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时期党史学习教育的回顾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党历来重视党史学习教育,注重用党的奋斗历程和伟大成就鼓舞斗志、明确方向,用党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坚定信念、凝聚力量,用党的实践创造和历史经验启迪智慧、砥砺品格。”建党不久我们党就开始对党的历史和经验进行总结,并在一定范围对党的历史开展学习教育。1926年初,蔡和森在莫斯科向中共旅俄支部所做的《中国共产党史的发展》演讲;1929年至1930年间,瞿秋白的《中国共产党历史概论》和李立三的《党史报告》等,都系统概括了党的早期历史,成为我们党早期开展党史学习教育的重要资料和党史研究的重要文献。

延安时期是我们党不断发展壮大、走向成熟的重要历史时期。延安时期的党史学习教育推进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进程,开创了全党上下同心同德的良好局面。1938年9月,毛泽东在党的六届六中全会上号召“来一个全党的学习竞赛,看谁真正的学到了一点东西,看谁学的更多一点、更好一点”。会上,张闻天建议将“中共党史与党的建设”作为高级党校教育的四门课程之一,这是延安时期党史学习教育的起点。在随后召开的在职干部教育动员大会上,毛泽东又提出:“要把全党变成一个大学校”,强调要高度重视历史知识的学习。

延安时期党史学习教育的回顾

1939年5月,毛泽东在干部教育部召开的学习运动动员大会上指出:“学习的办法是‘挤’和‘钻’”,工作忙就要挤时间,看不懂就要钻进去。” 1940年1月,党中央发布《关于干部学习的指示》,再次重申党的历史是干部学习的重要内容。随后党中央又决定将5月5日马克思诞生日设立为学习节,在这一天总结每年的学习经验,并对先进单位和个人进行奖励。

延安时期党中央高度重视编辑出版党史文献书籍作为党史学习教育的教材。除了翻译出版《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以及由张闻天编纂的《马恩丛书》《列宁选集》等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外,更重要的是注重编写同‘左’倾路线斗争、能够体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正确路线的党史教材。1940年下半年开始,毛泽东亲自主持编纂了历史文献集《六大以来》,据胡乔木后来回忆:“从《六大以来》,引起整风运动对党的历史的学习、对党的历史决议的起草。《六大以来》成了党整风的基本武器。”通过对《六大以来》的学习,“两种领导前后一对比,就清楚看到毛主席确实代表了正确路线,从而更加确定了他在党内的领导地位。” 1942年2 月1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编印六大以前党的历史文献,毛泽东又亲自主编了《六大以前》。毛泽东主编的这两部书籍内容丰富,“所收文献自1922 年党的二大宣言到1943 年10 月《解放日报》发表的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共137 篇。”1943年8月起,为突出党的政治路线学习,党中央决定选编路线斗争学习材料《两条路线》。《六大以来》《六大以前》《两条路线》,这三部“党书”深入总结了党的历史上的路线是非问题,确立了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对于推动党史学习教育发挥了重要作用。通过对党史教材的学习,全体党员从党的历史和伟大斗争经验中深刻认识到毛泽东为代表的正确路线的重大意义,认识到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实际相结合的极端重要性。

领导人带头学习,注重与革命实践相结合

1941年9月10日至10月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举行扩大会议。会议期间,党中央决定成立毛泽东任组长的中央学习研究组,主要任务是研究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和党的历史经验,以克服主观主义和形式主义等错误思想。延安时期,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等领导人带头学习党史,成为全党学习的楷模,并经常到党校、干部学校作报告、演讲,推动各级干部的学习。1942年3月30日,毛泽东在中央学习研究组发表了《如何研究中共党史》的讲话,对党史研究的对象、内容、研究方法以及党的历史分期等问题进行了系统阐释,为学习和研究党史提供了根本遵循。毛泽东在讲话中指出:“如果不把党的历史搞清楚,不把党在历史上所走的路搞清楚,便不能把事情办得更好。”张闻天通过在陕北和晋绥边区一年多的考察,向党中央提交了题为《出发归来记》的总结报告,他发自肺腑地指出:“任何共产党员,即使他过去接触过实际,又联系群众,只要他一旦脱离实际,脱离群众,他就会硬化起来,走进老布尔什维克的博物馆,做历史的陈列品。”

毛泽东扬弃了中国古代的知行学说, 提出了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思想。在党史学习教育与延安整风运动的过程中,这一思想被总结为我们党理论联系实际的优良作风、并予以践行,做到了“我们的结论是主观和客观、理论和实践、知和行的具体的历史的统一。”在领导干部的示范带动作用下,全党“多数同志已经部分的解除了‘就文件讨论文件’的束缚,有了不同程度的反省和自我批评。”

通过历史决议巩固党史学习教育成果

在全党学习党史的基础上,1945年4月20 日,在延安召开的党的六届七中全会第五次大会全体一致通过《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以下简称《决议》),全面总结了建党以来的历史经验,对若干重大历史问题做出正式结论,为顺利召开党的七大奠定思想基础。《决议》指出,“党在奋斗的过程中产生了自己的领袖毛泽东同志。毛泽东同志代表中国无产阶级和中国人民,将人类最高智慧——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科学理论,创造地应用于中国这样的农民为主要群众、以反帝反封建为直接任务而又地广人众、情况极复杂、斗争极困难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大国”。《决议》的形成是延安时期全党学习研究党史的重要成果。

经过党史学习教育和延安整风运动,全党实现了思想上的统一和工作上的团结一致,形成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第一个理论成果。党的七大在新修订的党章中明确规定,“中国共产党以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与中国革命的实践之统一的思想——毛泽东思想为指导思想。”