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的大生产运动述略

 

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的大生产运动述略

 

抗日战争时期,在党中央的直接领导下,陕甘宁边区作为我们党局部执政的“示范区”、新民主主义共和国的“实验区”,执行全面抗战路线,有力支援了战争前线的中国军队。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国民党顽固派开始执行“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路线,对党中央所在的陕甘宁边区开展军事包围和经济封锁。为了战胜困难,保障物资供给,陕甘宁边区驻军和政府系统在党中央“自力更生,克服困难”的号召下,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

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的大生产运动,狭义上讲,仅指1942年到1943年的生产高潮时期;广义来讲,自1937年9月6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西北办事处改组为陕甘宁边区政府以后所开展的生产自给运动,都属于大生产运动的范畴。

边区驻军开展的大生产运动

陕甘宁边区驻军统一受八路军留守兵团指挥,经过驻军不懈努力的生产,边区出现了前所未见的当兵向政府交粮、不吃公粮的奇迹。边区驻军开展的大生产运动,以八路军一二〇师三五九旅最为典型。1941年初,三五九旅从晋绥战场调往陕甘宁边区,在荒山野林、严重缺少生产工具的南泥湾开始另一场战斗——自己动手开荒生产。三五九旅旅长王震亲自带头,领导官兵自己动手挖窑洞、做农具、学习耕种技术,进行开荒生产。全体官兵共同奋斗,模范典型人物不断涌现,郝树才、李位、王福寿……甚至失去左臂的第七一八团政委左齐也主动帮助炊事员烧水烧饭。除开荒外,三五九旅还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开办了造纸、纺织、铁厂、军鞋、被服、煤窑等小工厂或手工作坊。经过不懈努力,截至1944年冬季,全旅共开荒35.7万亩、收粮3.7万石、挖窑1048孔、盖房202间,不仅实现粮食全部自给,还交纳了公粮。由于三五九旅的突出表现,1943年的西北局高干会议上,该旅被授予“发展经济的前锋”锦旗。在三五九旅的示范带动下,八路军留守兵团共计开荒21万亩,收细粮3万石;开办毛纺厂11家,另外还有被服厂、皮革厂、木工厂、大车厂、煤窑、炭窑、砖瓦窑、瓷器窑和各种作坊52处,织布1.3万匹。

根据党中央和西北局总结生产经验的要求,王震发表了《论南泥湾政策的给养管理办法》与《三五九旅开荒经验总结》等文章,为全国范围内抗日根据地八路军和新四军大生产运动的开展提供了重要参考。在南泥湾精神的鼓舞下,抗日前线的人民军队也一面坚持武装斗争、一面开荒生产。比如活跃在太行山一带的“欧团”(八路军总司令部直属特务团)通过不懈奋斗,在高山峻岭上开创了“太行南泥湾”。该团战士在反“扫荡”的战斗中做到“敌人打来了,他们丢下耙,拿起枪,打退敌人,再下种。”为表彰该团功绩,彭德怀副总司令赠其一面红旗,并题词“为战斗勇士,是生产先锋。”

边区政府开展的生产节约运动

在党中央的直接领导下,在以三五九旅为代表的八路军留守兵团示范带动下,陕甘宁边区政府对大生产运动同样高度重视,积极开展生产节约运动。1941年11月8日,边区政府在《第二届参议会上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应当支持军队自力更生的生产,因为这是减轻了群众的负担。”边区政府主席林伯渠带头响应党中央号召,为自己制定了生产与节约规划,包括完成细粮二石交粮食局、收集废纸交建设厅、戒吸外来香烟、多种生活用品不用公家供给四个方面。他还拒绝了别人为其代耕的请求,告诫那位同志,“我是边区政府主席,要求别人做的,自己首先要做到。我不完成生产任务,怎能要求别人?”边区政府教育厅副厅长贺连诚与夫人当时均已过天命之年,却把自己的乘马交给公家,并积极养鸡、纺毛、做酱进行生产。边区政府财政厅在财力上对部队的后勤做出很大支持,副厅长兼粮食局局长霍维德发动机关、学校、群众制作炮衣、枪衣、雨衣。

通过大生产运动,边区经济得到大繁荣大发展。驻军自给自足的生产,弥补了政府财政收入不足的问题,切实减轻了人民与政府的负担。政府工作人员带头开展的生产节约运动,大大带动了边区全民发展生产的积极性。正如1941年4月通过的《陕甘宁边区政府工作报告》中所指出的,“政府人员、部队、学生都挖地、种菜、打柴、纺毛、缝衣、做生意,打破劳心和劳力的界限”, 经过大生产运动,党中央直接领导下的陕甘宁边区真正做到了“人民就是政府与军队,军队与政府就是人民”。

 

资料来源:

1、中央档案馆、陕西省档案馆:《中共中央西北局文件汇集》甲3(1932年一), 1994年版,第257页。

2、梁星亮、杨洪、姚文琦主编:《陕甘宁边区史纲》,陕西出版集团、陕西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123页。

3、《解放日报》 1943年8月11日。

4、黄禹康:《林伯渠是延安精神的积极倡导者、践行者》,载《中华魂》,2006年第3期。

5、陕甘宁边区财政经济史编写组,陕西省档案馆:《抗日战争时期陕甘宁边区财政经济史料摘编》第四编《商业贸易》,陕西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189-190页。

6、陕西省档案馆、陕西省社会科学院:《陕甘宁边区政府文件选编》第三辑,档案出版社1987年版,第190页;第17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