的强大敌人。在陈浅伦等人的领导下,红二十九军先后缴获了敌人的手榴弹100余枚,战马两匹,夺回谷子二十多石。通过这些斗争,在西乡巴山一带开辟和扩大了面积达250平方公里的根据地和400平方公里的游击区,牵制了敌人的兵力,有力地配合了红四方面军在川北的胜利进军。红二十九军帮助群众建立了马儿岩区工农民主政府,张家坝、红庙河、让水田、罗家坪、何家沟、雍家岩、人海坪等8个村工农民主政府,还组织了赤卫队、妇女会、儿童团等群众组织。根据地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打土豪分田地的革命斗争,镇压了一批罪大恶极的豪绅地主,推动了土地革命的顺利发展。根据土地法原则,没收了地主土地17860亩,粮食1224石和其他生产资料,使农民真正从政治上、经济上翻了身。

陈浅伦和红二十九军党委其他同志十分重视部队的思想建设和组织建设。根据毛泽东的建军思想及南方红军建军经验,他们建立红军的政治工作制度,设立连队政治指导员,加强部队政治思想建设;在组织上,清除不纯分子和坏分子。为加强军民关系,红二十九军党委制定了不得奸污妇女;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借东西要还;公平买卖;住民房要打扫清洁;不准打人骂人和拉夫等六条纪律。对于违犯纪律,损害群众利益的人,陈浅伦坚持按纪律办事,毫不留情。1933年在他主持下,当众枪毙了一个编入红军而恶习未改、胡作非为的原民团骨干分子,受到群众的拥护。在军队内部,陈浅伦积极贯彻民主建军原则,实行官兵一致,废除打骂制度。他经常顶班站岗放哨,别人站一炷香的时间,他要求站两炷香的时间。夜晚放哨,他从自己身上脱下皮大衣披在放哨战士的身上,战士不肯穿,他就说:“为了革命,不少同志流血牺牲了,他们能把自己的生命拿出来贡献给革命,我贡献一件皮大衣有什么了不起。穿破了,等革命成功后我们再做新的。”为了提高战士和干部的思想水平,了解我军的性质和作用,陈浅伦在军部所在地马儿岩开办了一所业余学校,利用作战间隙的时间组织干部和部分战士学习政治和文化。他亲自给业余学校讲课,讲解红军的性质、三大任务和党的各项方针政策,从而逐步提高了部队的政治素质。

1933年3月底,国民党军队向马儿岩根据地发动进攻,并用重金收买隐藏在红二十九军内部的反革命分子、原神团头子张正万。4月1日,张正万利用红二十九军主力外出作战之机发动叛乱,在马儿岩包围袭击军部开会的会场。与会人员听到枪声后,立即进行反击,但因寡不敌众,除军长陈浅伦和政委李艮突围外,其余40名干部全部壮烈牺牲。陈浅伦和李艮二人转移到西乡磨子坪后,不幸落入敌人之手。4月6日,敌人准备杀害陈浅伦,并把村里的群众驱赶来观看。面对叛匪,陈浅伦英勇不屈,慷慨陈词,愤怒地揭露了敌人的丑恶面目。他怒斥道:“共产党人是杀不尽的,杀了我一个,救不了你们的狗命。你能破坏二十九军,你搞不垮所有的工农红军。你可以打死我,但打不死所有的共产党人,总有一天革命要胜利。”并向在场的群众高呼:“乡亲们,不要怕,将来红军来了,有冤伸冤,有仇报仇!”最后,他在“共产党万岁”的口号中壮烈牺牲,年仅27岁。

陈浅伦曾说:“我们共产党、红军闹革命,并不是为了当官发财,而是为了天下受苦人都有饭吃、有衣穿,都过上好日子!”他短暂的一生,是忠于党,忠于革命事业的一生,是为中国人民的解放和共产主义事业奋不顾身、英勇斗争的一生。


资料来源:

1、胡民新、范均升、刘国元:《陈浅伦》,见陕西省地方志办公室门户网站http://dfz.shaanxi.gov.cn/sqzlk/dqcs/dacswz/shaanxi/zgsxlsrw1/201706/t20170616_911369.html

2、姚远等撰:《图说西北大学110年历史》,西北大学出版社,2012年10月第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